🏡
PTT小說網
x
    “不用廢話了,我也沒想過讓你走,你也留在這裡吧!”那黑衣人似乎根本沒有將林逸的話放在眼中,而是猛然飛身一掌向林逸的胸口拍出……這一掌隨意的很,在他看來,一掌完全可以將林逸擊斃,但是沒想到的是,林逸也平平的推出了一掌,似乎要硬接這一招,而且林逸的表情似笑非笑,好像根本不怕他這一掌一樣。

    黑衣人雖然有些疑惑,但是卻也沒有多想,他自然也知道這裡是交通要道,雖然他身爲上古世家的人根本不怕這些普通人,但是有些事情也不能做的太過火,畢竟有上古層面的約定在。

    “砰!”雙掌對碰,發出一聲悶響,而這一響,也讓黑衣人心頭一鬆,因爲他根本感覺不到林逸有多大力量,看來林逸只是個普通人而已,是他想太多了。

    不過,下一刻,黑衣人卻是愣住了,因爲,在林逸的手掌上,陡然傳來了一股龐大的真氣,瞬間進入了他的經脈之內,一時間,只覺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真氣涌了過來,摧枯拉朽將黑衣人體內的經脈全部震斷……“你……你是地階初期……”黑衣人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許詩涵的身邊居然有地階高手存在,難道馮天麟真的這麼重視許詩涵?

    想到這裡,馮三雷頓時有些悲哀,他是馮天麟妻子的手下,他來這裡的目的,是爲了暗中幹掉許詩涵,這次的消息,是從馮家老三馮天虎口中得知的,本以爲,沒有馮三荒在,馮三雷可以很容易的幹掉許詩涵,可是……馮三雷心中苦笑了一下,他想將這個許詩涵身邊有高手的事情傳回去,但是他知道這是癡心妄想,在地階高手面前,逃跑那是妄想,而且,如果被林逸抓住,萬一被他逼問出點兒什麼來,那情況就負責了,想到這裡,馮三雷陡然之間迴光返照,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一掌拍向身邊自己一方的僅存的那個黑衣人,輕鬆將其擊斃,然後再次揮手一巴掌居然拍向了他自己的面部,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黑衣蒙面人的頭就被他自己拍碎了,腦漿硼裂面目全非,整個人的頭已經爆掉了,很是噁心……林逸之前暗暗防備,怕他在最後的瞬間對許詩涵不利,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傢伙居然將他自己夥的人幹掉然後自殺了,這種詭異的情況讓林逸有些措手不及!

    本來,林逸沒有殺他,而是將他打傷的目的也是爲了帶回去好好問一問,看看這傢伙到底是誰派來的,可是這黑衣蒙面人居然十分果決,殺了自己夥唯一的一個活口,然後自殺,而且還是用了十分殘忍的自殺方式!

    看了看黑衣人的面罩,又看了看他已經碎的到處都是頭顱,林逸隱隱猜到了他的目的,他蒙面,那麼就說明不想讓人看到和認出他的身份,他臨死之前用這種方式自殺,也是爲了將自己的頭部破壞掉,讓人無法再通過屍體認出他的身份,這人倒是十分忠心。

    至於其他那幾個不是修煉者的小嘍囉,估計不是什麼核心人物,單從他們的面貌上也查不出什麼東西來……想到這裡,林逸不由得嘆了口氣,看來自己還是有些大意了,只想着許詩涵的安危,沒有想到黑衣蒙面人會自殺。

    但是事情已經這樣了,林逸也沒有辦法,雖然事情發生的很快,幾乎是三兩分鐘之際就完成了,但是林逸遠遠的也看到了前後開過來的車輛,不敢再耽誤,直接跑到車前那兩輛奧迪a6的邊上,一車一掌將之拍到了路邊,然後快速跳上了大切諾基,踩下油門飛速的揚長而去……許詩涵的面色十分蒼白,她雖然一直在車子裡面,但是對於車外的事情卻是聽得一清二楚,她也知道這四個人是針對她而來的,但是這四個人到底是誰派來的?又有什麼目的?

    雖然許詩涵以前也經歷過類似的綁票事件,但是卻沒有這麼驚心動魄,那些犯罪分子的計劃都是直接被警方扼殺在了搖籃之中,而面對的人也沒有如此窮兇惡極,到最後還選擇如此殘忍的自殺方式……“沒有被嚇到吧?”林逸卻是經歷過太多的驚險,而剛纔的事情在他眼中壓根不算什麼驚險,當初被血衣黃泉門的人還攔過車,還被三個地階高手追殺上門來,所以剛纔的事情就顯得太過於普通平常了。

    “還好……”許詩涵拍了拍胸口,高聳的胸脯來回起伏卻是出賣了她的真實想法,她之前的確很緊張!

    “你最近得罪過什麼人?”林逸問道:“這些人明顯是衝着你來的。”

    “得罪人,好像沒有啊!”許詩涵搖了搖頭道:“要說得罪人,得罪的也是康神醫醫藥公司,上次參加你的新品發佈會……其他的,也沒有什麼得罪人的地方了……”

    “康家,不可能。”林逸斷然否定了這個可能姓:“他們要找也是找我,而且也不能派這麼弱的人來。”

    “那我還真想不到我得罪誰了……”許詩涵認真的想了想,還是沒有想到。

    “算了,先不要想了,你把那個馮三荒的電話給我一下。”林逸說道。

    “馮三荒?你要他的電話幹嘛?”許詩涵一愣。

    “他是你的司機,你走到哪裡一般都跟着,我讓他幫忙想想。”林逸並沒有和許詩涵說太多,直覺告訴林逸,馮三荒應該是保護許詩涵的人,而之前那個蒙面黑衣人也說了,沒想到這邊還有人保護許詩涵,那也就是說,許詩涵在那邊也有人保護,唯一的可能姓就是馮三荒了。

    所以,林逸打算將這件事情告訴馮三荒,讓他去調查一下,看看許詩涵是不是得罪過什麼人。

    “哦,好吧……”許詩涵也沒有多想,點了點頭就將馮三荒的電話告訴了林逸。

    林逸記下了號碼,也沒有當着許詩涵的面打電話,而是直接將電話打給了楊懷軍。

    “鷹隊,你找我?”楊懷軍接起了電話,問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