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看箭牌哥,現在威名在外,無論是安建文也好,趙奇兵也好,只要聽到箭牌哥的名字,就嚇得不行,所以很多麻煩,都不用他出手,只要他一站出來報出名字,對方就嚇死了喔,可是你現在還不行。”

    “這樣啊……”鍾品亮點了點頭,陳雨舒說的倒是沒有問題,事實上的確如此,人的名樹的影,林逸絕對是名聲在外!包括那次參加冰宮試煉的修煉者,聽到“凌一”的名字都會膽戰心驚,當然,這是張乃炮和他說的。

    張乃炮的受挫,讓他不得不真正重視起林逸這個對手來,他要努力修煉,爭取下一次見面的時候,將林逸打敗。

    安建文……趙奇兵……這兩個名字,讓鍾品亮有些心虛,他現在很厲害很牛逼不假,但是安建文和趙奇兵也不是軟柿子啊,雖然他們兩個人的單兵實力不行,但是人家後面有幫派有家族,火狼幫高手如雲,而隱藏趙家也是有天階高手存在的,讓鍾品亮去找他們的麻煩,鍾品亮還是不太敢的。

    但是他又想急於證實他的實力有多強,那就不得不想一個辦法出來。

    “那行,我回去想一想,看看怎麼證明自己的勇敢,我先回去了啊,小舒,麻煩你幫我在瑤瑤面前美言幾句吧!”鍾品亮說道。

    “沒問題喔!”陳雨舒爽快的點了點頭,揮手送走了鍾品亮,然後等鍾品亮走遠了,陳雨舒就拿起了一枚耳機塞進了耳朵裡面。

    “這樣真能探聽出他們的目的麼?”楚夢瑤嘆了口氣,卻怎麼也想不通鍾品亮變厲害的原因。

    “應該可以吧……他們現在正在商量如何證明鍾品亮的實力……”陳雨舒說道。

    的確,此刻鐘品亮和高小福正在研究如何證明實力的事情。

    “亮哥,要不,你再去揍趙奇兵和安建文一頓?”高小福說道:“這不是最簡單明瞭的辦法麼?”

    “笨蛋!”安建文踹了高小福一腳:“你現在怎麼還這麼弱智呢?做事兒如此衝動?你就不能向我學一學,變得謀而後動?趙奇兵和安建文是那麼好揍的麼?”

    “那趙奇兵,再厲害也不可能超過天階吧?最多是個地階高手,怕他什麼啊?”高小福卻是說道:“而那安建文,更是個普通人吧?亮哥有金蟬內衣加身,只要對方不是天階高手,亮哥就可以百分之百的取勝吧?”

    “你個白癡,趙奇兵身後可是隱藏趙家,隱藏趙家有天階高手存在的!當然,我揍他一頓,到時候亮出明曰復明曰教派弟子的身份出來,隱藏趙家肯定不敢將我怎麼樣的,最主要的是安建文!他雖然是個普通人,但是你知不知道,火狼幫高手如雲?他們的實力不弱於我們明曰復明曰教派?”鍾品亮瞪了高小福一眼道:“你以爲我不想動安建文啊?老子的一顆腎都被他割掉了,要是可能的話,老子第一個將他送上西天,但是不行,人家不怕咱們!”

    “那咱們就先拿趙奇兵開刀?”高小福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鍾品亮點頭說道:“先把那個趙奇兵揍一頓吧,其他辦法咱們慢慢想……”

    “行,那咱們一會兒就去找趙奇兵!”高小福點頭說道。

    “一會兒個屁,你傻啊,去趙家打趙奇兵不是找死麼?”鍾品亮怒道:“要麼隱瞞身份揍趙奇兵的時候被趙老頭那個天階高手反過來揍一頓,要麼報出身份,但是肯定打不起來了。”

    “那怎麼辦啊?”高小福小心的問道,他發現自己的智商有點兒不夠用了,貌似亮哥真的不是以前的亮哥了,變得有智謀多了!事實上,一個人經歷了大起大落之後,肯定會有所成長,只不過鍾品亮的悟姓比較強而已。

    “回去找右盤虎去,那傢伙肯定認識趙奇兵,讓他打個電話,把趙奇兵給約出來,他知道咱們的身份,不敢不照做。”鍾品亮說道。

    “啊?這樣也行啊……”高小福想了想,發現亮哥果然聰明!

    於是,這兩人就折返回去找右盤虎去了,而右盤虎剛剛醒過來,雖然和黃毛、紫毛兩人一起服用了丹藥,不用去醫院了,但是卻也受傷不輕,只能在座位上休息。

    三人十分的鬱悶,都不認識楚夢瑤和陳雨舒,就被莫名其妙的揍了一頓,而且這人還是明曰復明曰教派的弟子,想要報仇都不可能了,就算是天丹門的人遇到明曰復明曰教派的人馬也都避讓三分,原因無他,這些人太邪氣了!

    就像之前那個鍾品亮,看似沒有多少攻擊能力,戰鬥指數十分低下,但是卻異常的抗打,而且和金鐘門的弟子也有明顯的區別,那就是他乾脆沒有實力,和人家外家高手不一樣。

    這還不算,他手中那根鐵棍更是邪門無比,看似平淡無奇的鐵棍居然能穿過真氣護體,簡直有點兒詭異了。

    “真是倒黴了,本來以爲林逸走了能消停幾天,這又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一個鐘品亮,他奶奶的!”右盤虎氣得不行。

    “右少,這人是不是打錯人了?咱們壓根沒有欺負過什麼楚夢瑤,你反而被楚夢瑤身邊那個大奶妞兒給砸破了頭,這也太冤了!”黃毛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

    “冤能怎麼辦?”右盤虎無奈的說道:“總不能找回這個場子吧?先不說咱們能不能打過他,就算能打過,你以爲他的背景是吃素的呢?明曰復明曰教派啊!”

    “還好他不是想要了我們的命,估計這事兒過去也就過去了,我們以後防着他點兒吧,別惹他就是了,和對待林逸的政策一樣對待他。”紫毛想了想建議道。

    “恩,我看行。”右盤虎點了點頭,贊同的說道。

    “右盤虎,死沒死呢?沒死就給我出來!”鍾品亮的聲音再次在教室門口響起來。

    “哎呀媽呀,他怎麼又回來了呢?”右盤虎聽到這個聲音頓時一驚,差點兒就哭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