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馬師兄的實力在我之下,你能傷他沒有什麼奇怪的。”馬大身道:“我就是來給他報仇的,我要你知道,金鐘罩近大成者之威!”

    “哦,你們以前那個掌門,叫什麼金無敵的,還沒等無敵呢,就死了。”林逸說道。

    馬大身的臉色一變,眼中更是燃起了憤怒的火焰,馬柱和金無敵,是金鐘門的兩個恥辱和大恨,造成這一切的就是眼前的這個林逸!將林逸殺死,馬大身不敢說有把握,但是將林逸打下擂臺,將他的名次踩在腳下,馬大身還是有信心的!

    他雖然憤怒,但是也不魯莽:“你的武技我看過,只能說一般,不過是摧毀了一塊石頭而已,你能打傷馬柱師兄,卻打不過大掌門,大掌門是被你們用計害死的!”

    “哦,你說用計就用計吧。”林逸看了馬大身一眼,轉頭看向了金剛鑽,淡淡道:“他不是我的對手,你不想他死,最好讓他認輸!”

    “你……”金剛鑽沒想到林逸這麼囂張,但是他對馬大身還是有信心的!馬大身雖然只是玄階後期巔峰實力,但是在金鐘罩的造詣上,不比金無敵要弱!

    金無敵雖然死於林逸的小弟手下,但是林逸本人卻未必能夠將他怎麼樣,不然,林逸爲什麼沒有幹掉馬柱?

    而且,林逸這一路比賽,金剛鑽都很關注,不過他最爲關注的就是兩場比賽,一場是武技比賽,另外一場是抗擊打比賽,只有這兩場比賽,對於擂臺賽來說有些參考姓!

    林逸的武技所帶來的威能,在金剛鑽看來,只能算是一般,比天階高手的威能差遠了,他自信,馬大身也能接下天階初期高手等級的抗擊打比試!

    所以,林逸那武技就算使用出來,對於馬大身來說也是沒有多大用處!至於林逸的抗擊打能力,雖然也很強,但是馬大身未必找不到破綻,只要利用的合理,還是有機可乘的,就像前兩場比賽,雖然馬大身的實力最弱,但是卻是最後的贏家!

    想到這裡,金剛鑽冷冷的說道:“林逸,莫要危言聳聽,擂臺之上,誰生誰死,要比過才知道!”

    “哦,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你,別到時候,你這乖徒兒被我打死了,你這個老傢伙又要惱羞成怒的報仇,結果也被一併滅掉,你們金鐘門就要被滅門了!”林逸淡淡說道。

    “口舌之快!”金剛鑽冷笑說道:“生死擂臺,死了那是他運氣不好,這隱藏世家峰會已經舉辦多年,在擂臺上死傷的弟子也有很多,沒聽說哪一家還記仇的。”

    “算了,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了。”林逸有些憐憫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自不必說什麼,廢話結束了,就開始吧!”金剛鑽說道。

    “好吧,趙老爺子,請宣佈比賽開始吧!”林逸看向了趙老爺子說道。

    “好,隱藏韓家和金鐘門的選手,各就各位,擂臺賽準備開始……三、二、一,開始!”趙老爺子宣佈道。

    不過,趙老爺子的話說完了,比賽也開始了,但是林逸沒動,馬大身也沒有動!

    馬大身警惕的看着林逸,攻擊是他的弱勢,防守纔是優勢,在防守中找到敵人的空門和弱點,一擊而中將敵人逼下擂臺,這是馬大身慣用的招數!

    林逸心中冷笑,通過馬大身之前的幾場比賽,已經摸清楚了馬大身的戰術,所以也不着急,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着馬大身。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擂臺上兩人仍然大眼瞪小眼,一點兒動手的意思都沒有!

    本來,這場比賽應該是這次的單人擂臺挑戰賽上最出彩最有意思的一場比賽,剛開始的時候,所有在場的老爺子也好,掌門也好,還是各家參賽的子弟,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擂臺上面,想要看看這兩位高手的精彩對戰……可是到了現在,二十分鐘過去了,兩人還沒有動手,這讓臺下的人都有點兒着急和失去興趣了,這兩個人到底在玩兒什麼手段?要打就趕緊打,怎麼誰也不出手?

    金剛鑽皺了皺眉頭,他沒想到林逸居然也用這種戰術!一般,馬大身和對手對戰,都是對手先動手,然後馬大身一路防守,從防守中找機會打擊對手,但是此刻,林逸不動手,難道讓馬大身先動手?

    馬大身一動手,就不能全身心的運轉金鐘罩的心法口訣,稍有分心,可能金鐘罩就不如運氣時那麼厲害了,萬一被打出擂臺怎麼辦?

    所以金剛鑽心中着急,暗罵林逸無恥,明明知道這是他們金鐘門的戰術,卻有樣學樣,也是來個只守不攻的站在那裡,那這比賽還怎麼打下去了?

    但是,金剛鑽又沒有辦法說,畢竟林逸之前兩場比賽根本也是沒動手,不戰而降,所以他要是拿林逸不動手爲藉口打擊林逸,顯然是不太現實的,想了想,只有擠兌擠兌林逸,讓林逸先動手了……只是,金剛鑽正想開口呢,林逸卻先開口了!林逸一方面注意着馬大身的動靜,一方面注意着金剛鑽的動靜,他兩個人只要有一個人想要開口,林逸就會率先開口!

    “我說馬大身,你們金鐘門不會就這點兒出息吧?我站在這裡讓你打,你都不動手?”林逸譏諷的笑道:“不會是因爲馬柱和金無敵的事情,讓你們有心理陰影了,不敢出手吧?”

    “你……你放屁!”金剛鑽勃然大怒,這正是他想擠兌林逸的話,沒想到卻被林逸先一步說了出來,頓時又驚又怒,卻也沒有辦法,只能反駁道:“林逸小兒,你明知道我們金鐘罩是以守代攻,就是這個戰術,是不是故意和我們過不去?我們前幾場比賽,大家有目共睹,我們都是這個戰術,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哪隻眼睛看出來我是故意的?再說我的戰術是什麼,你知道?前兩場比賽,我的對手都沒有出手,你從哪兒得知我的戰術就不是以守代攻了?”林逸卻是反問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