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啊……不對,是林逸獲勝了,我剛纔說錯了……”高小福連忙改口,才意識到自己剛纔把腦海中的結果給說出來了,但是實際上的結果和他預想的完全不同。

    “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恭喜你小亮子,上位失敗。”林逸諷刺的一笑,問道:“玄鐵精鋼棍呢?”

    “呃……這……”鍾品亮心中一驚,才猛然想起之前和林逸的賭約來,因爲當時鍾品亮認爲他根本不可能輸掉比賽,所以林逸在要求他拿玄鐵精鋼棍作爲賭注的時候,鍾品亮想都沒想就同意了,但是現在,讓他將這東西輸給林逸,他就有點兒不情願了。

    “怎麼,想要賴賬?”林逸的眼神一冷,壓低了聲音,附在鍾品亮耳邊森然說道:“你遵從賭約,我也遵從賭約,你若不遵從賭約,那麼晚上就要小心了,可別被人搶劫了,不但玄鐵精鋼棍沒了,人也被打死。”

    鍾品亮頓時一個機靈,是啊,林逸可不是一般的狠人,那是連安建文的腎都敢割的人,鍾品亮如果敢毀約,那他真就危險了!當然,他還不知道林逸心中有所顧忌,不敢殺他。

    在鍾品亮看來,林逸是個肆無忌憚的人,打完世家打隱藏世家,就算上古門派的張乃炮和馮逆天,也被他給廢掉了,他鐘品亮何德何能,可以讓林逸顧忌?

    完全不可能嘛,林逸碾死他,就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所以,想到這裡,鍾品亮妥協了,他深吸了一口氣,對高小福說道:“小福,東西給他!”

    “哦……”高小福雖然有點兒心疼,不過也不敢違抗鍾品亮的命令,更不敢和林逸作對,於是連忙將玄鐵精鋼棍給了林逸。

    林逸滿意的拿過了玄鐵精鋼棍,然後跳下了擂臺,走向了楚夢瑤和陳雨舒。

    “喔,還是箭牌哥厲害,小亮子,你太讓我失望了,看來,你還是不行啊!”陳雨舒憐憫的看了一眼擂臺上的鐘品亮。

    鍾品亮眼前一黑,差點兒暈死過去,完蛋了,機會失掉了!在他心裡想來,陳雨舒之前是真支持了他一下的,但是現在卻被他給浪費了機會,造成陳雨舒對他也有些失望了!

    陳雨舒可是他追求楚夢瑤,上位成楚夢瑤的貼身保鏢的重要中間人啊,要是陳雨舒放棄了,不幫忙了,那他可就悽慘了!

    “走吧,回去上課。”大小姐在外人面前,依然是惜字如金,只是淡淡說了六個字,就轉身拉着陳雨舒離開了,不過在她轉身的時候,林逸卻看到大小姐的嘴角閃過一絲笑容。

    呵呵,大小姐還是大小姐,這種姓格,讓林逸覺得很溫馨,和白偉拓打了個招呼,兩個人一起向生物系的教學樓方向走去。

    王心妍壓根就沒有來湊這個熱鬧,她此刻正在教室裡睡午覺,不知道什麼原因,王心妍比以前貪睡了不少,這種情況讓王心妍有點兒疑惑,但是也沒有往心裡去。

    “等等!”鍾品亮心中不甘啊,站起來叫住了林逸:“林逸,有種咱們再比一次!”

    “你還要比什麼?”林逸扛着玄鐵精鋼棍問道。

    “我之所以輸了,是因爲我沒有使用武器!那玄鐵精鋼棍是我的大殺器,我之前被你給騙了,拿它當賭注,但是我要是用它當武器,我絕對能打贏你!”鍾品亮其實根本就不是這麼想的,他之前想的是,林逸在半個小時裡累吐血了都不可能把他給打吐血,根本不需要什麼玄鐵精鋼棍,而他在擂臺上衆目睽睽之下用一根鐵棍像抽打右盤虎和鍾品亮那麼抽打林逸,那也太血腥了,學校肯定會來干涉,而且也勝之不武,所以鍾品亮就沒有使用。

    可是哪裡知道,林逸突然能破掉他的中品金蟬內衣了,讓鍾品亮又驚又怒,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那麼許多了,再不出手,陳雨舒都要放棄他了,他只能挺而走向,再次耍無賴。

    “哦,看樣子,我要是不和你再打一下,你肯定是不甘心的對吧?”林逸轉身看向了鍾品亮,淡淡的問道。

    “那是自然,之前是你攻擊我,這一次輪到我攻擊你了!”鍾品亮說道。

    “那好吧,既然你想再捱揍一次,那我就成全你吧。”林逸再次一躍而起,跳上了擂臺,然後將玄鐵精鋼棍扔給了鍾品亮道:“說說吧,這次的規則是什麼?”

    “這次的規則就是,誰先求饒誰輸,怎麼樣?”鍾品亮有玄鐵精鋼棍在手,就有信心打的林逸求饒!因爲在他看來,右盤虎和趙奇兵不都是如此麼?

    “哦,也行,不過這次的賭注是什麼?”林逸問道。

    “還是之前的,我贏了,我將你取而代之,成爲瑤瑤的貼身保鏢,而你贏了,將這個玄鐵精鋼棍帶走!”鍾品亮說道。

    “你吃錯藥了吧?這玄鐵精鋼棍現在本來就是我的了,只不過我看你可憐,暫借給你,你還真當成是你的了?”林逸冷笑着看着鍾品亮。

    “這……”鍾品亮一愣,仔細一想也的確是這麼回事兒,於是道:“那……我沒有什麼寶貝可以輸給你了,你說怎麼辦吧?”

    “這樣吧,你要是輸了,你就在這個擂臺上聲明一下,你輸了你就不再搔擾楚夢瑤怎麼樣?”林逸問道。

    “不行!絕不行!”鍾品亮猶豫了一下,態度卻出奇的強硬:“士可殺不可辱,你這個條件我不能答應!”

    “……”林逸頓時有些無語,沒想到鍾品亮還有點兒底線。

    “要不這樣,我輸了我就離開這裡?”鍾品亮說到這裡耍了個詐,他說離開,但是卻沒說自己不回來。

    “行吧。”林逸哪能聽不出他話中的漏洞?但是也懶得和他計較這些了,早打完早利索,康照龍的保證不也和放屁一樣麼?鍾品亮就算保證了,想反悔林逸也是沒有辦法,人不要臉則無敵嘛!

    “那開始了?”鍾品亮問道。

    “行,開始吧!”林逸點了點頭。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