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偵探片吧,正符合偵探舒007的特點。”陳雨舒建議道。

    “偵探片啊……也行……”鍾品亮看了一眼偵探片的介紹,倒是也很有意思,他之前也看過,到時候給楚夢瑤講講劇情也是可以的,既然不能看恐怖片,那他退而求其次看看偵探片也行了。

    六個人買了電影票,一起走進了電影院,來這個影院看偵探片的學生倒是沒有多少,或許學生喜歡恐怖片和愛情片,對於偵探片這種推理邏輯姓比較強的電影,不是很感冒。

    畢竟來這裡的大多是約會的學生,自然而然的不可能專心的看電影,恐怖片和愛情片倒是無所謂,但是偵探片就不同了,漏掉一個情節可能就看不懂了,所以學生一般都不會選擇。

    林逸等人來的時間正好,電影還沒有開始,電影院的工作人員正在推銷爆米花、飲料等零食,四人找了一個一排位置坐了下來,雖然楚夢瑤不想挨着鍾品亮,但是沒辦法,誰讓她被認出來了?

    楚夢瑤不願意在這些小事上食言,而且有林逸在,鍾品亮不可能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

    很快,電影上演了,而楚夢瑤,則是聚精會神認真的看起了電影。

    “瑤瑤,你吃麼?”鍾品亮讓高小福買了一大堆零食,然後送給了楚夢瑤。

    “哦,給小舒吧。”楚夢瑤隨手交給了陳雨舒,自己卻沒有留一包。

    “小亮子,你真好啊,以前上高中的時候就經常給我買好吃的,現在也是。”陳雨舒接過了一大包好吃的,分給了林逸和王心妍一些,高興的吃了起來。

    “……”鍾品亮有些無語,不過還是勉強說道:“呵呵,是啊,以後等我成了楚夢瑤的貼身保鏢,那我隨時隨地都能給你買了!”

    “喔,那你要加油了,莫非你又要挑戰了?”陳雨舒問道。

    “嘿嘿,這個說不準,我先考慮考慮。”鍾品亮就是要挑戰,也是要在公衆場合挑戰,不然私下裡,他怕林逸輸了不認賬,來了一句我從來不和壞人講信用,那鍾品亮就白贏了。

    “小舒,吃的還堵不上你的嘴?少說兩句。”楚夢瑤皺了皺眉,陳雨舒又把話題引到了她不願意的方向,於是喝斥道:“快看電影,你不是偵探舒007麼?這個電影挺有意思,你一會兒好好推理一下!”

    “喔……好吧。”陳雨舒閉上了嘴巴:“這電影也沒有什麼意思嘛……都不知道演的什麼!”

    而鍾品亮還想多說兩句呢,無奈楚夢瑤不讓,他只能換一個話題,對楚夢瑤道:“這個電影剛開始肯定是沒有什麼意思了?但是馬上就要進入情節了,你看,一會兒這個傭人就死了!”

    “死了?你怎麼知道?”楚夢瑤皺了皺眉頭。

    “我推理得出來的啊!”鍾品亮嘿嘿一笑,道:“不信你們繼續看!”

    果然,沒過多久,殺人案就發生了,那個傭人真的死了!

    不過,鍾品亮的話,讓坐在他右前方的一個年輕男子有些不爽,回頭瞪了他一眼,意思是讓他少說兩句話。

    只是鍾品亮卻是不自知,爲了展現自己高超的推理能力,繼續在楚夢瑤面前賣弄:“看吧,我都說了,是這個傭人死了!你們知道是誰殺的麼?其實這個案件並不複雜,真相是這樣的,編劇將我們的思路給引導錯了,那個老頭纔是兇手,不是那個客人……”

    鍾品亮看過這個電影,所以他把兇手是誰和他的作案動機作案手段全部告訴了楚夢瑤。

    “……”楚夢瑤有些無語了,沒好氣兒的瞪了鍾品亮一眼:“你都說了,我還看什麼,你是不是有病呀?”

    “我……我不就是想提前和你解釋一下麼……”鍾品亮沒想到自己反而弄巧成拙了,本來他是想討好楚夢瑤的,誰知道他說出了兇手是誰,反而讓楚夢瑤更討厭他了。

    “小子,你給我站起來!”鍾品亮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坐在他右前方的那個年輕男子就站了起來,一把拽住了鍾品亮的脖領子。

    “你……你要幹什麼?”鍾品亮一驚,連忙問道。

    “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人麼?”年輕男子怒道:“我最討厭你這種多嘴的人了,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你把兇手說出來了,還讓我怎麼看了?”

    “我……”鍾品亮剛想罵人,但是卻感受到了一股凌厲的氣勢,讓他心中微微一驚,不過也不願意在楚夢瑤面前丟了面子:“我說什麼,和你有什麼關係?你還管得了別人說話了?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人麼?我就討厭你這種自以爲是裝逼的人,人家說什麼你也要管?”

    “小子,你找練是不是?”年輕男子頓時大怒。

    林逸看了一眼年輕男子,心中有些驚訝,居然是地階高手?這是哪家的高手?怎麼有些面熟的感覺呢?這人的相貌,讓林逸好像想到了什麼,但是卻又沒有什麼太確定的頭緒……“修煉者?”鍾品亮雖然不是什麼高等級的修煉者,甚至連黃階都不是,只是修煉了一些入門的心法口訣,這次從明曰復明曰教派回來,纔算剛剛半隻腳踏入修煉者的門檻,但是他卻能夠感覺到修煉者的真氣波動!

    雖然不知道眼前這人是什麼實力的高手,但是肯定是修煉者無疑了。

    “咦?”年輕男子頓時有些驚訝:“你知道修煉者?”

    “哼,我不管你是哪個家族哪個門派的,我告訴你,我是明曰復明曰教派掌門純陽天尊的弟子,你要是再和我裝蛋,我師父肯定不會放過你的!”鍾品亮見這男子承認,倒是鬆了口氣,既然是修煉者,哪怕是散修,也應該聽說過明曰復明曰教派的大名。

    “不好意思,我無門無派,也沒有聽說過什麼明曰復明曰教派,你要是和我比背景,那就大錯特錯了。”年輕男子淡淡的說道:“我也不爲難你,你給我道個歉,把我的電影票報銷了,這事兒就算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