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楚夢瑤、陳雨舒、王心妍、何美月、柴小靈上了林逸的大切諾基,而白偉拓、趙勝己和宋小刀卻是上了張多磐的路虎極光,這讓張多磐十分的鬱悶,上來一車老爺們,一點兒情趣都沒有。

    林逸給馮三荒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去“北冰洋海鮮食府”,馮三荒的車子裡面有導航,倒是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林逸等人只要跟在他的商務車後面就可以了。

    “小舒,你可夠壞的了,這北冰洋海鮮食府價格可不是一般的高啊,聽說人均消費就幾萬塊吧……”楚夢瑤說道。

    “噗……不是說一頓飯幾萬塊麼?”林逸聽後頓時嚇了一跳。

    “是啊,一個人吃一頓飯幾萬塊嘛,那張多磐缺心眼,也不問明白了。”陳雨舒點頭說道。

    “……”何美月和柴小靈還有王心妍看了一眼陳雨舒,後背齊齊冒冷汗,這小妞兒也太狠毒了一點兒吧……三輛車依次停在了北冰洋海鮮食府的門口,而許詩涵和程依依又恢復了昨天晚上那種裡三圈外三圈的包圍打扮,讓人從外表看不出來身份。

    而張多磐下了車,看了一眼北冰洋海鮮食府的招牌和門面,頓時嚇得不輕,這種豪華的如同皇宮一般的建築,豈是他能消費的起的?

    再看門口的車子,除了跑車就是勞斯萊斯、賓利等等豪車,都沒有低於百萬的,這讓張多磐一下子就有些緊張了。

    但是已經來了,又不能反悔了,只能咬牙和範甘鶴一起走進了酒店。

    一進門,衆人就受到了熱情的招待,一排服務生熱情的鞠躬問好,又有專門的一男一女接待員帶着大家去點菜廳點菜,這種服務就值不少錢了,更是讓張多磐有些後悔跟來這裡!

    恐怕,今天自己還真要當一次大凱子了。

    點菜廳裡,周圍都是巨大的水族箱,裡面玲琅滿目的全都是各種各樣的活海鮮,讓衆人有一種進入海族館的感覺,當然,在水族箱上面貼着的價格標籤,上面的定價也不菲,基本上都是萬元爲單位起價的,這讓張多磐差點兒沒一個不穩摔倒在地上!

    這吃一頓飯,哪裡是幾萬塊的事情了?這要是幾個人吃下來,至少得好幾十萬啊!

    “哈,這裡不錯嘛,請問這裡的人均消費大概是多少錢啊?”張多磐的心在滴血,但是面上還是裝作稀鬆平常的樣子和點菜的服務生詢問道。

    “吃海鮮的話七八萬吧,先生。”點菜的服務生說道。

    “啊?”張多磐一愣,這一個人就七八萬,這陳雨舒可真能坑人啊!他剛想說什麼,卻聽陳雨舒開口了。

    “一個人一頓飯七八萬,也不是很貴嘛,是吧,瑤瑤姐?”陳雨舒說道。

    “……”張多磐有些無語,敢情她之前說的是一個人七八萬啊?

    張多磐的心臟已經開始抽搐了起來,他在盤算一會兒如果錢不夠的話,如何想辦法去老爹那裡弄錢,想着想着,張多磐在心裡就把陳雨舒給記恨上了,雖然陳雨舒長得小臉可愛胸脯大,但是在張多磐眼裡就是個小惡魔,他有機會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女生的。

    “這裡的消費這麼高啊,那我們就少要點兒海鮮,多要點兒炒菜吧?”許詩涵是個善良的人,她不想坑張多磐,看張多磐那臉色,明顯的就是有點兒承受不住了,而程依依和張多磐父親的公司又是合作關係,所以許詩涵也不想程依依難做。

    “哈哈,是啊,吃炒菜健康!”張多磐聽了許詩涵的話,恨不得抱住她親上一口,簡直是自己的大救星啊,不過他不敢。

    “是啊,海鮮這東西,大冷天的吃多了壞肚子,就算我們體育系這些體育生,也是不敢這麼猛吃的!”範甘鶴連忙附和道。

    陳雨舒見許詩涵都這麼說了,也就沒有繼續坑張多磐,看這小子比鍾品亮和安建文窮多了,只要他不再繼續討人厭的針對箭牌哥,陳雨舒暫且放他一馬。

    有許詩涵開頭,大家自然將點菜的目標都放在了那些大衆溜炒上面,雖然這些東西的價格也不便宜,但是起碼比海鮮要便宜很多,海鮮那邊,只是點了螃蟹和大蝦,倒是也花不了幾個錢,一頓飯下來,總共也就十來萬就搞定了,讓張多磐鬆了一口氣,自己卡上的零花錢,除去給程依依的報酬,還是夠請客的。

    只是未來的一段時間,他就不能大手大腳的花錢了,只能緊張的過曰子了。

    點好了菜品,衆人就去了包廂。

    “哈哈,今天我請客,大家吃好喝好啊!”張多磐的錢不能白花啊,此刻儼然一副東道主的模樣。

    “是喔,不夠到時候再要,不然吃不好張多磐都不高興的。”陳雨舒補充道。

    “其實,我看這裡的鮑魚都是活的,咱們應該要點兒鮑魚,這麼大一個的鮑魚,我都沒吃過!”白偉拓說着,用手比劃了一下。

    “呃……鮑魚那東西,其實不怎麼好吃的,長得也不好看,有女生在場,就不點了吧,哈哈……”張多磐嚇得腿肚子差點兒抽筋兒,之前鮑魚的價格他是看過的,那可是好幾萬一斤的單頭鮑,簡直是鮑魚中的極品,就算他爹都沒吃過,別說他了。

    “女生在場怎麼了?”白偉拓眼睛一轉就知道張多磐暗有所指了,所以故意裝作不明白的樣子問道:“爲什麼女生在場就不能點鮑魚啊?鮑魚怎麼就不好看了?”

    “咳咳……你小點兒聲,就是女生那裡,通常不稱爲鮑魚麼……”張多磐還以爲白偉拓真不懂呢,怕他再叫個沒完,於是拉住他小聲說道。

    一般,只要如此說,一般聽者都會會心的一笑,不再說什麼,可是白偉拓卻是依然瞪大了眼睛,嚷嚷道:“女生那裡?那裡是哪裡?什麼這裡那裡的?張多磐,你在打什麼啞謎啊?你要是請不起鮑魚就直說,還弄出那麼多神秘用語東扯西拉的,你有意思麼你?”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