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也不知道啊,的確是打好了招呼的,可是誰知道等到現在還沒有來?”康照龍也挺着急的,他此刻也是滿頭的冷汗,林逸剛纔說如果大甲魚發現那小瓶子沒有了,沒準兒會來找麻煩,那到時候他還真不好脫身了,林逸是修煉者,帶着王心妍逃了,他不是修煉者,被大甲魚留下來怎麼辦?

    想到這裡,康照龍說道:“要不咱們往那邊先逃跑着,然後打電話給右盤虎,讓他去那邊找咱們?”

    “也行。”林逸點了點頭,他也怕大甲魚回過神來找麻煩。

    於是,幾個人就往右盤虎所指的方向快步行去,而右盤虎則是拿着林逸的電話,再次撥通了白老大的手機。

    “白老師,我是康照龍啊,找一下右盤虎……”康照龍急急的說道。

    白老大皺着眉頭將電話遞給了右盤虎,他已經知道度假村不肯派出直升機的事情了,也知道了其中的緣由,暗道康照龍實在是太能招惹是非,本來白老大之前還覺得右盤虎這個學生不錯,讓他來班級裡旁聽,誰知道是這麼一個蠢貨,讓白老大又怒又氣,也懶得和他廢話了。

    “康大哥,你彆着急,度假村這邊,因爲之前我們和蘇愣子的衝突,不肯派出直升飛機來,我已經從右家呼叫直升飛機了,應該再有二十分鐘就趕到了,你再等一下!”右盤虎接過電話後解釋道,然後故意問道:“是不是林逸想對你不利,逼迫你了?”

    右盤虎這麼說,也是爲了在白老大的面前破壞他對林逸的好印象,白老大收林逸爲徒傳授煉丹方面的學問讓右盤虎很是眼紅,有林逸在前面擋着,右盤虎沒辦法取而代之,只有不斷破壞林逸在白老大心中的印象,他才能夠順利上位。

    不過,他的話白老大似乎壓根就沒有在意,連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讓右盤虎很是失望,其實白老大是聽到了右盤虎的話的,但是在白老大看來,林逸就算威脅康照龍也是正常的,不威脅康照龍讓他儘快聯繫直升機,難道真陪着他在山谷下面呆着?那不是有毛病麼?

    “沒有,我們遇上水怪了……”康照龍這邊正說着呢,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巨大的水響,他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就看到大甲魚從湖泊裡面再次衝了出來!

    “不好,快走!”林逸一把拉住王心妍的手就往前跑,看大甲魚那憤怒的樣子,想來是發現了小瓶子丟失的事情。

    此刻林逸有點兒後悔,沒能夠早一步的離開這裡,在這裡等着右盤虎的直升飛機來接人,可等了半天,卻是因爲康照龍得罪了蘇愣子,人家度假村不派直升飛機出來了。

    右盤虎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靜謐的山谷裡,他的話還是通過電話傳到了林逸的耳朵裡。

    “吼——不要跑,給我站住!將龜涎冰晶還給我!”大甲魚一聲怒吼,就衝着康照龍等人的方向追了過來。

    “右老弟,水怪追上來了,不說了,你讓直升飛機往北走,在北面等着接我們啊!”康照龍說着,就趕忙掛斷了電話,然後追着林逸和王心妍,快步的奔跑着……“吼!”大甲魚沒想到這些人拔腿就跑,於是躍出湖面,直追而來!

    “林逸,等一下啊,等等我啊!”康照龍面如土色,嚇得渾身發抖,看到林逸拉着王心妍跑得飛快,心中無比的驚駭。

    林逸自顧不暇,哪裡有心情去搭理康照龍?

    “吼——找死!”大甲魚見到這三個人沒有一個停下來的,心中確定他的龜涎冰晶是被他們偷走了,頓時火冒三丈,飛快的追趕而來。

    只不過,大甲魚雖然體積龐大,邁開的步子很大,但是到底龜鱉目的動物,爬行速度並不快,所以它的大步伐倒是可以勉強和林逸等人跑步的速度持平,甚至還略微快一些!

    這不,眼看就要追到康照龍了,大甲魚一個爪子甩過去,雖然沒有直接拍在康照龍的身上,但是爪子帶來的勁風還是掃到了康照龍的後背之上,康照龍直接一個趔趄摔在了地上,摔了個七葷八素!

    “救命啊,林逸,救我啊!”康照龍摔在地上之後,大聲的呼救着,希望林逸能對他伸出援助之手。

    邊呼救,康照龍邊忍着劇痛,飛快的從地上爬起來!要說他平時的身體素質還是很不錯的,在大學裡的時候體育成績是相當的好,但是今天連續捱了幾次胖揍,剛纔又沒有吃東西補充體力,所以身上的那些力氣都消耗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摔了一跤,腿腳變得有些不利索起來。

    眼看那大甲魚距離他越來越近,爪子又要拍過來了,康照龍猛然大喝一聲:“停!你別追我,那個小瓶子是前面那個人丟棄的,和我沒有關係,你不要找我!”

    大甲魚聽了康照龍這無恥的話後頓時樂了:“沒見過你這麼狡猾的人了,之前你傷害了我的孩子,我說過你們都要死,現在我不管是誰動了我的龜涎冰晶,你們也都要負責!”

    康照龍見不能說動大甲魚,又看到大甲魚的爪子就要拍過來了,在死亡面前,爆發出了超強的逃生欲來,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瘋狂的向前跑去,居然一下子又追上了林逸幾步,和那大甲魚拉開了一段距離!

    不過,這也得感謝康照龍之前那句無恥的話讓大甲魚微微一愣,行動的速度暫緩了一下,不然的話,大甲魚此刻肯定一巴掌拍過來了。

    即使如此,康照龍也不敢掉以輕心,他知道自己的體能已經達到極限了,再跑下去,肯定支撐不住,於是只能哭喪着臉和林逸求饒了:“林逸,救救我吧,你只要救我,我就對你和心妍的事情視而不見怎麼樣?我保證不去追究這些事情了……”

    康照龍到了這個時候,說話還很藝術,不說他要和王心妍解除婚約,只是說對林逸和王心妍的事情視而不見,這擺明了就是以後找藉口反悔。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