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不是不想換,是你要這個下品金蟬內衣,沒有什麼用啊……”金剛鑽見趙老爺子不開口,只能嘆了口氣,說道。他也知道,恐怕趙老爺子不好公然的更改比試規則!

    這規則要是隨便改了,以後的比賽還怎麼進行?到時候林逸直接拍拍屁股走人,這兩天林逸贏得的東西,已經很不少了,而影響了最後一場靈獸加賽,不能幹掉林逸,那真是得不償失了!

    “你管我有沒有用?我給我老婆穿不行啊?”林逸皺了皺眉,不耐的說道。

    “可是……這個東西,男人穿過啊,而且是內衣套裝,你總不想你老婆穿別的男人穿過的內衣吧……”金剛鑽解釋道。

    “我不會洗啊?你不知道洗衣機是幹什麼的麼?”林逸瞪了他一眼:“你換還是不換?”

    “換……”金剛鑽無奈的將下品金蟬內衣套裝遞給了林逸,心道,皮家啊皮家,是你們自己輸了比賽,不怪我啊!

    拿了金蟬內衣套裝和那些贏得的寶貝,林逸也沒有多逗留,直接和韓天霸、韓小珀一起回去休息了,剩下一羣老爺子和門派掌門,以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林逸!

    等林逸走遠了,趙老爺子才嘆了口氣,對其他人道:“這林逸,剛纔使用了真氣,如果我沒有看錯,他應該是地階初期的實力吧?”

    “不錯,正是地階初期!”隱藏右家的老爺子也點了點頭,說道:“不過,這林逸只是地階初期?”

    “絕對不可能,地階初期,怎麼可能秒殺三個地階高手?”雨家老爺子搖了搖頭,道。

    “這倒是……而且,剛纔林逸也說了,他壓制了實力……”唐家老爺子說道:“好久之前,林逸就是地階初期高手了,這小子升級嗖嗖快,在冰宮試煉的時候還是玄階中期巔峰實力啊……”

    “你要說半年以前,那林逸還是玄階初期實力,和我家的小祝拼實力,都拼個兩敗俱傷,能比麼?”趙老爺子皺了皺眉頭:“這林逸都地階初期好久了,要說他沒有突破,還真是不太可能,這小子故佈疑陣?”

    “不好說!這林逸慣用的招數就是扮豬吃虎,故意裝的沒有實力,然後等敵人上門了就開始裝逼!”金剛鑽恨恨的說道:“林逸一個小弟,都能把我師弟給打死,這林逸能差到哪裡去?”

    “說的也是!”衆人都點了點頭,顯然,他們對於林逸常用的誘敵之策很是瞭解,這林逸故意示弱,然後等大家蜂擁而上的時候,他就給予大家強有力的一擊!

    這回,衆人都不想當傻子了,誰再去那真是大腦穿刺了,都已經好幾次了,同樣的招數,上過兩次大當了,再一再二不再三,到了他們這些老爺子和門主的位置,誰也不傻了。

    “算了,暫且不管林逸是不是故佈疑陣,還是準備一下接下來的比賽吧,可不能再讓林逸勝利了,要是再讓林逸勝利,那真是太沒有面子了!”趙老爺子雖然第一場比賽就失利了,但是隨着第二場第三場比賽,其他人的連續失利,他倒是也不那麼失落了,畢竟有人陪着了。

    不過,怎麼說,他還是不希望林逸再贏下去,不然這場針對隱藏韓家的陰謀,就徹底的變成天大的笑話了!

    衆人均是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面色沉重的離開了試煉場,回去準備下一場比賽去了……此刻,整個隱藏趙家,最開心的地方莫過於隱藏韓家的住地了,連勝三場,這個成績,恐怕是有史以來,世家隱藏峰會上最耀眼的成績了,往屆比賽,就算不內定不作弊,強勢如雨家、右家這樣的世家,也不可能連勝三場!

    “老大,你太給力了,這次,我們隱藏韓家簡直太牛逼了!”韓小珀得意的說道。

    “小珀,不要驕傲,這纔是剛剛開始,等後續,林先生要是將其他的比賽,完全的取勝,那纔是厲害呢!”韓天霸說道:“到時候,我們再慶祝也不遲!”

    韓天霸看着林逸波瀾不驚的樣子,心中更是高興不已,林逸沒有出言反駁,就說明林逸有信心繼續獲勝!

    中午,在吃了一頓隱藏趙家準備的美味佳餚後,大概休息了一會兒,之前那個隱藏趙家的弟子再次來拜訪了:“隱藏韓家的韓老家主可在?今天的第二場比賽——單人耐力賽就要開始了,請韓老家主帶着參賽弟子和賭注到議事廳報名登記和繳納賭注!”

    對於這些規則,韓天霸和林逸等人已經輕車熟路,隨便拿了一樣寶物,就跟着這個弟子前往了議事廳。

    隱藏趙家議事廳,趙老爺子看到韓天霸、韓小珀和林逸到了,對他們點了點頭,有些目光麻木的說道:“今天的第二場比賽,是單人耐力賽!所謂單人耐力賽,則是由上古門派幫忙提供的一座小型陣法,由我、右老爺子、唐老爺子、雨老爺子等幾位天階高手,同時催動真氣啓動陣法,陣法中將我們的真氣集合起來,對你們進行形成威壓!

    而參賽者,則是進入陣法當中,用自己的真氣與我們聯合催發出的真氣進行對抗,誰抵抗的時間越長,誰獲得勝利!當然,如果支撐不住,就老老實實的退出陣法,不然的話,有可能會受傷乃至死亡,天階高手的真氣這不是鬧着玩兒的!

    這是耐力的一種比拼和考驗,如果沒有異議,那我們就準備開始了!”

    “好,沒問題!”安明月微微一笑,淡淡說道。

    其他人也紛紛表示沒有問題,可以開始了。

    林逸倒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安明月,這個一直不念聲不念語的傢伙,林逸之前以爲是陪襯,因爲火狼幫一場比賽都沒有勝出的預兆,而且連第二名和第三名也是沒有他們的份兒,所以林逸一直倒是忽略了這個傢伙了!

    而這一局,安明月突然的跳出來,明顯是有些問題了,林逸基本上可以確定,這單人耐力比賽,似乎是爲安明月設置的?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