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從來沒有想到,鍾品亮居然是上古門派明曰復明曰教派的弟子!怪不得他這麼厲害呢,原來是拜了名師了!

    別說上古門派了,一個林逸就讓隱藏趙家無可奈何了,上古門派,隱藏趙家是斷然不敢招惹的,所以趙奇兵一下子就沒了動靜了,這腿,看來又白斷了。

    “我說趙奇兵,你還想報仇嗎?”鍾品亮看到趙奇兵聽到明曰復明曰教派的大名後,一下子就萎靡不振了,頓時大喜,這師門的名頭就是響亮啊。

    “鍾品亮,你就是讓我死,也死個明白吧?雖然之前你是我的手下,但是我對你們也不薄吧?你這打我是什麼意思啊?”趙奇兵也不想着報仇了,只想弄明白這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其實也沒什麼,是我的女神讓我打你的,你倒是沒招惹我,但是招惹我的女神了!”鍾品亮說道。

    “你的女神?是誰?”趙奇兵一愣,隨即就想起了鍾品亮以前的暗戀對象:“楚夢瑤?”

    “不錯,就是楚夢瑤!”鍾品亮點了點頭。

    “你和林逸是一夥的?”趙奇兵一聽鍾品亮承認了,頓時嚇了一大跳。

    “當然不可能,我正在搶他的位置。”鍾品亮說道:“對了,我問你一下,林逸現在是什麼實力?”

    “實力?地階中期或者地階中期巔峰吧?”趙奇兵說道:“你問這個幹什麼?你能打過林逸?”

    “地階高手啊,那沒有問題了,我手到擒來!”鍾品亮聽後放心的點了點頭:“行了,趙奇兵,我揍完你了,你走吧,看在你以前是我的老闆的份兒上,我就不打暈你了,讓你清醒着離開!”

    “我……”趙奇兵剛想說自己是來找人的,不過忽然想到了什麼,問道:“不會是你讓右盤虎打電話找我來的吧?”

    “就是我。”鍾品亮點了點頭。

    “我靠……右盤虎真不夠意思,居然敢坑我?”趙奇兵聽後心中很是不爽。

    “哦,我也揍他了一頓。”鍾品亮無所謂的說道:“他比你慘,都昏迷了。”

    “這樣啊……”趙奇兵聽後心裡頓時平衡了許多,拿出電話來,給隱藏趙家的人打電話,讓他們來接自己回去。

    “我走了,該向我的女神彙報去了……”鍾品亮拎着玄鐵精鋼棍,帶着高小福,向經濟系教學樓的方向走去。

    而陳雨舒,也通過竊聽器將這邊發生的事情聽得一清二楚,也將事情的整個過程說給了楚夢瑤。

    “你是說,鍾品亮也拜入了那個明曰復明曰教派,並且也成爲了那個掌門的弟子?”楚夢瑤聽後頓時十分的吃驚:“而且,他也弄到了一個金蟬內衣?他能夠抗擊打,是因爲這個內衣的緣故?”

    “應該是這樣了喔。”陳雨舒點頭說道。

    “那個內衣,林逸不也給我們了一件兒麼?”楚夢瑤想起了林逸在隱藏世家峰會上贏得的那件下品金蟬內衣:“不過我們那個,似乎不如鍾品亮的那麼高檔。”

    “是啊,箭牌哥贏得的那個內衣,只能防禦地階以下的高手攻擊,對於地階以上的高手就沒有效果了……”陳雨舒點頭說道,林逸這個內衣拿回來,本來想洗一洗送給楚夢瑤或者陳雨舒防身用的,但是有吳臣天在,基本上地階以下的敵人都能搞定,這金蟬內衣就有點兒雞肋了,所以放在家裡一直也沒有再用。

    “原來鍾品亮是靠着這種東西才變厲害的,是個打不死的小強而已,並不是擁有真本事。”楚夢瑤說道:“不過他手中那根鐵棍似乎也有些玄機,趙奇兵和右盤虎這些高手都有真氣護體的,可是鍾品亮一樣能打。”

    “恩,這傢伙身上的寶貝倒是不少呀……”陳雨舒的眼珠滴溜溜的又轉了起來,開始打起鍾品亮身上好寶貝的壞主意來……“小舒,你不會想把他的東西據爲己有吧?”小舒的這個表情楚夢瑤太瞭解了,一看就是覬覦鍾品亮的好東西了。

    “嘿嘿嘿嘿……”陳雨舒壞笑了起來:“這可是好東西呀……”

    “好東西又怎麼樣?你總不能從鍾品亮的身上將它扒下來吧?”楚夢瑤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倒是,不過可以想想辦法喔!”陳雨舒說道。

    “不管怎麼說,先將這邊發生的事情告訴林逸吧,也好讓他有個心理準備,看看他能不能想到對付鍾品亮的辦法。”楚夢瑤說道。

    “恩,也好……不過先等一等,鍾品亮又來了……”陳雨舒說道。

    果然,沒過多久,鍾品亮就出現在了楚夢瑤和陳雨舒的班級教室門口,相比去找右盤虎的囂張跋扈,在楚夢瑤的教室門口鐘品亮就乖多了,他手中的玄鐵精鋼棍被他僞裝成龍了一根棒球棍,扛在肩頭倒是也不怎麼顯眼。

    正好趕上下課的時間,鍾品亮笑眯眯的走到了楚夢瑤和陳雨舒的面前,邀功似的說道:“瑤瑤,小舒,我已經把那個趙奇兵揍了一頓了,還有什麼吩咐麼?”

    “唔……聽說你只打斷了趙奇兵的兩條腿,並沒有將他打暈?你對他好像手下留情啊,是不是有什麼基情喔?”陳雨舒問道。

    “啊?”鍾品亮頓時一愣,沒想到消息傳得這麼快,自己剛將趙奇兵給打了這邊陳雨舒就知道了消息,難道這附近有她的耳目?不過想想,林逸出門,在楚夢瑤和陳雨舒身邊安排其他的保鏢倒是也在情理之中!

    想到這裡,鍾品亮開始暗暗警惕起來,雖然他不怕被暗中偷襲,但是這種被人監視的感覺也十分的不爽。

    “那個……不是的了……”鍾品亮連忙辯解道:“其實……我聽說林逸不是喜歡打斷趙奇兵的腿麼?於是我就學林逸來着……”

    “那可不行啊,你要是處處都學箭牌哥,我們只要箭牌哥就行了,還要你個山寨版幹什麼?”陳雨舒擺了擺手說道:“小亮子,你下一步要做的是全面超越箭牌哥才行喔!”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