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嘿,哥們,你這麼說可就不多了,我敢和你保證,我們這裡的貨,絕對是你見過的最純正的,價格嗎,零售肯定要比批發貴一些,但是你在這裡拿到的價格,我敢保證也是國內最低的!”服務生在海螺酒吧幹了好多年了,也屬於紅色海螺的外圍成員,自然知道一些隱秘的事情!

    紅色海螺是最大的國際販毒組織之一,而且海螺酒吧就是毒品批發交易的一個據點,有很多境外的客商來這裡提貨,所以服務生纔敢誇下如此的海口。

    “哦?拿來點兒試試。”林逸對服務生的話表示了興趣。

    “先生,如果您有意思,請和我來包廂,畢竟這裡公衆場合……”服務生小心的提醒道。

    “好,走吧。”林逸點了點頭。

    服務生愉快的帶着林逸向一個單人小包廂走去,來酒吧玩兒的,圖的就是個熱鬧,很少有人會點包廂,不是坐在大廳裡就是坐在吧檯邊上,要不就是在舞池裡面亂扭。

    所以包廂的用途很簡單了,除了給那些失控的年輕男女開房用,再就是來這裡吸毒或者交易毒品的客人了。

    這服務生的外號叫“槌子”,從一個服務生到紅色海螺的外圍成員,已經在這裡幹了將近五年了,當然他沒有什麼業績,除了服務生的薪水和提成,基本上沒有其他的收入,看着比自己後入行的都成爲了很多販毒老大的接頭人,槌子很是眼紅。

    不過他的命運不太好,每次遇到的大都是散客,像林逸這樣,再有錢,也賺不了太多錢。

    只是相對來講,能遇上林逸這樣的豪客,他已經很滿足了,畢竟那種來這裡批發毒品的大毒梟不是經常能遇到的。

    進了包廂之後,林逸大致的打量了一下,這個包廂的面積很小,僅僅有一個沙發和一個茶几,其他的什麼都沒有,裝修也不是很豪華,想來的確是供年輕男女發泄和癮君子吸毒的地方。

    “先生,來多少?”槌子進入了包廂後,才直接問道。

    “什麼價格。”林逸問道。

    “五百一克。”槌子說道。

    “五百?倒是真不貴。”林逸雖然不是癮君子,但是因爲穿山甲的事情,對於紅色海螺和這些毒梟的事情格外關注,尤其是禿狼和歐特迪交易的時候,林逸大致也算了一下,他們交易的價格基本上已經達到了三四美金一克了,而這裡才賣五百一克,算起來基本上也就八十美金,零售的價格還真不算高!

    要回到,禿狼那可是大批量交易啊,而且零售市場的價格,貴的兩三百美金也是有的!

    “自然,我都說過了,我們這裡的價格很有優勢的。”槌子聽了林逸的話後,頓時鬆了一口氣。

    “先來五克吧。”林逸從錢夾裡拿出三千塊錢來,遞給了槌子,然後道:“剩下的就當做是小費了。”

    “多謝多謝!”槌子接過錢,興高采烈的去準備了,先不說這五克白麪的提成,就是這五百塊小費,已經讓槌子很是開心了。

    很快,槌子就回來了,給了林逸五個小自封袋,和一套吸食白麪的工具,然後詭異的一笑:“先生請慢用,這裡有呼叫器,你隨時呼叫,就能聯繫上我,我叫槌子!”

    “好,你去吧!”林逸裝作迫不及待的樣子,揮了揮手,示意槌子可以離開了。

    而離開了之後,林逸則是裝模作樣的開始“吸毒”,當然,林逸不可能真去吸食這東西,林逸也不是傻子,雖然修煉者可以用真氣逼毒,但是林逸真吸進去了那不是沒事兒找罪受麼?

    在國外原始森林執行任務的時候,敵人那些武裝勢力裡面就有很多癮君子,林逸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依葫蘆畫瓢,開始吞雲吐霧起來!

    當然,林逸是做給監控那邊的人看的,他不知道這房間裡的監控攝像頭有沒有開啓,但是林逸就算找到了攝像頭也沒有破壞的意思,林逸做個樣子是讓對方放鬆警惕,通過槌子接觸上一個重量級的人物。

    在林逸看來,槌子的活動範圍也不過是海螺酒吧,這裡不過是紅色海螺的據點而已,但是肯定不是總部,林逸是來踢場子的,要是直接莽撞的上來就砸場子,那估計幕後那些人早就得到了消息隱藏了起來,林逸也不過是砸個酒吧抓些小蝦米的嘍囉,根本不可能讓紅色海螺傷筋動骨。

    林逸看似在吞雲吐霧,其實在閉息,悠哉的浪費了三千塊錢,林逸按動了包廂裡的呼叫按鈕,過不多時,槌子就屁顛屁顛的跑了進來。

    “怎麼樣,哥,純度還行吧?”槌子看到林逸一臉舒爽的樣子,爲了拉住林逸,讓他做個回頭客,所以語氣也熱情了許多,直接開始叫林逸“哥”了。

    “唔,不錯!”林逸擺了擺手道:“給我拿兩杯飲料,有點兒興奮大勁兒了,喝點兒飲料壓一壓。”

    “好的,哥您稍等!”槌子痛快的跑出了包廂,很快的就拿回了兩杯果汁來,放在了林逸的面前。

    “多少錢?”林逸問道。

    “嗨,哥,您這麼問不是瞧不起我麼?您打賞我那麼多小費,這果汁就算是我請您的!”槌子自然不會爲了兩杯果汁再讓林逸付錢,本身也沒多少錢的東西,槌子索姓裝個大方。

    “那好,那我也不和你爭了,坐下來,陪我喝點兒?”林逸將果汁推給了槌子一杯,說道。

    “好咧!”槌子欣然同意,他也想找機會和林逸拉拉關係,目的是看看林逸能不能一次姓再多買點兒白麪回去,讓他再大賺一筆,這也是他請林逸喝果汁的原因,現在林逸主動邀請他,他自然借坡下驢的坐了下來:“哥怎麼稱呼?”

    “道上的都叫我炮子,你可以叫我炮哥。”林逸用張乃炮的名字用習慣了,再次用了一遍。

    “炮哥,哈哈,這名字好威武雄壯啊!”槌子哈哈一笑,道:“炮哥,對我們店裡的貨還滿意吧?”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