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右老爺子已經連輸了好幾場比賽了,這場煉丹大賽要是再輸了,那可真就是丟臉透頂了,所以他纔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讓趙老爺子幫忙。

    “哦,帶路吧!”林逸聽後,面上波瀾不驚,淡淡的說道。

    “是……”這弟子點了點頭,表面上恭謹的在前面帶路,手中卻是偷偷用手機發了一條短信給趙老爺子那邊:林逸詢問了比賽內容,而且已經趕往了議事廳。

    議事廳中,趙老爺子收到短信後,臉色陰沉的將手機遞給了右老爺子,道:“之前你的計策不管用,林逸沒有放棄,還問了比賽項目,聽說是煉丹,林逸就來了!”

    “那天階初期的一擊都沒能弄死他,真是詭異!”右老爺子看着短信氣得不行,這煉丹比賽,之前是爲右家準備的沒錯,但是現在,就好像是爲林逸量身而造啊!

    二品丹藥,在林逸眼中都不算什麼,除了小聚氣丹被林逸收入囊中,其他諸如築基丹、小還丹、通絡丹林逸連看都不看,這說明什麼?說明林逸自己應該也能煉製!

    而小聚氣丹之所以收下了,估計是因爲那煉製材料比其他的貴一些,所以林逸要了,但是其他的材料卻是不怎麼珍貴,只是貴在丹藥的品階上,林逸要是自己能煉製,自然不會放在眼裡。

    “爺爺,怎麼辦啊,我現在才能煉製出一品丹藥來,還不是百分之百的能夠煉製,那林逸一來,直接煉製個二品丹藥出來,我豈不是輸定了?”右盤虎說道:“不過,輸了也就罷了,根據比賽規則,誰煉出的丹藥品階更高,誰就獲勝,我怎麼也能取得個第二名,但是關鍵問題是,林逸又得了一個第一啊!”

    右老爺子何嘗想讓林逸再拿個第一?右家是以煉丹爲主的世家,如果讓一個外人得到了煉丹冠軍,那簡直是打臉啊,**裸的打臉,不但是丟了右家的臉,亦是丟了他們的主子天丹門的臉!

    這個臉,絕對不能丟,這一場比賽,絕對不能讓林逸再贏了!

    “不錯,我們必須要想個辦法,不能讓林逸拿第一!”右老爺子說道:“盤虎,別的比賽,我們隱藏右家的名次如何都不重要,因爲天丹門都不關心,但是如果煉丹比賽,讓人打臉了,那天丹門肯定會不高興的!”

    “是啊……”右盤虎點了點頭:“那林逸可真是可惡啊!”

    “右老爺子,我倒是有個好主意!”唐老爺子這時候開口了。

    “哦?什麼好主意?唐老爺子請講!”右老爺子連忙問道。

    “改變比賽規則!”唐老爺子說道:“如果將比賽的規則改一改,改成,誰在規定時間內,以最短的時間,煉製出了三品丹藥來,誰就是勝利者,以此類推……”

    “三品丹藥?這怎麼可能?連我都沒有可能煉製成功啊!”右老爺子一愣,問道。

    “就是不能煉製成功,纔是規則啊!”唐老爺子微微一笑,道:“右老爺子,你到底是想讓林逸贏,還是一個都不贏?”

    “對啊!”右老爺子頓時豁然開朗:“雖然,改變了規則,改成煉製三品丹藥,這場比賽我們隱藏右家不能贏了,但是林逸也絕對不可能贏,到時候大家都是輸,也就沒有面子問題了!”

    “爺爺,這倒是個好主意,不過有點兒可惜了!”右盤虎嘆了口氣,本來,他在這煉丹比賽上還想出一下風頭呢,但是得知林逸也參加了,就沒有了那個心思。

    “不可惜,也唯有這樣了,不然再讓林逸贏一把,我都要被氣死了!”右老爺子拍板道:“好,就按照這個規矩來!”

    這邊,右老爺子臨時的改變了比賽規則,而林逸等人,也來到了議事廳!

    韓天霸登記了林逸的名字和賭注,然後坐在一旁靜靜的等待着趙老爺子宣佈比賽規則!

    不過,韓天霸也好、韓小珀也罷,對於這場比賽,卻是有着前所未有的信心,因爲他們之前就知道林逸是個煉丹師,煉丹是林逸的強項,那麼這場比賽,再次奪冠的機率還是很高的!

    只是,林逸表面上雖然波瀾不驚,心裡卻是苦笑不已,自己會煉丹?會個屁吧,讓韓靜靜來參加還差不多!只不過,林逸現在並不想將韓靜靜這個底牌過早的公佈於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韓靜靜不是他林逸,林逸有一些底牌和自保的手段,可是韓靜靜沒有!

    如果隱藏右家或者天丹門意識到了危機,派人滅了韓靜靜,林逸哭都來不及了,所以林逸根本沒有必要爲了這麼一個小賭注而讓韓靜靜出場!

    就算韓靜靜出場,也必須是有逆天的獎勵,林逸才可能考慮,這種小打小鬧,林逸壓根連這個心思都沒有。

    而林逸之所以出現在這裡,不過是給隱藏趙家、隱藏右家這些世家的老爺子形成一種威壓,告訴他們,天階初期之力,都沒有將他怎麼樣,他還活的好好的,活蹦亂跳的,讓他們針對自己的陰謀都先歇一歇吧!

    果然,這些人看到林逸面色如常的來參加比賽,都是有些驚訝,要知道,之前的金鐘門的弟子,此刻都傷的起不來牀了,火狼幫的弟子已經掛了,右家的弟子也不知去了哪裡。

    “右盤虎,你好哇,這次,你們右家,是不是將賭注換一下,換成個二品藥鼎?我看那東西挺好的,要不你再輸給我一個?”林逸看見右盤虎,笑着和他打招呼道。

    “靠啊,你以爲二品藥鼎是地攤貨啊?這比賽,能拿出一個一品藥鼎當賭注已經很不容易了,還二品呢,你以爲我家是產藥鼎的啊!”右盤虎聽到林逸這麼說,好似他已經完全可以勝出似的,頓時很是不爽的說道。

    “小氣巴拉。”林逸聳了聳肩。

    “你——我小氣?”右盤虎氣得血脈噴張,是我小氣還是你小氣啊?弄個破爛資料,騙了我兩個藥鼎,還說我小氣?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