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這樣,那你先隱忍一些時候吧,看看有沒有拉攏或者幹掉他的機會。”林逸沉吟了一下說道。

    “老大,我沒法拉攏啊,人家本來就是總部的軍師,下來本來就屈才了,居高臨下趾高氣揚,完全沒有把我當成大當家,大事都是他拍板……”大豐哥很苦逼的說道:“而且他是天階高手,我怎麼幹掉他?一般人都幹不掉他啊……”

    “……”林逸愕然,沒想到這軍師居然這麼牛逼,是天階高手,這倒是出乎了林逸的意料了,想了想,林逸道:“那行,你先隱忍着,保存實力吧,別讓他幹掉就行了,我再想辦法。”

    “好的,老大,我會小心的。”大豐哥連忙說道。

    林逸掛斷了電話,搖了搖頭,看起來,事情並不像想象中那麼順利,大豐哥並沒有掌握紅色海螺國內的勢力,相反似乎還不如以前做酒吧分部的老闆瀟灑,現在名義上是大當家,但是實際權力都被軍師架空了!

    不過也難怪,這軍師是總部派下來的,而且人家在總部就是軍師級別的人物,又是天階高手,哪裡會鳥大豐哥一個地階初期高手?

    看來,尋找穿山甲的事情還要從長計議了,實在不行,林逸只能找機會把那個軍師給幹掉了!不知道他是天階什麼實力呢?不過不管什麼實力,只要是天階,那肯定不會太弱了,如果是天階的話,除非林逸是偷襲,或者使用真氣炸彈,硬碰硬的話,林逸倒是沒有太大的把握取勝。

    所以林逸也不是特別着急,穿山甲是一定要找的,但是也必須謀而後動,如果魯莽的行動,那就是傻子了,就算應子魚知道真相也會埋怨林逸冒險的。

    林逸煎好藥後,王心妍也正好洗完了澡,身上散發着淡淡的少女體香和沐浴露的香味兒,林逸忍不住用力吸了吸,這種味道林逸是怎麼都吸不夠的,每次吸入體內,都會覺得精神大振,要不是林逸知道這種味道有助於修煉,甚至都要以爲這是毒品了……王心妍正在擦拭頭髮上的水滴,忽然發現林逸站在她的身旁,嗅着她身體的味道頓時嚇了一大跳:“呀,你在幹嘛……”

    “呃……我給你端藥……”林逸有些尷尬的說道。

    “你要修煉,一會兒進了房間再說吧,在這裡不好……”王心妍壓低了聲音,眼神瞄了一眼不遠處正在看電視的楚夢瑤和陳雨舒。

    “呵呵,好。”林逸將手中的藥碗遞給了王心妍。

    王心妍喝過了藥後,就有點兒困了,林逸的藥物其實也有催眠的作用,所以王心妍嗜睡,林逸並沒有太當回事兒,等王心妍進屋睡覺了,林逸和楚夢瑤、陳雨舒打了個招呼也進屋了。

    本來林逸想研究研究那個玄鐵精鋼棍的,但是現在看來還是修煉要緊,林逸暫時沒到天階,研究兵器也沒用,這玄鐵精鋼棍就算能破除修煉者的真氣護體,但是也只是對低階修煉者有效果,對付右盤虎和趙奇兵這種沒有太多實戰經驗的還行,真要是對付那些老油子修煉者,人家看到你這東西能破真氣護體,不會想辦法躲開或者搶奪啊?

    所以這東西對林逸來說暫時用途不大,天階以下的修煉者林逸壓根就用不上東西,天階以上的修煉者林逸拿這東西去和人家打鬥純粹是找抽呢,人家一個灌注真氣的兵器就能將林逸給打飛了,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林逸上了牀去,輕輕的抱住了王心妍,運轉起了軒轅馭龍訣第二層,痛苦並快樂的準備度過新的一晚……痛苦是因爲懷中的美少女能抱不能碰,快樂是實力進展迅速啊……那個地方,玄塵老祖看着病牀上的塔甘龍,心中憤怒無比,即使是玄真老祖出關,也束手無策,塔甘龍的傷勢實在是太重了,說是命懸一線都不爲過,他不知道是什麼人居然如此狠毒,將他重要的計劃中的棋子變成了這般模樣!

    即使除了塔甘龍這個明子外,那個地方還準備了暗子,畢竟這個幾乎已經籌劃了幾十年,絕對不允許失敗,但是饒是如此,明子廢了,也對計劃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

    雖然有暗子,但是暗子有很大的缺陷,先不說在體質上面,就是在與其他傳承者的配合上面,就存在很大的互動缺陷,所以玄塵老祖纔會如此的惱火!

    “二哥,塔甘龍這邊真的沒有辦法了嗎?”玄塵老祖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沒有辦法了……”玄真老祖搖了搖頭:“至少暫時沒有辦法,我也在查詢一些古籍,但是總的來說,還是有希望的。”

    “唉!”玄塵老祖嘆了口氣:“那個曰子越來越近了,如果在此之前塔甘龍還不能甦醒,那就只能讓暗子上了……”

    “三弟你也不用太過介懷,我會努力的。”玄真老祖說道:“要是大哥……”

    玄塵老祖的臉色頓時一變,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行了,三弟,我沒有怪你,當年的意外只是個意外,你也不用自責,大哥雖然這些年沒有和我們聯繫,但是他也沒有忘記師父當年留下來的祖訓,也在爲了我們師門重回那個層面做準備。”玄真老祖說道:“大哥也在努力的尋找木系傳承者……”

    “我沒事兒……”玄塵老祖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沒關係,實在不行,那就用暗子吧……希望這一次,暗子不要讓我們失望!”

    “暗子還是可以的,應該不會讓我們失望。”玄真老祖說道。

    兩個人正說着話,門外有弟子喊道:“師父,師伯,弟子有要事稟報!”

    “小一啊,進來吧。”玄真老祖聽到外面的聲音,開聲說道。

    “是,師伯!”走進來的,正是玄塵老祖的大徒弟。

    “小一,你來了,你有什麼事情嗎?我讓你調查的,關於張乃炮的事情,調查的怎麼樣了?有沒有結果?”玄塵老祖問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