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之前,聽了鬱大柯這個名字,不過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隨口一問,卻哪裡知道,這鬱大柯和鬱小可真的有關係!

    “不是,我不認識他!”鬱大柯一咬牙,搖頭道:“什麼鬱小可?我沒有弟弟!”

    “呵……”林逸笑了笑:“你這個人果然是個愚忠,而且腦子也不是那麼好使,怪不得這費力不討好的比賽別人不參加,你卻主動來參加!”

    “那又怎麼樣?”鬱大柯現在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傷勢和生死了,而是鬱小可的消息!這些年,他一直在暗中調查鬱小可的消息,可是卻一無所獲,而他也確定,從來就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這個名字,也沒有和別人暗示過,自己和這麼名字有任何的關係……可是今天,這個人卻是在聽了自己的名字,就說出了妹妹的名字!

    “看在鬱小可的面子上,我救你一命,你不承認也罷。”林逸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鬱小可現在生活的已經夠有壓力了,突然冒出個哥哥來,還帶着什麼家仇大恨的,那不是累死鬱小可?

    所以不管這個人的妹妹鬱小可,和林逸認識的鬱小可是不是一個人,林逸救他一次,之後他怎麼樣,和林逸沒有關係了。

    “啊?”鬱大柯倒是愣住了,怎麼這人還救自己?不是自己的仇人麼?頓時有些納悶:“你不是我的仇人麼?”

    “我什麼時候說我是你的仇人了?我今天第一次看見你。”林逸說道。

    “那你說的鬱小可……”鬱大柯猶豫了一下,有些警惕的問道:“你認識鬱小可?”

    “認識,不過不能告訴你她在哪裡。”林逸很堅決的說道:“你這莫名其妙的家仇大恨的,我不希望把她捲進去!”

    “正合我意!”鬱大柯一拍大腿,說道:“我正想說,讓你不要告訴她我的事情,這些仇恨,我一個人去報就可以了,不要連累了她,我想找到她,只是想確定她生活的好不好……”

    “挺好的。”林逸說道。

    “那就好……”鬱大柯聽了林逸的話後,像是了卻了一樁心事一樣,鬆了一口氣:“你說的鬱小可,長什麼樣子?”

    “反正和你不一樣。”林逸說道。

    “呃……”鬱大柯一愣,搖了搖頭:“那自然,我隨我爹,長得不大好看,不過粗獷英武,小可隨我娘,漂亮着呢……”

    “哦。”林逸淡淡答道。

    “對了,你和她什麼關係?”忽然,鬱大柯面色一緊,看向了林逸。

    “沒關係。”林逸說道。

    “真的沒有?”鬱大柯覺得好像不太對勁兒,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你要不要小還丹和通絡丹了?不要就滾蛋!”林逸說道。

    “要……要……”鬱大柯連忙點了點頭:“那你……有她的照片麼,能給我看一下麼?”

    “沒有!”林逸說道。

    “真沒有啊……”鬱大柯有些失望。

    “她也不是我老婆,我沒事兒還帶她照片出門?”林逸沒好氣兒的說道。

    “那……你等等……”鬱大柯說着,從懷中掏出一個懷錶來,打開來,在懷錶的蓋子上,有一張照片,而那照片上,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男孩兒四五歲的模樣,而女孩兒大概只有一兩歲,將懷錶遞給了林逸,鬱大柯問道:“那你幫我看看,是不是她……”

    鬱大柯確定了林逸沒有敵意,不是他的仇家,倒是迫不及待的想確定林逸口中的鬱小可是不是他妹妹了!

    “你給我看黃色照片呢?你妹妹沒穿上衣……這不太好啊!”林逸汗了一下說道:“這麼大點兒的小孩兒,我上哪兒辨認去?你當我有特異功能啊?再說我也沒看過你妹妹不穿衣服!”

    “……”鬱大柯頓時有些無語:“這麼點兒小孩兒,你思想可真複雜……”

    “有點兒像。”林逸說道:“不過不太確定,唯一能確定的是,我認識的那個鬱小可也是個孤兒。”

    “那就應該對了……”鬱大柯小心的收起了懷錶,貼身收好,然後道:“那我就放心了,不管是不是,當成一個念想吧,不過千萬不要和她說我的事情……”

    “沒有那個閒心。”林逸說着,和鬱大柯一起走進了暫住處,管韓小珀要了一枚通絡丹,一枚小還丹,給了鬱大柯。

    “多謝了,那我先走了,來曰必有厚報!”鬱大柯抱了抱拳,離開了林逸的暫住處。

    林逸嘆了口氣,這就是所謂的因果麼?林逸被鬱小可感動了,然後卻意外的救了鬱大柯?雖然還不確定這個鬱大柯到底是不是鬱小可的哥哥,不過看樣子**不離十了。

    “老大,你怎麼救他?他不是隱藏右家的弟子麼?”韓小珀之前就有些疑惑,但是還是等到鬱大柯走了纔開口問道。

    “哦,我想在隱藏右家留個眼線,這事兒別亂說。”林逸也沒有多解釋。

    “原來是這樣。”韓小珀對於林逸的計劃倒是也不多問,而是道:“老大,我估計晚上的時間,是單人擂臺賽的比賽了,你剛剛受傷恢復,要不我們這些比賽就棄權吧?”

    “不錯,我們隱藏韓家已經很耀眼了,老夫已經十分滿意了,這之後的比賽比較繁瑣,要打很多場才能分出勝負來,如果林先生不願意參加,就不參加了。”韓天霸點頭說道。

    “看看再說。”林逸說道。

    事到如今,林逸想不參加,都不太可能,如果拒絕了,就好像自己真的受傷了似的,或者說是怕了!現在正是立威的時候,之前一招滅掉三個地階的事情,不會給林逸創造太多的時間,現在這些老爺子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幹掉林逸了,而林逸不立威而示弱的話,恐怕接下來回到世俗界後會很麻煩。

    “也好!”韓小珀點了點頭。

    晚餐過後,趙家的弟子如約而至,說道:“隱藏韓家韓老家主可在?今天第三場比賽——單人擂臺挑戰賽就要開始了,請韓老家主帶着參賽弟子和賭注前往議事廳報名和押注!”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