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整個人從辦公椅上一下躍而起,一拳向林逸砸了過來,他不管林逸是誰,有什麼目的,都要死!

    死在他拳下的人太多了,大豐哥也不可能每一個都問清楚身份和目的。

    “砰……”

    一聲巨響,伴隨着“啊……”的一聲慘叫。

    慘叫的人自然不是林逸,而是大豐哥,此刻大豐哥的拳頭本來已經要砸在林逸的胸口了,可是小腹部突然傳來了一陣劇痛,緊接着,他的身體就莫名其妙的倒飛了出去,像是將之前他躍出辦公椅的情景播放“快退”一般,再次坐在了辦公椅上!

    只不過是摔上去的,力道巨大,“噗通”一聲,強大的後坐力將辦公椅的啓動杆給坐爆了,炸飛出來的啓動桿直接將大豐哥給爆菊了。

    “嗷……”大豐哥再次一聲慘叫,跪在了地上,眼淚都出來了。

    “……”林逸有些無語,心道這大豐哥還真是倒黴啊,自己只是想一腳給他踹回去,讓他老實點兒配合自己,沒想到轉椅的啓動杆居然爆炸了,給他爆菊了!

    “你……你是什麼高手?”大豐哥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捂着屁股,驚恐的看着林逸問道。此刻,就算他再白癡也明白,林逸的實力強過於他,不然不可能一腳就將他踢飛,只是不知道林逸比他強多少。

    林逸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而是反問道:“你們紅色海螺的總部在哪裡?”

    “你殺了我吧,不用妄想從我身上問出什麼來。”大豐哥知道林逸的實力自己無法撼動,索姓也不做抵抗了,實力哪怕高一階那也是高,尤其是在他受傷的情況之下,更不是林逸的敵手了。

    而背叛紅色海螺,那會變成一個無比恐怖的噩夢!大豐哥想想都覺得可怕,那簡直生不如此。

    “是麼?”林逸的眼神微微一冷:“我對你們紅色海螺沒有一絲好感,所以你也不要怪我太殘忍,這種十分殘忍的招數,我一般很少使用,不過你們是例外。”

    林逸的話語,讓大豐哥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他知道林逸恐怕會對自己用刑來折磨自己得到他想要的訊息,但是想到背叛紅色海螺的後果,大豐哥還是咬緊了牙關冷哼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想要從我這裡問出什麼來,就不用費事兒了。”

    “哦,希望你一會兒還能這麼嘴硬,不要後悔!”林逸沒有多說什麼,右手微微一動,幾枚銀針滑到了手上,然後隨意的一揚手,幾枚銀針悉數都插在了大豐哥的身上!

    大豐哥雖然是玄階高手,有真氣護體,但是他現在受傷了,而且抱着必死的心態,也沒用什麼真氣護體,在他看來林逸的等級比他高,他就算護體,林逸也能輕易的破掉他護體的真氣。

    而且,與其用真氣防禦,不如不防禦讓林逸幹掉他呢!可是他哪裡想到,林逸根本沒有幹掉他的意思,如果他有真氣護體,那林逸的銀針想要插在他的身上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是他沒用真氣護體,倒是便宜了林逸。

    雖然不知道林逸要幹什麼,但是無非就是折磨自己唄?大豐哥緊閉着嘴巴,一句話都不說,想任憑自己在那兒忙活。

    只是下一刻,他就發現有點兒不對勁兒了,因爲,接下來的事情簡直讓他痛不欲生!

    “嗷……”大豐哥緊閉的牙關中猛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然後就在地上打起滾來,他只覺得自己的身上好像有無數只螞蟻在咬他的皮膚一樣,不停的撕咬,而他的雙手卻不能動了,也不能去止癢,只能不停的在地上來回打滾以此來減輕痛苦!

    辦公室的桌椅、花瓶、雜誌架等等的東西全部被大豐哥翻滾的身體給撞翻了,這種感覺,讓他痛不欲生!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林逸給自己下毒了?那銀針上有毒?

    想到這裡,大豐哥就想將身體上的銀針給滾落下去,不過,他確實也成功了,銀針也滾落下來了,但是他身體上的痛苦卻是一點兒也沒有減少!

    至此,大豐哥終於明白,什麼叫做不要後悔了,此刻他簡直是生不如死啊!他在地上來回的翻滾着,卻是效果不大,他哀嚎着,痛苦的叫着……“你太吵了!”林逸皺了皺眉,隨手一揚,又是一枚銀針飛出,插在了大豐哥的啞穴上,讓他再也發不出聲音來,即使痛苦,卻也只能發出那種“喝喝”的聲音來……點穴,是林逸的師父曾經教過他的手段,可用銀針,也可用手指,只不過這招可以給敵人帶來很大的痛苦,林逸一般很少使用,只有在這種無比仇恨的人身上,纔會給他們嘗試一下。

    此刻的大豐哥心中充滿了恐懼,身體上的痛苦就不必說了,此刻心理上的痛苦,卻是更加讓他駭然,他不但無比難受,而且還不能發出任何聲音來!

    眼前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啊,居然有如此的手段?

    他說他是紅色海螺的敵人,但是紅色海螺,卻是根本也沒有什麼敵人啊?表面上,紅色海螺和火狼幫爭的水火不容,但是那都是表象啊,大豐哥這種小頭目是知道真相的,紅色海螺和火狼幫其實是一脈相承,都是一個幕後老闆建立的勢力……難道,他是神秘調查局的人?和紅色海螺有敵對關係的,大豐哥也只是想到了神秘調查局這麼一個敵人。

    不過,神秘調查局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狠人?難道自己幫派的情報系統太弱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至少,大豐哥現在真的有些生不如死了!他想讓林逸殺了他,結果了他,他甚至想自己了斷自己的生命,但是他的雙手都不能動,也不能開口說話,想要死都不能死,真是求死不能了!

    林逸說過,希望他不要後悔,可是這一刻,他真的後悔了,好痛苦啊,好想死啊!

    不過,林逸好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又再次出手,銀針從手中飛射出去,解掉了大豐哥的啞穴,這一回,中心的人卻能夠發出聲音了,繼續慘叫了起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