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鍾品亮在萬般無奈之下,只能縱深跳進了花壇旁邊的噴泉!

    這可是冬天啊,噴泉雖然是溫水噴泉,但是天氣實在是太冷,水池子裡的水都帶着冰碴,鍾品亮跳進去之後,頓時被凍得瑟瑟發抖,不過也終於將身上的火給撲滅了!

    鍾品亮趕緊從水池子裡面爬了上來,打了個噴嚏:“怎麼搞的,怎麼我身上無緣無故的着火了呢?”

    “亮哥,那個百醉蜈蚣還在你的袖子裡,不會有事兒吧?”高小福想到的是百醉蜈蚣,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對啊,我的蜈蚣!”鍾品亮頓時一驚,這纔想起來,之前着火的袖子就是裝有百醉蜈蚣的袖子,也不知道百醉蜈蚣怎麼樣了,趕忙將唸了一句獸語想將百醉蜈蚣放出來,可是念完獸語百醉蜈蚣依然沒有出來,這下子鍾品亮可是嚇壞了。

    他慌忙的將衣袖翻開,終於從裡面找到了百醉蜈蚣,可是這還哪裡是百醉蜈蚣了?

    百醉蜈蚣已經變成了蜈蚣幹了,即使鍾品亮渾身溼透了,可是百醉蜈蚣仍然通體通紅的冒着煙兒,鍾品亮被燙的夠嗆,下意識的將百醉蜈蚣給扔到了地上……“這百醉蜈蚣怎麼冒煙了呢?難道剛纔是它着火了?”高小福看着地上的百醉蜈蚣,百思不得其解。

    “這……這是怎麼回事兒?”鍾品亮看着地上的百醉蜈蚣,傻眼了,這可是他挑戰林逸的底牌啊,如今這百醉蜈蚣莫名其妙的着火了,都已經變成蜈蚣幹了,顯然是死翹翹了,可是下午的比試怎麼辦?這蜈蚣又是怎麼死的?

    兩個人正在這裡研究呢,楚夢瑤和林逸正快速的向這邊跑來,鍾品亮沒辦法,只能慌忙的用袖子捲起了蜈蚣幹來,臉上的表情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小舒,你怎麼樣?”楚夢瑤跑過來,一把握住了地上陳雨舒的手,喊着她的名字,她和小舒的關係是最好的,別看平時吵吵鬧鬧,可是真出了麻煩,她也是最關心的。

    “瑤瑤,別緊張,我先看看!”林逸看到地上的陳雨舒還有呼吸,倒是鬆了口氣,只要有氣兒就好!

    “恩……”楚夢瑤也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於是連忙閃到了一旁,給林逸讓了一個地方。

    林逸伸手搭在了陳雨舒的脈門上面,仔細的檢查起她的身體狀況來,而楚夢瑤則是惡狠狠的瞪着鍾品亮:“鍾品亮,是不是你做的?”

    “什麼我做的啊……”鍾品亮哭喪着臉,一副死媽的樣子,楚夢瑤看了他半天,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麼如此悲傷,但是卻也不像是對小舒下手的表情,楚夢瑤哪裡知道,鍾品亮的百醉蜈蚣已經變成蜈蚣幹了……“小舒似乎沒什麼事兒,只是單純的暈了過去,身體內部各項機能都正常,而且呼吸平穩,也不像是中毒的樣子,倒是和喝醉酒暈過去的情況類似,但是體內也沒有酒精,倒是很奇怪,難道是太累了?”林逸仔細的檢查了陳雨舒的情況,有些奇怪的說道。

    “哦?是這樣?”楚夢瑤也覺得有些奇怪,不過聽林逸說陳雨舒沒事兒,倒是鬆了口氣:“沒事兒就好,既然沒事兒的話,那就抱她回宿舍休息吧,看樣子可能是真的累了……”

    “好。”林逸點了點頭,抱起了陳雨舒來,看了一眼一臉悲傷莫名的鐘品亮,道:“鍾品亮,下午我再找你比試,我先將小舒送回去再說。”

    “好……”鍾品亮欲哭無淚,他在想自己該怎麼辦,是不是該跑路了?百醉蜈蚣死了,他上臺不是等着捱揍麼?他還沒有找虐到這種地步!

    但是要逃跑的話,那也夠丟人了,早上剛剛說過大話,而且說了誰不來誰是狗孃養的這種狠話,難道那個狗孃養的人是他鐘品亮?鍾品亮很是無奈,但是卻是沒有任何辦法……“亮哥,我們怎麼辦啊?”高小福也是一籌莫展,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還能怎麼辦?跑路吧,回明曰復明曰教派躲上一陣子吧,這蜈蚣怎麼就能着火了呢?真是奇怪……”鍾品亮別無選擇了,只能跑路,不然比試也是被虐輸掉,還不如不去。

    “呃……這就跑了?”高小福一愣,不過仔細想想,不跑還能幹什麼?於是點了點頭道:“那我們回宿舍收拾收拾?”

    “恩,收拾收拾,馬上走!”鍾品亮下定了決心。

    鍾品亮是不得不跑路,沒有辦法,他的百醉蜈蚣死了,沒有任何可以和林逸對抗的底牌,只能和高小福快速的回到宿舍,然後大包小包的整理了一下行李,快速的出了宿舍樓。

    不過,過往的同學看見他們,卻是也沒有認爲他們會逃跑,還以爲他們是爲了下午的比賽準備呢,所以正好讓鍾品亮鑽了空子。

    兩個人悄然的來到停車場,上了車子,然後駛出校門,揚長而去……林逸將陳雨舒送回了楚夢瑤的宿舍,因爲陳雨舒確實暈倒了,所以門口的大媽也沒有阻攔,任由林逸上了樓去。

    “林逸,小舒真沒事兒?”楚夢瑤看着被放在牀上,依然昏迷不想的陳雨舒,有些疑惑的問道。

    “真沒事兒,至少在我看來,身體裡各項機能都是正常的,就是單純的昏迷了過去。”林逸說道:“不出意外的話,一個小時左右就會醒過來。”

    “那就好。”楚夢瑤鬆了口氣,道:“你吃東西了麼?我還沒吃。”

    “沒有,我去買回來?”林逸也是沒有吃飯就被楚夢瑤給叫了過來。

    “不用了,宿舍裡面有方便麪,我去泡兩碗,咱倆將就一下吧,我有點兒擔心小舒。”楚夢瑤也沒有什麼胃口,起身去泡麪了。

    “好的。”林逸點了點頭。

    方便麪很快就吃完了,因爲小舒是昏過去的,林逸和楚夢瑤兩個人,坐在那裡也無所事事,氣氛不免有些尷尬。

    雖然兩個人現在屬於同居關係,但是在家裡的時候有陳雨舒這個開心果調劑。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