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真決定了?這可不是鬧着玩兒的,回頭腿斷了要是留下點兒後遺症出了麻煩,不但武技不能修煉了,就連站起來都是個問題了?”雨小沉有點兒不甘心,嚇唬趙奇兵道。

    “哈哈,沒事兒,我有經驗,這腿啊,斷啊斷的就習慣了!”趙奇兵哈哈一笑說道。

    “那好吧,既然你如此堅持,我也沒有拒絕的道理,不過後果我也已經說了,你回去之後可要和趙老爺子說明一下。”雨小沉說道。

    “沒問題,放心吧舅舅,我就是斷腿出問題了,也不會牽連到你的!”趙奇兵不知道雨小沉的心思,還以爲他是怕擔責任呢,於是直接答應道。

    雨小沉點了點頭,也沒有再說什麼,就送走了趙奇兵。趙奇兵修煉心切,急着趕回家去,但是雨小沉也沒有挽留,雨小沉壓根就看不起趙奇兵這個依靠投機上位的傢伙,什麼能耐都沒有,騙了一個聚氣丹就上位了,一點兒技術含量都沒有。

    東海市,一下午無話,放學的時候,林逸和王心妍、韓靜靜一起走出了教室,走向了停車場,王心妍的氣色還是很好的,只不過變得有些嗜睡,早上和中午都喝了林逸配置的中藥,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康照龍雖然也看到了王心妍和林逸在一起,但是卻一點兒脾氣都沒有,唯一能做的就是蹲在牆角畫個圈圈詛咒林逸,別的他也不行啊,鍾品亮一個上古門派下來的弟子都被林逸揍了,康照龍心中第一次開始動搖了,就算弟弟康照明成爲了天丹門的長老,到時候真能對付得了林逸麼?

    康照明要是自己出手肯定不可能是林逸的對手,這段時間一來康照龍跟着右盤虎也知道了不少的知識,煉丹師雖然也有實力等級,但是這種實力等級卻是不能用於戰鬥,戰鬥指數太低,就算康照明是天階煉丹師,也未必是林逸的對手。

    況且,連隱藏右家的天階高手都不是林逸的對手,除非康照明帶來一批天丹門的高手對付林逸,否則壓根就沒戲!想到這裡,康照龍一陣的沮喪。

    他的自信心也從最初的膨脹到要爆炸,變成了現在的有些失望。人都是這樣的,在知道一件好事兒的一瞬間,自信心是最滿的,以爲自己什麼都行了,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過了幾天之後,大家冷靜了下來,就變得患得患失了,康照龍就是這樣一個狀態。

    林逸自然不會理會康照龍的想法,管他怎麼想的,只要暫時不給自己找麻煩,那林逸也不去搭理他。

    晚上,王心妍依然是睡在林逸的臥室裡面的,王心妍今天還洗了個澡,只不過洗澡的時候就揹着林逸了,她雖然在某些事情上採取了默許的態度,但是在這種原則姓問題上,還是堅守着自己的底線……在陳曦平安回到家之後,陳母就堅決的搬了家,家裡現在的條件也好了不少,她受賴胖子的照顧,進入了關神醫醫藥公司松山市的分公司擔任倉庫保管員,這是一個不需要什麼專業水平的職位,又不累,薪水又高,一般都是老闆的關係戶才能擔當這個崗位。

    雖然經常要上夜班,不過卻是上一天休息一天,而且平曰裡大多數時候都是和同事一起坐在辦公室裡看報紙打發時間,只有公司的銷售員帶人來提貨的時候纔會做些事情,所以也很輕鬆,一點兒都不累。

    這一切,陳母是相當感激林逸的,而且也經常和陳曦說,要知恩圖報,讓她好好學習以後報答林逸。

    陳曦自然也知道這些,不過她的心裡的報答,卻是另外一種方式,如果讓陳母知道了,肯定會罵她小小年紀不學好……但是沒辦法,和應子魚這彪悍女在一起時間長了,陳曦純潔的心思也不免受到影響。

    趙光印那曇花一現的出現,也讓陳母死了心,完全的看透了趙光印的醜惡嘴臉,分明就是個騙局,引誘林逸去送死,陳母一下子對趙光印完全絕了念想,毅然帶着陳曦搬了出去。

    應子魚住的地方還不錯,不算高檔也不算低檔,正好樓下的老兩口和孩子要出國,門對門的兩套房子要出租,陳母就租了其中一套,而祝爺爺則是租了另外一套。

    其實,陳母完全是有些多餘了,先不說趙光印根本不可能再出現在陳母的面前,以趙光印的姓格,利用完了也就完了,再接觸不是等着雨小斤這個女人發瘋呢麼?

    再者說了,有祝老大在,她們母女兩個搬到什麼地方還不是一樣?只不過,搬到這裡來之後,陳曦就住進了應子魚家裡,她的理由很充分,兩個人在一起可以互相幫助學習。

    陳母因爲有時候要上夜班,沒有時間照顧陳曦,自然對於陳曦的決定毫無反對,於是,陳曦純潔的小腦瓜又開始被應子魚給污染了。

    “小曦,這次考試你可是全年級第一哦,你不給林逸哥哥彙報一下麼?”應子魚躺在牀上喝着牛奶,用腳踢了踢正看着書的陳曦。

    “啊……我給林逸哥哥打電話呀,這麼做好麼?”陳曦有些猶豫,不過被應子魚這麼一蠱惑,卻是有點兒想那麼做了。

    “有什麼不好的?”應子魚卻是滿不在乎的道:“小曦啊,不是我說你,林逸哥哥身邊的漂亮女人那麼多,你自己不主動,什麼時候能輪到你?你沒聽說過一句話麼?叫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你以後不想坐在寶馬裡哭,就得現在多努力了!”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這好像是說學習的吧,和這個有什麼關係呀……而且,怎麼坐在寶馬裡哭呢?我哪有寶馬啊?”陳曦被應子魚這莫名其妙的話弄得一頭霧水。

    “這不都一樣麼?說的就是你現在不努力追求林逸哥哥,等你長大了後悔了,就哭了!”應子魚解釋道:“林逸哥哥對你那麼好,以後肯定會給你買寶馬的,但是肯定也把你當妹妹看待,於是你就坐在寶馬裡哭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