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雜種,你說誰是傻逼呢?”不等楚夢瑤回答,雷大鳴就轉過身來,臉色陰沉的看着陳雨舒:“不要以爲你**大,就可以沒有腦子,在我雷大鳴面前,敢說出這種話的人,要麼已經死了,要麼滾出了東海……”

    “箭牌哥,這人果然傻喔!”陳雨舒憐憫的看了一眼雷大鳴,說道。

    “楚鵬展,這是你的子女麼?真是沒教養,你也一把年紀了,不要被子女連累,最後來個老無所依!”雷大鳴隱隱的威脅道:“讓他們跪下,給我磕兩個頭,然後滾出東海,否則你們都別走了!”

    楚鵬展自然不笨,看出來陳雨舒是在林逸的授意下出頭的,不由得嘆了口氣,本來這些事情他不準備和林逸還有女兒說,想要自己想辦法解決,但是既然林逸已經插手了,事情自然可以得到妥善解決,但是是不是顯得自己有些無能呢?

    楚鵬展絲毫不認爲,雷大鳴有能耐將林逸怎麼樣,別說是他了,那些個世家、隱藏世家,還不是照樣都被林逸踩得死死的?他一個雷大鳴,不過是一個普通商人,就算是商會的會長,又能如何?

    “楚叔叔,這人是精神病,來東海做生意,少和這種人打交道,難免也變成精神病!”林逸根本沒搭理雷大鳴,而是對楚鵬展說道:“我們去吃飯,順便我打個電話,介紹幾個東海這邊的人給您認識。”

    “你……你們……好,很好!楚鵬展,你確定要在這裡吃飯?”雷大鳴氣得七竅生煙,他在東海市,那也是相當有地位的,他的企業不能說是最大的,但是他卻是東海的商會會長,這商會雖然是民間組織,不過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坐上商會會長的位置,那也說明了他的背後有極大的靠山!

    在東海市,雷大鳴幾乎是橫着走的存在,只要提防着幾個不能招惹的存在,其他人雷大鳴是毫不放在眼中的!

    可是,雷大鳴的話好像自顧自說的一樣,林逸壓根就沒有鳥他的意思,和楚鵬展等人,昂首挺胸的走進了北冰洋海鮮食府,並且邊走邊打着電話。

    “小珀,你來北冰洋海鮮食府一下吧,我有一位長輩,想在東海市做生意,你來拜訪他一下。”林逸撥通電話後,對韓小珀說道。

    “好的,老大,我這就過去!”韓小珀連忙點頭應道。

    其實,說拜訪,不過是因爲這個人是林逸的長輩,韓小珀明白,林逸讓他來,主要是讓隱藏韓家在東海市照顧一下楚鵬展!雖然隱藏韓家和隱藏趙家不同,因爲低調,在東海市沒有任何的產業,而隱藏趙家在試探了隱藏世家仲裁協會沒有效果之後,就開始大肆的在東海市興建產業,開始在世俗界撈錢。

    但是,隱藏韓家的地位擺在那裡,只要放出風去,說楚鵬展和隱藏韓家有關係,基本上楚鵬展在東海是隻要不和隱藏趙家的人對着幹,隱藏韓家的名頭還是很好用的。

    以前隱藏韓家低調,不去經商,是怕別的隱藏世家忌憚,但是現在已經在隱藏世家峰會上撕破臉皮了,隱藏韓家也不在乎什麼了,何況還是幫林逸的忙?

    當然,就算楚鵬展去和隱藏趙家的人對着幹,那自有林逸親自出手,就不是隱藏韓家能夠艹心的了。

    所以,韓小珀在接到電話之後,第一時間就驅車飛速前往了北冰洋海鮮食府!

    林逸等人進入北冰洋海鮮食府之後,點了一個包廂,要了一些酒菜,就來到了包廂裡面。

    “小逸,剛纔的事情……”楚鵬展進入包廂以後,纔開口說道:“本來,我和李福想自己解決的,畢竟也不算什麼大事兒,那個人只不過聯合東海的一些商人擠兌我們鵬展集團,我不想麻煩你……”

    “呵呵,楚叔叔,鵬展集團,我可是第二大股東啊,莫不是你想把我踢出局?”林逸笑道,之前他雖然看出了楚鵬展可能遇到些麻煩,但是也沒有想太多,以爲是正常的商業競爭。

    但是現在看來,壓根就不是那麼回事兒,這雷大鳴完全是針對楚鵬展,趕盡殺絕那種,林逸當然不想讓楚鵬展再浪費無用功和他墨跡,不是要比誰的能耐大麼?那正好,將隱藏韓家這個東海的地頭蛇叫來壓他。

    “怎麼可能?”楚鵬展笑道:“我一把年紀了,鵬展集團,以後自然還是你和瑤瑤的,不過你不說,我倒是真忘記了,你還是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啊,自然有爲公司出力的義務。”

    林逸微微一愕,楚鵬展話裡話外的意思,似乎是以後有心將鵬展集團給自己和大小姐?雖然以現在林逸的身家,未必在乎這些,可是當初林逸剛來松山市,一窮二白的時候,楚鵬展話裡話外就透露過這麼個意思。

    大小姐自然聽得懂父親話中暗有所指,臉色微微一紅,低下頭去,不敢看林逸。

    “喔,瑤瑤姐,楚伯伯果然要找箭牌哥當女婿,預言舒就是厲害,一早就預言出來了!”陳雨舒高興的說道。

    “找女婿又不是給你找,你高興個什麼勁兒?”楚夢瑤被陳雨舒這麼一句話給弄得更加有些難爲情,瞪了陳雨舒一眼,沒好氣兒的說道。

    “你是大老婆,我就是小老婆啦,咦?瑤瑤姐,你不會忘了吧?”陳雨舒一本正經的說道。

    “呵呵……”楚鵬展笑了起來,倒是沒有因爲陳雨舒和女兒搶男人而不悅,反倒爲她們姐妹以後能夠永遠在一起而欣慰,因爲父親楚三娃說過,林逸這樣的男人,不可能被一個女人所束縛,雖然楚鵬展不太懂父親爲什麼那麼篤定,但是父親的眼光確實極準的!

    福伯和孫婆婆兩個人無言的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欣慰,孫靜怡以前和林逸是什麼關係,是不是林逸的情人,會不會和大小姐競爭,那和福伯沒有什麼關係,和孫婆婆也沒有什麼關係,只能說孫靜怡是他們的一個親戚。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