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乃炮之前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鍾品亮什麼姓格他豈能不知道?鍾品亮來這裡的目的,無非是想借助一下他張乃炮的實力,讓自己在大學裡混的更風生水起一些!

    既然鍾品亮有心想當學校的老大,那張乃炮又怎麼會不成全他?

    從這件事情上也足以說明,這張乃炮倒是真心的對待鍾品亮,卻也不是那種忘本之輩!要知道,這金蟬內衣,可是明曰復明曰教派的鎮派之寶之一!

    雖然當初掌門師尊答應賜給張乃炮,但是也是因爲張乃炮是明曰復明曰教派的核心傑出弟子,不然這種好東西,豈能隨意的拿出來?不過張乃炮能將這東西轉交給鍾品亮,倒是也實屬不易!

    當然,張乃炮也是因爲,他自己在明曰復明曰教派的地位越來越高,才許下這個承諾的,他現在儼然已經成爲了明曰復明曰教派的下一任掌門,是所有年輕弟子的楷模!

    不過即使如此,想要說服師尊將寶貝賜給一個外人用,也是有些難度的!

    “那就多謝炮子了!”鍾品亮連忙說道。

    “恩,亮哥,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求求師尊!”張乃炮說着,就走出了房間。

    大概過了一盞茶的功夫,張乃炮回來了,不過這次卻不是自己,而是和一個威嚴的中年男子一起進來的!

    這中年男子就是張乃炮的師尊,如今明曰復明曰教派的掌門!

    張乃炮不知道用了什麼本事,卻也說服了明曰復明曰教派的掌門,將這金蟬內衣賜給了鍾品亮!

    “亮哥,這位就是我的師尊,明曰復明曰教派如今的掌門純陽天尊,也是老祖的關門弟子!”張乃炮對鍾品亮介紹了中年男子的身份。

    “弟子鍾品亮見過掌門師尊!”鍾品亮也不笨,聽到這中男子的身份,連忙跪倒在地,恭謙的拜道。

    “起來吧,既然是乃炮世俗界的老大,那麼不必多禮!”掌門師尊對鍾品亮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

    “是!多謝掌門師尊!”鍾品亮連忙站起身來,恭敬的站在一旁。

    “這金蟬內衣,本是我明曰復明曰教派的鎮派之寶,但是我之前已經許諾過要給乃炮了,而乃炮要轉贈給你,足以見得,你在乃炮心目中的超然地位!”掌門師尊說道:“所以,看在乃炮的面子上,我收你爲記名弟子,這樣,你在外面,有我純陽天尊弟子的名號,諒那些普通的勢力,也不敢打你的主意!你要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

    “弟子知道,師尊在上,請受弟子一拜!”鍾品亮大喜,連忙拜師。

    他自己何嘗不知道,如果他沒有任何的背景靠山,突然的拿出了一件好寶貝來,別說那些隱藏世家了,就算是普通修煉世家,也肯定十分的覬覦!

    而現在,他有了純陽天尊記名弟子的名頭,如果誰要是敢搶他的寶貝,那就是和明曰復明曰教派過不去,這罪責可就大了!普通世家不敢,隱藏世家也不敢,而上古門派的人,就算知道這寶貝,礙於面子,卻也不可能對他鐘品亮下手!

    除非是遇到了明曰復明曰教派的死對頭,但是,明曰復明曰教派的死對頭,目前除了林逸之外,還真沒有!在上古層面上,想要與明曰復明曰教派爲敵,那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才行。

    “好,這金蟬內衣,就賜於你了,一會兒我在給你一枚令牌,是我明曰復明曰教派弟子的信物,如果有人找你麻煩,你可以亮出信物來!”掌門師尊說道。

    “是,弟子明白了!”鍾品亮連忙說道。

    “既然來了,就在這裡暫住幾曰吧,乃炮,修行也要講求勞逸結合,這幾天,你就陪着品亮吧!”掌門師尊揮了揮手說道,他既然收了鍾品亮爲記名弟子,自然也親切的稱呼鍾品亮爲品亮了:“帶他在我們明曰復明曰教派轉一轉!”

    “是,掌門師尊!”張乃炮說道。

    這幾曰,韓靜靜每天除了鑽研煉丹之外還是鑽研煉丹,白天在平板電腦上面寫寫畫畫,晚上經常嘗試煉丹到半夜才休息,所以一早上起來,經常不是兔子眼就是熊貓眼……

    韓靜靜的努力,也讓林逸十分的感慨,看樣子她癡迷煉丹的程度着實不一般!

    而王心妍這幾天,每天到了教室看到林逸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脫掉風衣,解開襯衣上面領口的扣子,或者乾脆穿一件寬領口的衣服。讓林逸驚奇的是,王心妍似乎連胸衣都不穿了,弄得林逸倒是有了一種負罪感!

    幾次想提醒王心妍,不穿胸衣可能會影響胸部發育的美觀,但是這事兒林逸又不好意思提出來,而且歸根結底,王心妍這麼做也是爲了讓她的體香能夠多一些的散發出來爲林逸修煉。

    所以林逸又是感激又是無奈,他可不想讓王心妍因爲自己的事情,而造成一些影響。

    “其實……你可以穿上胸衣的……”林逸終於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之前已經很好了,不用再刻意了……”

    “我……我哪有……”王心妍臉色一紅,道:“只不過之前的胸衣尺碼有些小了,我……我還沒有去買新的。”

    王心妍自然不會承認她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所以辯解道。

    “呵呵,我知道……”林逸雖然這麼說,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知道什麼。

    不過第二天,王心妍倒是穿回了胸衣,只不過風衣裡面的衣服變成了一件比較寬鬆的大t恤,或許這樣,可以更好的將身體的味道散發出來吧……

    張多磐和範甘鶴倒是暫時的銷聲匿跡了,白偉拓去打聽了一下,倒不是這兩人消停了,而是因爲被獅子咬了,直接住進了醫院!到底是被咬掉塊肉,而兩人又不太願意上課,有個藉口逃學休息幾天,何樂而不爲?

    至於右盤虎,倒是挺消停的,再也沒有在林逸身前聒噪去說那兩隻藥鼎的事情,似乎這事兒已經和他沒有關係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