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品藥鼎啊……”右盤虎心道,果然來了!你能煉製三品丹藥麼你,你就要三品藥鼎?不過這話他只是心中想想自然不能說出來,說出來那不是鄙視韓靜靜麼?到時候韓靜靜肯定不和他交換了:“你也知道,三品藥鼎這個東西很珍貴的,我們隱藏右家的存貨也不多,而且,現在正好沒有了,下一批還沒有鑄造好,所以……”

    “那等你鑄造好再說吧。”韓靜靜可不是笨蛋,關於一品藥鼎、二品藥鼎和三品藥鼎的區別她早就從林逸的資料獲悉了,一品、二品藥鼎,只要是三品煉丹師就能夠製造,只要用丹火就可以完成,沒有鑄煉的過程。

    但是三品藥鼎卻是不同了,必須是鑄器師才能夠鑄造,而這個時代鑄器師早就已經銷聲匿跡了,所以理論上來說,三品藥鼎是不可能鑄造出來的,而現有的這些三品藥鼎都是以前流傳下來的。

    其實,藥鼎這個東西,一品、二品藥鼎容易損壞倒是有可能,畢竟是煉丹師的作品,沒有鑄煉過程,不結實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三品藥鼎基本上沒有損壞的,只要不煉製什麼逆天的丹藥,用三品藥鼎煉製四品丹藥,那這個藥鼎就不會損壞。

    至於右盤虎說的什麼下一批還沒有鑄造好,完全是瞎扯淡!但是韓靜靜也沒有戳穿,她不想右盤虎看出她對煉丹之術到底有多少了解。

    “這……那還需要很長時間呢!”右盤虎連忙說道:“要不這樣吧,我這裡雖然沒有三品藥鼎,但是卻有鑄造三品藥鼎用的一些材料,要不我給你一份兒材料,你讓林逸去鑄造?”

    “哦……”韓靜靜聽後點了點頭道:“白給的麼?”

    “那自然不是,只要你把林逸給你的那份兒材料給我複印一份兒就行了。”右盤虎說道。

    “那不行,不要了。”韓靜靜斬釘截鐵的說道。

    “……”右盤虎要哭了,白花費了這麼多口舌,結果韓靜靜一句話,所有的事情都回到了原點:“那怎麼才能給我複印一份兒?你就明說吧!”

    “你還有什麼好東西,你就明說吧。”韓靜靜又將這個話題回給了右盤虎。

    “……這……”右盤虎猶豫了一下,說道:“好吧,實話實說,我可以給你一個二品藥鼎,一份兒三品藥鼎的鑄煉材料,還有一些三品丹藥的材料,怎麼樣?這些夠不夠?”

    “就這些了?”韓靜靜問道。

    “是啊,這些還不夠麼?”右盤虎一下子將自己的底牌全說出來了,有些泄氣。

    “不知道,等林逸哥哥回來,我幫你問問他吧。”韓靜靜說道。

    “什麼?還得問林逸?”右盤虎聽了韓靜靜的話有如五雷轟頂,頓時把他累得外焦裡嫩,敢情自己說了半天都是白說了,還以爲能忽悠韓靜靜呢,結果到了最後,韓靜靜還是要詢問林逸!

    “是啊,這個資料是林逸哥哥的,你想複印,那自然要去問林逸哥哥了。”韓靜靜卻是理所當然的說道。

    “現在資料不是在你手中麼?你偷偷的給我複印一份兒,然後你就能得到這些好東西了,你想想多划算啊,我要是你的話,我就同意了。”右盤虎不想讓韓靜靜再去問林逸,想要繞開林逸,不然問了林逸,林逸再來一句要聚氣丹,那右盤虎上哪裡給他尋找去?

    “那可不行,靜靜不會騙人的。”韓靜靜搖了搖頭。

    死心眼兒!右盤虎心中暗罵,不過表面上卻是不敢多說什麼,只是道:“那好吧,等林逸回來,你問問他,看看這些東西行不行!”

    他本來想快刀斬亂麻,直接報出這一大堆的好處砸暈韓靜靜,趁着林逸不在的時候將事情給敲定,但是現在看來,顯然是右盤虎想的太理想化了,韓靜靜根本不想揹着林逸搞地下交易。

    右盤虎走了,韓靜靜微微一笑,右盤虎的底牌都被她給試探了出來,而林逸回來之後,只要繼續在這些東西上面加籌碼就好了,也省去了談判的麻煩。

    林逸開車來到了松山市孤兒院,此時的孤兒院可以說是今非昔比,一座座明亮的大樓拔地而起,孤兒們住進了寬敞乾淨的宿舍,也有更多的適齡孤兒可以走入學校,但是相對的,麻煩也來了!

    因爲孤兒院的擴建,良好的環境吸引了更多的棄嬰,很多醫院不知道如何處理的棄嬰全部都送往了鬱小可的孤兒院!當然如果這些棄嬰是健康的那也好辦,關鍵問題是這些棄嬰大多數都是有先天病的,生活費自然不必說了,而治療費卻是一筆天文數字!

    而以鬱小可的姓格,這些孤兒既然來了,她斷然沒有拒之門外的道理,所以這些情況,讓剛剛喘了口氣的鬱小可再次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不然以她之前的那些積蓄還有賴胖子的贊助,是完全可以讓以前的那些孤兒過上好曰子的,但是現在卻是不行了,孤兒越來越多,需要請的員工也越來越多!

    這些人可是和之前孤兒院裡的義工是不一樣的,這些人也要養家餬口,不可能都白白來工作,鬱小可必須要承擔一筆龐大的薪水開支,而眼看就要月底發薪水了,賴胖子又出國談生意了,鬱小可自然很是犯愁,如何能將如此一大筆瑞士法郎兌現!

    給這些員工的薪水總不能支付瑞士法郎吧?

    “小可姐姐,有人來幫你解決煩惱來啦!”小肯看到林逸的車子來了,高高興興的去通知鬱小可了。

    “有人幫我?誰?”鬱小可看着興奮的小肯,微微一愣。

    “林逸哥哥來了,他一定能幫你解決麻煩的!”小肯說道。

    “林逸?他怎麼來了?”鬱小可的臉色微微一變!皺了皺眉看向了小肯:“小肯,是你將我的事情告訴的林逸?”

    “我……沒有啊,我也不知道他怎麼知道的……”小肯一驚,連忙矢口否認,他可不敢實話實說,而且也不能將林逸就是男盜的事情說出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