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腳下的停車場,倒是有不少人,修煉者在參加了拍賣會後,不是立刻離開的,而是陸續離開的,有的回房間收拾東西,有的則是繼續擺攤到今晚坊市徹底關門的時候再離開。

    韓小珀和鬱小可在車裡面看到林逸拎着一個大皮箱走了過來,頓時喜出望外,看來林逸是沒有事情了!之前,他們看到右老三帶着右盤高匆匆下山離開,而林逸並沒有下山,他們的心中是十分緊張的!

    他們怕林逸出什麼問題,畢竟隱藏右家的人沒出什麼事兒,而且是匆匆離開了,林逸卻沒有下山,他們不得不往不好的方向聯想……但是,雖然聯想了,卻又不敢上山去,因爲,萬一林逸的敵手不是隱藏右家的人,而是之前拍賣會上的那個天階副會長呢?他們貿然上山去找林逸,不是等於給林逸添麻煩麼?

    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而他們也終於等到了林逸。

    “老大!”韓小珀推開了車門,驚喜的對林逸揮了揮手。

    “小珀,等急了吧?”林逸笑道。

    “還好,只是之前看到隱藏右家的人下山來,老大沒有下來,我們有些擔心!”韓小珀如實說道:“是不是又遇到了那個天階副會長?”

    “你猜的不錯。”林逸點了點頭:“的確遇到了那個副會長,右家那兩個人不過是小意思,他們不敢動手的,不但沒動手,還送我了一箱子錢。”

    “啊?”韓小珀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指着林逸手中的箱子道:“這是錢啊,隱藏右家的人給你的?”

    “沒錯,的確是他們給我的。”林逸說道。

    “好吧,老大就是牛,那個副會長呢?沒怎麼樣吧?”韓小珀見識多了林逸的牛逼事蹟,所以此刻心臟倒是還能承受。

    “那個副會長還不錯,給我了一張純金名片,告訴我以後繼續合作。”林逸說着,就摸出了純金名片來。

    “噗……”韓小珀咳嗽了兩聲,看着林逸手中的名片,驚歎道:“我爺爺都沒有這種名片,只有個鍍白金的名片,老大居然有黃金名片,看來我是白擔心了。”

    “本來也不用擔心。”林逸雖然說的輕鬆,但是當時的驚險卻是無人能知,要不是林逸借力打力,聰明的將右老三推了出來,事情恐怕不可能變得如此順利。

    但是這些情況沒有必要和韓小珀多說,畢竟智謀不是自身實力,和韓小珀說了他反而會擔心。

    “那老大,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先上車了……”韓小珀看到鬱小可站在一旁看着林逸傻笑,搖了搖頭,快速的轉身上了車去。在韓小珀看來,林逸的女人緣實在是太好了,走到哪裡都有美女青睞,不過他也不羨慕,以他的身份,想要找女朋友自然也是萬里挑一,但是以他目前的身份,卻不能如同林逸這般隨意,他的婚姻恐怕是家族安排的了,到時候娶的肯定是親近林逸的家族或者門派中的女子。

    “小可,這是給你的。”林逸將手中的箱子給了林逸。

    “恩……謝謝……”鬱小可深情的看着林逸,相見容易別時難,鬱小可自己都沒有料到自己能在坊市上遇到林逸,但是既然遇到了,再分手的時候難免心中空落落的,充滿了不捨的憂傷。

    “你怎麼來的?”林逸問道。

    “小肯和孤兒院的司機開車送我來的……”鬱小可指了指不遠處一輛麪包車,看樣子應該是孤兒院的買菜車了。

    “那我們在這裡就此別過吧。”林逸說道。

    “那……我們以後,還有機會見面麼?”鬱小可其實也知道,在這裡,兩個人終究要分開了,但是她還是有些捨不得。

    “呵呵,你沒聽說過一句話麼?有緣自會相見,本來我們在古墓中分開以後,就應該天各一方,但是卻意外的遇見了好多次,所以以後肯定也會遇到的。”林逸笑道。

    “恩恩!”鬱小可聽後用力的點了點頭,是啊,本來說再也見不到了,可是,卻又見到了,這讓鬱小可心中有了一些小小的期盼,期望自己和男盜之間真的有緣分,可以經常見面。

    “好了,快回去吧,這些錢,足夠你用一段時間了,孤兒院擴建的速度,可以暫緩一下了。”林逸說道。

    “錢……到了用的時候才覺得真的不夠啊,孤兒院擴建,但是也有很多各地的醫院得到消息,將一些身患先天重病的棄嬰送到了我這裡,給這些棄嬰治療的後續費用,就是一筆天文數字……”鬱小可嘆了口氣:“我又捨不得拒絕這些孩子……”

    林逸微微嘆了口氣,這種情況也是難免的,鬱小可的孤兒院越大,責任也越大,會收養更多的棄嬰,尤其是有先天病的棄嬰,普通的孤兒院還真是無法承擔他們高額的治療費用。

    “我會幫你想辦法的。”林逸對鬱小可說道:“你也別太強迫自己了,這種危險的事情以後少做,偷邀請函,要是被發現了,你哪裡能應付的過來?況且,就算你來了這裡,也沒有多大機會,這些人都是高手,你想偷他們的東西,太難了!”

    林逸也看出來了,擁有邀請函的人,要麼是隱藏世家或者門派的人,要麼是實力到了地階的散修,普通世家或者普通散修甚至都不知道這個坊市的存在,而鬱小可從他們身上偷東西,無疑等於火中取栗。

    “恩恩,我知道了……”鬱小可被男盜關心,心中頓時美滋滋的,其實她這邀請函也是巧合,是一個修煉者在飯店吃東西的時候,不小心將大衣落在座位上,鬱小可順路給順來的,倒是也不太危險。

    不過,林逸說的也對,鬱小可來到了這裡之後才發現這裡的人有多警惕,想要從這裡偷走東西那真是難上加難!而他們的鈔票都是用皮箱裝的,鬱小可再神偷也不可能直接連皮箱給偷走,那就不是偷了,而是搶劫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