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晚上放學的時候,林逸等大小姐和小舒上了車,有些好奇的問道:“小舒,你怎麼成主持人了?”

    “因爲瑤瑤姐的拍賣品太特殊,我要是不當主持人,別人去拍賣,會出問題的喔!”陳雨舒說道。

    “什麼拍賣品?”林逸一愣:“不會又是什麼初吻之類的東西吧?”

    “哇,箭牌哥,你好厲害喔,比天才舒還給力,一下子就猜到了?”陳雨舒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不過不是初吻喔,初吻早就給箭牌哥了……”

    “咳咳,小舒,你能不能說重點?你要是再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我不配合你參加拍賣了!”楚夢瑤瞪了陳雨舒一眼,制止他再說下去。

    不過,王心妍和韓靜靜卻是奇怪的看着林逸和楚夢瑤,王心妍不好意思問,倒是韓靜靜沒有避諱:“林逸哥哥,你和瑤瑤姐,早就暗中好上了麼?”

    “汗,只是喝過一杯飲料而已……”林逸解釋道。

    “這樣啊……”韓靜靜見沒有八卦,也就不再詢問了。

    不過楚夢瑤的心裡微微一鬆的同時,又有些失落,不知道怎麼的,她有種隱隱想被誤會的感覺,林逸解釋清楚了,她反而覺得不幸福了。

    “不過,這次拍賣的還是瑤瑤的吻?小舒,你不會是還要坑鍾品亮吧?”林逸忽然想到鍾品亮回學校來了,雖然很低調,但是林逸還是聽到了他的消息。

    “嘻嘻嘻嘻,他這麼有錢,不坑他坑誰。”陳雨舒說道。

    “好了,小舒,要不是爲了給孤兒院籌善款,我纔不會陪你胡鬧,快回家吧,我都餓了。”楚夢瑤解釋了一句,不知道是解釋給誰的,不過她心裡覺得,好像是對林逸說的。

    林逸恍然,怪不得楚夢瑤會陪着陳雨舒鬧呢,原來是爲了孤兒院啊!至於什麼吻啊之類的,林逸倒是不在乎,有小舒在,大小姐不可能吃虧就是了。

    回到家之後,韓靜靜和韓小超在林逸的別墅裡吃了晚餐後就回去了,韓靜靜還要去忙林逸交給她的任務,而陳雨舒則是神神秘秘的找上了林逸,壓低了聲音:“箭牌哥……”

    “幹嘛?在自己家裡,不用神神秘秘吧?”林逸看着小舒躡手躡腳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好笑。

    “也對喔。”陳雨舒嘿嘿一笑,道:“箭牌哥,你有沒有那種,接觸在皮膚上,能夠迅速讓皮膚紅腫的藥物?越霸道越好。”

    “你要幹嘛?”林逸奇怪的問道。

    “當然是有用了。”陳雨舒說道:“到底有沒有喔?”

    “有倒是有,不過你要這種東西幹嘛?”林逸不知道陳雨舒要做什麼。

    “當然是保衛瑤瑤姐的貞潔了,你要是想讓瑤瑤姐變成二手的,那就當我沒說。”陳雨舒說道:“到時候你就不是唯一親過瑤瑤姐的男人啦!”

    “小舒你說什麼呢?”楚夢瑤剛和王心妍撿了盤子,從廚房裡出來,就聽到陳雨舒說什麼她是二手的,還被林逸親,頓時怒了:“你是不是想捱揍?”

    “呃……瑤瑤姐,我是爲了幫你啊!”陳雨舒沒想到楚夢瑤這時候出來了,連忙解釋道。

    “幫我?我和林逸的事情不用你幫!”楚夢瑤臉色有些羞紅:“你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再多管閒事兒,就讓林逸先把你變成二手的!”

    “嘎?”陳雨舒愣了愣,呆呆的看着楚夢瑤,半晌才道:“瑤瑤姐,你是不是誤會了喔?”

    “誤會什麼?誤會你個頭,你不是又在撮合我和林逸麼?還讓他把我變成……什麼二手的……”楚夢瑤聽到陳雨舒不但不承認,還狡辯,更是生氣了。

    也不怪她誤會,楚夢瑤從廚房出來,聽話只聽了半截,又不是修煉者,沒有那麼好的耳力,要不是小舒的聲音大了一點兒,她根本聽不到了,這也是聽得不清不楚,只能根據意思推測。

    不過小舒說什麼把她變成二手的,還讓林逸親她,不就是讓林逸推倒她的意思麼?楚夢瑤怎麼可能不生氣?這事兒,兩個人私下裡說說就行了,哪有直接和林逸說的?

    “呃……”陳雨舒又是愣了半天,然後才道:“瑤瑤姐你果然喜歡箭牌哥喔,不然怎麼會心裡有鬼呢!小舒明明說的是,怕鍾品亮親了你之後,你變成二手的,箭牌哥就不喜歡了,可是你卻聽成了,讓箭牌哥把你……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好痛啊……不帶被戳穿了就打人的,心妍姐姐救命哇!”

    陳雨舒被楚夢瑤追趕着跑上了樓去,王心妍則是掩口偷笑,在這裡住得久了,她會發現,這裡每天都充滿了歡樂……“呵呵,心妍,瑤瑤和小舒,其實很好相處的,你在這裡還算習慣吧?”林逸笑着搖了搖頭問道。

    “恩,還不錯,瑤瑤和小舒對我都挺好,也不像是外人。”王心妍微笑着,有些羨慕的說道:“只不過,她們對我還是有些客氣,畢竟我才和她們認識多久?沒有她們兩個之間的感情深,像這樣打鬧的情況,我想參與,但是卻也沒有機會。”

    “這倒是,不過慢慢就習慣了。”林逸說道:“你比起我來,已經強多了呢,當初我剛來的時候,她們兩個很排斥我的,成天想着把我趕走。”

    “啊?不會吧?”王心妍聽了林逸的話後頓時有些驚訝,不可思議的說道:“我看她們都很在乎你啊?竟然最初會排斥你,還想把你趕走?”

    “呵呵,其實,那時候,咱們在火車上相遇的時候,我是剛來松山市,奉一個長輩的命令來保護她們的。”林逸之前沒有和王心妍說起過這件事兒,這時候正好提起來了:“當初我一個大男人住進她們的別墅,其實想想,任誰都不會太歡迎。”

    “不過事實證明,你是個正人君子。”王心妍對林逸的品姓是很放心的,雖然兩個人睡在一起,小曖昧不斷,但是在沒有她點頭之前,林逸卻能剋制住自己,不會逾越半步,這倒是讓王心妍刮目相看!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