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換做平時,林逸是斷然不可能記住這麼一個龍套的名字的,但是因爲鬱大柯是鬱小可的哥哥,所以林逸自然記得了他的名字。

    “嘿嘿,林先生,你記得我啊……”鬱大柯聽到林逸一下子就叫出了他的名字,頓時有些欣喜,倒是省的他再自我介紹了。

    “自然記得,不過你來幹什麼?”林逸有些奇怪鬱大柯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是右盤虎發現了韓靜靜那平板電腦是一臺新的平板電腦而且裡面只有學習筆記,然後派鬱大柯來當說客,繼續想要交換韓靜靜的煉丹師心得筆記?

    “林先生,當初在隱藏世家峰會的時候救了我,我說過要報答您的!”鬱大柯鄭重的說道:“這段時間,我一直想找機會來找林先生,只不過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你也知道,我在隱藏右家不能輕易的離開……”

    “哦,報答之類的,這都無所謂,我救你也是恰逢其會,而且出於和你妹妹這邊的關係,我自然會出手相救。”林逸說道:“別在門口說了,進屋再說。”

    “好的。”鬱大柯點了點頭,和林逸、楚夢瑤、陳雨舒一起進了別墅,而韓靜靜和韓小超則是回他們自己的別墅去了。

    進了客廳之後,鬱大柯表現的有些拘束和敬畏林逸,站在那裡也不敢坐下。

    “坐啊!”林逸沒想到鬱大柯這麼緊張,不由得一笑:“我和你妹妹的關係很好,不用這麼客氣的。”

    之前在隱藏世家峰會上,林逸沒有表現的和鬱大柯太親近,也是怕有人看見,不過這一次在家裡,林逸的態度就好多了,當然這也是因爲林逸和鬱小可經過上次修煉者坊市的事情,關係又近了一些。

    “好,那就謝謝林先生了。”鬱大柯搓了搓手,坐在了沙發上。

    楚夢瑤給鬱大柯倒了杯水,有些奇怪:“林逸,這位是?他妹妹是?”

    “哦,我沒有和你們說過,這是鬱大柯,是鬱小可的親哥哥,只不過他們兩人從小失散了!”林逸介紹道:“目前鬱大柯是隱藏右家的門客,當初我認識他,是在隱藏世家峰會上面。”

    “啊!原來是鬱小可的哥哥啊!”陳雨舒恍然大悟:“那怎麼他說你救了他呢?是怎麼回事兒呀?”

    “二位都是林先生的夫人吧,還是我親自來說吧,事情是這樣的……”鬱大柯沒等林逸說話,就將當時的情況和楚夢瑤陳雨舒說了一遍。

    楚夢瑤聽鬱大柯叫她林逸夫人,有些害羞,不過卻沒有反駁,陳雨舒更是毫不客氣的笑納了這個稱呼,聽了鬱大柯的講述,陳雨舒頓時怒道:“這隱藏右家還真不是東西,連點兒丹藥都捨不得……”

    “算了,我是他們的門客,爲他們辦事兒才能索取報酬,不辦事兒的話,人家也沒有義務給我丹藥……”鬱大柯苦笑道:“像隱藏右家這樣的煉丹世家,有的是散修來投奔他們,也不差我一個了……”

    “喔,那你這次來,說是要感謝箭牌哥,那你準備怎麼感謝呢?”陳雨舒問道。

    “箭牌哥?”鬱大柯微微一愣,不過心道這可能是林逸的外號了,也沒有在意,而是直接說道:“林先生,其實實話實說我是一個散修,無門無派,你也知道,散修想要升級突破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兒,我們散修和林先生這樣的豪門子弟完全不一樣,我們沒有名師指點,沒有修煉資源,那些家族子弟當糖豆吃的丹藥,我們卻千金難求,甚至連內功心法上的不解之處,也只能自己揣摩,升級突破的時候也沒有高人幫忙護法,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困難……”

    “呃……等一下,我先聲明一下,我也算是散修……”林逸苦笑着搖了搖頭,自己在外人眼中,居然是豪門子弟的存在?還真是可笑,不過想想林逸現在表現出來的強橫實力和恐怖的升級速度,別人誤解也是正常的,事實上林逸自己卻清楚,鬱大柯說的事情,正是他這些年的苦楚!

    有時候看看趙奇兵一下子變成了地階高手,林逸真的有些羨慕,雖然靠丹藥提升的實力不穩固,如果沒有進行合理的加持和修煉,根本就不是那種一步一個腳印升級的修煉者的對手!

    首先實戰經驗就差了很多,而且,這兩者相比,就像是兩個體重相同的人,一個是虛胖,一個是肌肉人,兩人的戰鬥指數肯定是天壤之別!

    所以趙奇兵空有一身實力,就像是那個沒有將脂肪轉化爲肌肉的人一樣,戰鬥實力遠不如同階高手,但是這種匪夷所思的修煉速度,還是讓林逸羨慕不已!

    林逸雖然有兩個師父,不過兩個師父教他的都不是修煉的東西,一個教他了暗殺的手段和堪比天階高手身形速度的輕功蝴蝶微步,一個教他了醫術並且幫他淬鍊了體質。

    但是修煉方面,還是林逸自己一點點摸索前行的,唯一懂一點兒的可以指點自己算是半個師父的焦牙子焦老,還是個記憶殘缺不全者,一問三不知,讓林逸無比的痛苦。

    可以說,林逸能夠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靠着他自己的苦修,雖然人前他很風光,能夠震懾天階高手,但是別人又怎麼知道,他背後修煉時的辛苦呢?

    臺前一分鐘,臺後十年功就是這個道理了,現在林逸也不怕公佈他的散修身份了,因爲世家層面林逸已經逐漸掌控,而隱藏世家層面,林逸也有隱隱凌駕之勢,剩下的只有上古層面了,在這個層面,裝神秘背景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你的實力擺在那裡,你再裝也沒有用,除非你背後真有高人,真能出面才行。

    “啊?林先生也是散修?”鬱大柯震驚的看着林逸,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呵呵,自然。”林逸笑着點了點頭。

    “不會吧,林先生現在身爲地階中期巔峰實力的高手,都能秒殺天階高手,居然是散修?我一直以爲,林先生背後有高人指點呢!”鬱大柯倒是沒認爲林逸騙他,只是他太過於震撼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