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關係,我看你天賦好像挺不錯的,但是體質似乎有些奇怪,能凝練丹火,卻是不能夠艹控丹火,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要說你身體裡沒有火系屬姓吧,還不然……”白老大搖了搖頭道:“你放心吧,我會幫你想辦法的,不用太擔心……”

    林逸看着白老大那殷切的目光,心中頓時慚愧不已,心道我也沒有擔心啊,我雖然不會煉丹,但是我和韓靜靜能夠聯合煉丹,倒是也不用太着急煉丹的問題,現在最主要的是實力提升的問題!

    “多謝白老師了……”林逸心中很是感動:“對了,白老師,冒昧的問一句,您沒有受傷,巔峰時期,能夠煉製三品丹藥麼?”

    “三品?”白老大傲然的哈哈一笑:“在我巔峰時期,三品丹藥那是手到擒來,就連四品丹藥,也可以嘗試煉製,一年總會煉成一枚的。”

    “四品……”林逸咂了咂舌,白老大還真是一個牛人啊!林逸在心裡暗暗思量,能不能將白老大的經脈修復呢?白老大是因爲經脈破損受阻而導致實力盡失,而如果將白老大的經脈治好,那是不是可以讓白老大代爲煉製三品丹藥呢?

    只是,不知道將白老大的傷勢修復以後,白老大能不能恢復之前的實力呢?白老大如果能很輕鬆的煉製三品丹藥,而且還能煉製四品丹藥,那實力應該是天階後期巔峰了,而林逸就算幫他療傷完成,也只能將他的實力恢復到地階初期,這其中還得依靠小聚氣丹才行,而之後的修煉之路,還是得靠白老大自己,林逸目前不可能將他的實力也恢復回去。

    雖說煉丹師恢復真氣和體力的速度比較快,但是林逸白老大具體什麼情況,林逸還並不清楚。

    而且,林逸對於白老大的身份背景,一直持着比較遲疑的態度,一個叱吒風雲的煉丹師,年輕的時候,恐怕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而他和天丹門似乎也有些關係,這讓林逸更是無法在一時之間做出決定。

    “呵呵,我已經老了,都是過去式了,以後的煉丹事業,還是看你們了,沒準兒你能煉製出五品甚至六品丹藥呢?”白老大微微一笑,說道。

    “白老師說笑了,我怎麼可能?”林逸苦笑着搖了搖頭。

    “呵呵,我看好你啊!”白老大拍了拍林逸的肩膀,然後道:“我先走了,今天有點兒其他的事情,就不多說了,有什麼問題,直接去辦公室找我,給我打電話也可以。”

    “好的,白老師。”林逸點了點頭,目送着白老大上了一輛老款帕薩特,出了校園。

    林逸不由得搖了搖頭,這白老大的車子都不如白偉拓的好,白偉拓還是Q7呢。

    在停車場等了不長時間,楚夢瑤、陳雨舒和韓小超就走了過來,上了車,林逸直接帶着她們駛向了家中,在路上的時候,林逸對楚夢瑤說道:“對了,我們生物系這邊,週末要舉行一個冬遊活動,讓全班同學都去……”

    “哦,那就去吧,正好和心妍培養一下感情。”楚夢瑤很爽快的說道:“不用管我和小舒了,我們兩個就在家裡面待着,不會出門給你添麻煩的。”

    “謝謝……”林逸感動的點了點頭,自己不在家的時候,楚夢瑤和陳雨舒都不敢隨意出門,雖然之前自己面對的都是楚夢瑤的敵人,但是後期卻都是自己的敵人了。

    與其說是自己保護着楚夢瑤和小舒,倒不如說是她倆受到了自己的牽連,自己並不是保鏢的身份,只能算是一個貼身高手。

    “謝什麼呀?”楚夢瑤微微一笑:“你怎麼變得這麼客氣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林逸說道。

    一週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一週裡,林逸每天都找時間演練催發狂火拳第七式,終於從之前的半生不熟,到了現在能夠比較熟練的催發,不過狂火八卦掌第七式,卻是不怎麼熟練了,僅僅是能催發出來而已。

    但是林逸也不着急,畢竟每天都有進步,總比沒有進步的好,其實林逸也知道,這一次自己有點兒太着急了,如果能緩一緩再催發第七式,那會水到渠成手到擒來,但是剛剛突破至地階中期巔峰實力,剛剛催發了第六式,就開始催發第七式,明顯的有些急躁了,能有如今的結果已經是那萬能武技的功勞了。

    而自從在餐廳裡面,右盤虎和康照龍設計找了個小太妹坑害林逸不成,差點兒自己暴露出來的事情發生之後,這一週的時間他們兩人倒是老實了許多,下課後也不向林逸的附近湊合了,而且平時上課的時候也是安安靜靜,沒有找林逸什麼麻煩。

    只是林逸並沒有就此掉以輕心,這兩個人是什麼姓格林逸很清楚,此時此刻的隱忍,沒準兒是醞釀着更大的陰謀呢,誰知道這兩個人又準備搞什麼事兒了。

    林逸猜測,這兩個人要出招的話,估計會選擇這次冬遊的時候,畢竟冬遊的時候紀律比較寬鬆,白老大不會干涉太多。

    ……………………

    而安建文那邊,果然如同林逸猜測的那樣,在宋凌珊離開之後,就找到了大騾子和小純潔。

    “賭場這個生意,倒是挺賺錢啊,我們東海市就有一家,我準備拿過來。”安建文的確是動心了:“小純潔,你也歷練的差不多了,這次賭場的生意,就交給你獨自打理吧,沒有問題吧?”

    “自然沒有,多謝文少!”小純潔頓時大喜,打理賭場,雖然沒有成天跟在安建文身邊輕鬆,但是利益卻是巨大的,賭場每個月盈利不少,只要小純潔稍微的中飽私囊一些,就足夠他吃的了,而且聽安建文的意思,也不排斥他這麼做,所以小純潔自然大喜。

    “恩,這幾天,我會找賭哥,將他的賭場拿下的。”安建文說道。

    “文少,如果貿然的去盤下賭場,那賭哥會同意麼?”大騾子猶豫了一下問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