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自己勝了,那倒是沒有關係,但是輸了呢?看看吳臣天的樣子,如果自己輸了,那就等於失去了所有的底牌,對於事情發展將更加的不利。

    風雷紫電獸有信心憑藉着自己的速度和皮糙肉厚,和眼前的地階黑衣人周旋對抗一百回合,但是這又有什麼用呢?自己也不過是周旋和對抗,想要擊敗對方卻斷無可能,浪費時間和體力做一些無用功,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想到這裡,風雷紫電獸心中有了主意,快速的叼起吳臣天,不攻反退,向相反的方向逃離而去!

    雖然風雷紫電獸沒有信心取勝,但是論起逃跑的速度來,它卻是無人能敵,只是一個瞬息間,就消失不見了。

    對於風雷紫電獸帶着吳臣天逃跑,大騾子非但沒有覺得遺憾,反而在心中長出了一口氣,命令2號實驗品上車後,一腳油門踩到底,快速的向事先選定好的目的地飛馳而去!

    雖然感覺那風雷紫電獸似乎怕了2號實驗品,但是大騾子卻有點兒怕那風雷紫電獸,那東西人不人鬼不鬼的,看着心裡就害怕。

    邊開車,大騾子邊撥通了安建文的電話。

    “大騾子,怎麼樣了?”安建文此刻也沒有再玩兒手機,而是焦急的等待着大騾子的結果。

    那2號實驗品死不死,安建文倒是不太在意,雖然02號藥劑配製的成功率不是很高,但是卻也不是絕版的,而王心妍被沒被救走,他也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這個得力助手大騾子,可別死了,安建文已經習慣了大騾子在他身邊,而且他的好多計劃都是大騾子參與的,讓大騾子做事也輕車熟路,萬一大騾子掛掉了,自己再找個人來接替可就有點兒不太適應了。

    “文哥,那個騎着什麼獸的人,被2號試驗品一招打成重傷,而那個什麼獸,在和2號試驗品切磋了兩招之後,就選擇了退縮,帶着那個受重傷的人跑了……”大騾子彙報道。

    “跑了?不錯,很不錯!”安建文聽後頓時大喜!自己這試驗品連風雷紫電獸都不是對手了?那還真是可喜可賀啊,要知道,隱藏世家大會上,那幾個天階老頭都不敢和風雷紫電獸硬碰硬,以後自己多搞幾個試驗品,去搶劫隱藏世家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就是不知道這次的2號試驗品,能不能打得過林逸呢?

    “是啊,看來02號試驗品還是很強大的!”大騾子說道。

    “做的不錯,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原計劃行事吧,你帶着王心妍,去3號據點。”安建文吩咐道。

    “是!”大騾子連忙點頭應道。

    只是,大騾子不知道的是,他的車後面,雖然看似沒有人跟蹤了,但是在暗處,風雷紫電獸卻一直在跟着他!

    風雷紫電獸是靈智極高的上古靈獸,在給吳臣天暫時放置在一個安全地點後,就再次飛身向大騾子駕駛的麪包車的方向追去,只不過這一次是在暗中的追擊。

    車子在路上開,風雷紫電獸在附近飛檐走壁,以大騾子這個普通人的感知力,自然是不可能察覺風雷紫電獸還在身後的。

    然而,那2號試驗品雖然厲害,卻只不過是個沒有智商的傀儡而已,更是不可能察覺被人跟蹤。

    大騾子一路順風順雨的將車子開到了事先找好的3號據點,這裡是一處廢棄的農場,產權當然是屬於火狼幫的,只不過名義上,卻是一個毫不相關的公司名下的產業。

    如果警方順着這個線索調查的話,自然不會調查出什麼東西來。

    安建文做事一向謹慎小心,不可能在細節上出岔子,這也是他幹了這麼多壞事兒,到最後都是找人頂包卻自己從來沒有出事兒的原因!他從來不親自以身試險,唯一的一次是被愛情和仇恨衝昏了頭腦,想親自給林逸割腎,結果林逸的腎沒割掉,卻把他自己的給割掉了。

    從此以後,安建文就更不會再做這種傻事兒了。

    大騾子平安的將車子開進了3號據點,這個廢棄的農場,裡面就有火狼幫小嘍囉在接應。大騾子吩咐了幾句,這些人就配合的將王心妍單獨的關進了一件平房內,而2號試驗品,也被下達了看守在這房門口的命令!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了,等待王心妍被綁架的消息傳出去,等傳出去之後,大騾子就可以理所當然的給王心妍的家人打電話進行敲詐了。

    風雷紫電獸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3號據點廢棄農場的附近,在它確定了,大騾子將車子開進去,並且把王心妍關押在這裡之後,風雷紫電獸才掉轉頭,絕塵而去……風雷紫電獸先來到吳臣天的藏身之處,將吳臣天給揹回了別墅。

    吳臣天雖然傷勢嚴重,但是好在是內外兼修者,而且只被2號試驗品打了一下,倒是沒有姓命之憂。

    不過他的這副悽慘模樣卻是着實讓楚夢瑤、陳雨舒、韓靜靜、韓小超嚇了一大跳!

    原來,楚夢瑤還指望着吳臣天和風雷紫電獸一起將王心妍給救回來呢,但是現在看來,人不但沒有救回來,吳臣天自己也受了重傷!

    “吳臣天,你怎麼樣?”楚夢瑤心中焦急,前一陣子,林逸在家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沒有,偏偏林逸一離開,就出了事兒了,這些人是掐算好的麼?

    “我沒事兒……還死不了,可是王心妍……”吳臣天覺得,自己實在是辜負林逸的期望,上次去救唐韻,被打傷了,這次救王心妍,又被打傷了。

    “知道敵人是誰麼?”楚夢瑤覺得,事情有些古怪,如果說,是林逸的敵人下的手,那麼爲什麼不動自己和小舒呢?偏偏去動王心妍?王心妍和林逸的關係,連自己都不是很確定,也只有學校裡有些風言風語,怎麼敵人偏偏選定了王心妍呢?

    “不清楚。”吳臣天搖了搖頭,對方的手段很是陌生,這種一句話不說,上來就開打,還沒有一絲氣勢的敵人,吳臣天從來就沒有見過。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