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然後,依然是面無表情的說道:“火狼幫的弟子,你可站好了,我們要灌輸真氣,催發道具了!”

    “準備好了。”說話的還是安明月,並不是那火狼幫的弟子。

    這種情況,讓林逸有些納悶,這火狼幫的弟子倒是很奇怪啊,每次都是這種目光呆滯,很木訥的表情,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類似的情況?

    不過,還沒等林逸想起來,比賽已經再次開始了!

    “我們開始吧!”趙老爺子說完,再次將手掌放在了道具的真氣灌輸位置上,而雨老爺子、右老爺子和唐老爺子也是依次放上了手掌,同時運轉起了真氣來,只見道具上面的能量進度條,一瞬間就到了設置好的地階後期,而那巨臂也再次從道具中打了出來,在一聲巨響之下,火狼幫的弟子同樣也給打飛了出去!

    “哐當——”一聲巨響,火狼幫的弟子猛然摔在了地上,比之前的林逸、隱藏右家的弟子都要慘,畢竟林逸和隱藏右家的弟子都是在落地摔倒的時候有一些技巧,不至於這麼猛然的落下來,那樣簡直是傷上加傷!

    但是這火狼幫的弟子似乎毫不在意,落地之後,“噗”的吐了一大口鮮血,卻是還能站起來,搖搖晃晃的向安明月的方向走了過去……但是,安明月卻對另外一名他的跟班吩咐了一句,這根本立刻帶着這名吐血的弟子快速的離開了比賽地點!

    林逸皺了皺眉頭,隱隱的猜到,或許這火狼幫的弟子是活不成了!但是人家當場沒有死,林逸就算想要挑毛病,估計趙老爺子也會有藉口搪塞,說什麼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只要當時不死,過後什麼時候死,和比賽就沒有任何關係了!

    所以林逸也懶得和這些人理論了。

    “火狼幫,目前的抗擊打等級是地階後期,有請下一個參賽者上臺!”趙老爺子似乎也知道內情一般,迫不及待的宣佈了比賽結果,至於那火狼幫的弟子去哪裡了,去幹什麼了,他也不聞不問,裝作沒有看見。

    “金鐘門,地階後期巔峰!”這回上臺的是最後一個參加筆試的選手,也是這場比賽中,最被其他人看好的種子選手!不過,林逸只是冷冷的看了金鐘門的弟子一眼,這傢伙一上臺就催動了外家心法,不過是個玄階初期巔峰實力的弟子而已,估計算得上是金鐘門弟子中的王牌了!

    金鐘門是外家修煉的門派,又是那種橫練的功夫,而這種功夫有一個弱點就是越往上面修煉越是困難,而且金鐘門也沒有太厲害的心法和老祖,弟子的實力自然不高!

    以玄階後期巔峰實力來挑戰地階後期巔峰的擊打,完全依仗着他們橫練的功夫,當初那馬柱和金無敵也是如此,身體十分的抗打,林逸打一個玄階中期的馬柱,都必須要自殘才能弄傷他!

    “好!”趙老爺子聽後還是點了點頭,直接將道具上面的輪盤設置到了地階後期巔峰,然後還是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可站好了,我們要灌輸真氣,催發道具了!”

    “準備好了。”金鐘門的弟子信心滿滿的說道。

    “好,我們開始吧!”趙老爺子說完,再次將手掌放在了道具的真氣灌輸位置上,而雨老爺子、右老爺子和唐老爺子也是依次放上了手掌,同時運轉起了真氣來,只見道具上面的能量進度條,一瞬間就到了設置好的地階後期巔峰,那巨臂陡然打出,一下子打在了金鐘門弟子的身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不過,這回卻不同於之前林逸他們幾人,金鐘門的弟子被這巨臂擊打了之後,卻還是站在當場,硬抗下了這巨臂!站如鬆,一動不動!

    倒不是他不想借力飛出去,而是這金鐘罩的功夫就是如此,必須要運氣站在這裡不能亂動,否則效果就會大減,所以他爲了硬接下這一招地階後期巔峰的攻擊,只能站着咬牙不動。

    終於,力道消散了,金鐘門的這個弟子挺過來了,但是卻是“噗”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顯然,地階後期巔峰實力的打擊,已經超出了他的承受極限,給他造成了十分嚴重的內傷!

    如果說,這一擊,雖然不至於要了他的命,破掉他的金鐘罩,但是最起碼,也必須要恢復個三年五載的,否則再也無法有所進境了!不過,這個弟子只要一想到金剛鑽的許諾,只要拿到冠軍,那麼就可以讓他使用金鐘門的獨門淬體藥劑,他心中就一陣的澎湃起來!

    所以,他吐血了,受傷了,心裡還是快樂的,高興的走回了金剛鑽的身邊!

    “金鐘門,是目前爲止,抗擊打等級最高的記錄保持者!地階後期巔峰,是否有其他家族、門派子弟不服,想要挑戰?”趙老爺子宣佈了比賽結果之後,詢問道。

    韓小珀沒想到,接下來上場的那些子弟挑戰的抗擊打等級一個比一個高,林逸已經被排出了前三,這是他始料未及的!原本,在他看來,就算林逸不獲勝,起碼也能拿個前三吧?可是現在,居然排在了第四名!

    這場比賽,就這麼輸了?韓小珀有些不甘心,當然,這種不甘心是出於對林逸的盲目信任和崇拜,在他看來,林逸是不能輸的!既然參賽了,那就是有把握,林逸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但是現實卻打擊了韓小珀,如果可能的話,他甚至想自己上去,也挑戰一下玄階後期巔峰實力!沉吟了一下,韓小珀說道:“趙老爺子,我有個問題!”

    “哦?莫非,你想代替林逸上來挑戰?當然,這也是可以的,你也是隱藏韓家的子弟嘛,如果是這個問題,就不必問了!”趙老爺子看着韓小珀,揶揄的說道!

    在他看來,這個黃階中期的韓小珀,上臺之後唯有送死一條路,再沒有第二種可能!

    “自然不是!”韓小珀說道:“我是想問問,如果我們隱藏韓家挑戰,也要挑戰地階後期巔峰的實力,那我們也接下了,那這事兒怎麼說?”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