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天一早,林逸就將電話打給了鬱小可,告訴她了這個好消息。

    可是,林逸從鬱小可的語氣中,卻是絲毫感受不到她開心,這讓林逸有些納悶:“鬱小可,你不高興?”

    “高興……”鬱小可有氣無力的說道,心中卻是無比的糾結!學校募捐的錢,你林逸打什麼電話?顯得你關心我麼?鬱小可又不可避免的想多了,沒辦法,她一旦誤會了林逸,林逸做什麼,她都覺得林逸是對她有特別的想法。

    “你怎麼了?不會是身體不舒服吧?”林逸關心的問道。

    雖然林逸現在的身份是林逸,但是他也是男盜,這兩個身份,在鬱小可面前,不可避免的就會經常重合,所以林逸對鬱小可表現出特別的關心也是情理之中。

    “我沒事兒,我很好!”鬱小可這幾天大姨媽來了,的確是有些心情不好,但是這事兒可絕對不能和林逸說,她覺得她和林逸之間的關係也沒有好到這種地步。

    “哦……那就算了,等過些天,我將捐款帶過去,順道看看孤兒院。”林逸也沒有多想。

    “別……你別來!”鬱小可下意識的說道,可是說完,又覺得自己是不是反應太強烈了?於是連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那麼多錢,你怎麼帶來?你就直接匯款過來就好了,不然丟了怎麼辦?”

    “匯款啊,那也行,不過這些慈善款暫時都在學校的戶頭上,學校的財務部門開出來的是支票,只要到銀行兌換轉賬就行了!我看看吧,我有空就去給你兌換了。”林逸說道。

    “行,那你兌換完了直接匯款吧,我一會兒就把孤兒院的賬號發給你!”鬱小可說道。

    “也行。”林逸倒是沒有覺得什麼,畢竟他親自跑一趟松山市也比較麻煩。

    林逸剛剛來到學校教室裡,學校廣播室的大喇叭裡面就傳來了一個熟悉的男聲:“喂喂,喂喂,能聽得到麼?”

    無論是在教室裡,還是在艹場上,亦或者是在宿舍裡休息的同學,聽到這個聲音都很愕然,學校的廣播很少會出現這種試音的情況,只有那些不熟悉廣播播放的人才會如此。

    “大家好,我是鍾品亮,相信大家都認識我,我就不用再做自我介紹了!”鍾品亮的聲音再次從廣播裡面傳了出來:“我在這裡,是向大家宣佈一件重要的事情的,我準備向林逸同學挑戰,切磋武術,時間是今天下午一點,地點是學校的小艹場上,請各位同學前來捧場觀看,謝謝大家!林逸,我在那裡等着你,可千萬別不敢來啊,誰不來,誰是孬種,狗孃養的!”

    鍾品亮本來是想昨天晚上在拍賣會上宣佈戰書的,但是因爲陳雨舒的破壞,沒辦法他只能在早上用廣播室宣佈這事兒了。

    這還是他疏通了半天關係,爭得學生會同意之後,纔來廣播室發挑戰書的,學校並不禁止學生之間切磋武術,只要不鬧的太大,學校一般不會干涉。

    只不過鍾品亮的挑戰有些粗俗了,弄不好還會背個處分,不過鍾品亮不在乎,只要能成爲楚夢瑤的貼身保鏢,那怎麼都值得了。

    他怕就怕林逸不來應邀參加挑戰,所以他不得不放出一句狠話來。

    林逸愕然的聽着廣播裡面鍾品亮宣讀他的挑戰書,這讓林逸很詫異,這小子又來挑戰了?難不成又有什麼底牌了不成?

    東海市工程大學的校園裡,迴盪着鍾品亮挑戰時下達的戰書,經濟系的教室中,陳雨舒和楚夢瑤自然也聽到了這個消息。

    “瑤瑤姐,鍾品亮這一次果然是帶有目的姓的,看來,他肯定是從明曰復明曰教派弄來了什麼新的好寶貝了,不然他也不可能和箭牌哥約戰。”陳雨舒聽後說道:“不過,他沒有了鍾品亮金蟬內衣,上去不是捱揍麼?”

    “誰知道?”楚夢瑤搖了搖頭:“昨天怎麼沒有看出來呢?他僞裝的也夠好。”

    “是啊,一會兒中午午休的時候,我去探探虛實,看看能不能知道鍾品亮有什麼底牌。”陳雨舒說道:“這個任務,就交給偵探舒007了!”

    “那你小心一點兒……”楚夢瑤略一猶豫,就點了點頭,她也不想林逸輸,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不過還是提醒道:“鍾品亮對你好像已經有所防範了,實在不行,也別勉強。”

    “恩,我知道。”陳雨舒點了點頭。

    中午的時候,一下課,陳雨舒就將電話打給了鍾品亮。

    “小舒啊,有什麼事情麼?”雖然鍾品亮恨極了陳雨舒,但是表面上還是很熱情的,沒辦法,誰讓陳雨舒是楚夢瑤的閨蜜呢?

    “小亮子,你在哪裡?你怎麼又挑戰箭牌哥啊,你有把握勝出麼?”陳雨舒試探的問道。

    鍾品亮現在已經知道陳雨舒絕對是和林逸一夥的,不可能和他一夥,也知道陳雨舒估計是來打探消息了,鍾品亮之前吃了虧了,現在怎麼可能再吃第二次虧呢?不過他也正想找陳雨舒出來呢,他要放出百醉蜈蚣咬一下陳雨舒,讓她昏迷,好擾亂林逸的心情,正愁不知道以什麼理由約她,沒想到陳雨舒倒是主動送上門來了,所以鍾品亮心中大喜過望,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的說道:“我在學校後面的小公園裡,正練習武功呢,有沒有把握,你來看看我的絕招不就知道了?”

    “喔?你有絕招?那小舒一定要見識見識了!”陳雨舒沒想到鍾品亮答應的這麼爽快,連忙問道:“那你在學校後面的小公園等我,我馬上過去!”

    “好……等等!”鍾品亮突然話鋒一轉問道:“你不會是來給林逸打探消息的吧?上次我的鐘品亮金蟬內衣,是不是被你坑走的?”

    “什麼中品金蟬內衣?那是什麼東西?和鍾品亮金蟬內衣是一個東東麼?”陳雨舒問道。

    “你不知道?唔……沒什麼,那你來吧。”鍾品亮故意虛晃一槍,然後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