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隱藏右家,每個月都需要幾千萬乃至上億的開支,雖然這其中有購買煉丹材料的錢,但是右家纔有幾個人?別說這孤兒院了。

    兩個人一起上了樓,林逸停留在了一間房間的門口,敲了敲門。

    “誰啊?”不多久,裡面就傳來了鬱小可有些疲憊慵懶的聲音。

    而鬱大柯的情緒則是十分激動,整個人的身子都在顫抖,這個聲音,雖然陌生,但是卻讓他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讓他恨不得立刻推門走進去。

    林逸也看出了鬱大柯的反應,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了他安慰的一笑,然後說道:“小可,是我。”

    鬱小可打開了房門,看到林逸,頓時皺了皺眉頭:“你怎麼來了?”

    “小可……我……我……”鬱大柯內心激動無比,自動忽略了鬱小可對林逸的態度,看着她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你又是誰?”鬱小可奇怪的看着林逸身邊這位激動無比的老大哥,莫名其妙:“你認識我?”

    “我……我當然認識你,你是我妹妹啊!”鬱大柯無比激動的說道,雖然現在的鬱小可已經長大了,但是依稀還有相片上的模樣,所以鬱大柯可以完全確定,眼前這個人就是他從小失散的妹妹。

    “林逸,你帶來個神經病?”鬱小可滿頭黑線的看向了林逸:“這人到底是誰?”

    “小可,他叫鬱大柯,是你的哥哥。”林逸也是汗顏的對鬱小可解釋道,不過也難怪,鬱大柯的年紀大些,小時候已經記事兒,而鬱小可那時候可能年紀太小了,對鬱大柯已經沒有記憶了……“鬱大柯?我哥?”鬱小可先是一愣,不過隨即,看向鬱大柯的目光變得狐疑起來!在鬱小可的記憶力,她的確有個哥哥,但是那時候她還不太記事兒,對於哥哥的記憶基本上已經沒有太多了,不過,鬱大柯這個名字,她卻是記得的!

    而她沒有和任何人說過,甚至連孤兒院的老院長都沒有說過,也就是說明,林逸應該不是隨便找個人來騙她的,要是真想騙,編個名字叫鬱大可,也不會叫鬱大柯。

    “是啊,小可,你想起來了?”鬱大柯面帶激動的問道。

    “沒有……”鬱小可搖了搖頭:“不過我記得我有一個哥哥,但是相關的事情都想不起來了,你進來再說吧……”

    不管是不是真的,林逸從**來的,鬱小可都沒有辦法將他拒之門外,但是多少對於鬱大柯的來歷還有一些懷疑的,這也是出於對林逸的防備!

    林逸莫名其妙的晚上到訪,還帶來一個自稱是她哥哥的人,這個任誰都會有疑慮的。

    林逸也想進門,卻被鬱小可攔在了門口,很是淡然的說道:“對不起,林逸,我想單獨和他談談。”

    “呵呵,好。”林逸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頭止步站在了門口。

    鬱小可隨手就準備關上房門,而鬱大柯雖然覺得將林逸關在門外不好,但是他以爲鬱小可是想和他確定一些事情,不好讓外人在場,所以也只能歉意的和林逸道:“林先生,您先等一會兒,我們兄妹確定了身份,就讓您進來!”

    “好的,沒事兒。”林逸笑了笑。

    鬱小可看到鬱大柯對林逸恭敬無比,心中有些不爽,自己哥哥怎麼像是林逸的狗腿子似的?其實,鬱小可已經八成的確定了鬱大柯的身份,畢竟知道她哥哥的名字的人根本就不多。

    關上房門之後,鬱大柯有些激動和拘束,也不知道是站着還是坐着,看了看鬱小可的宿舍,裡面除了一張牀之外,就是一個寫字檯了,寫字檯前放着唯一的一張椅子。

    所以,鬱大柯要麼坐在椅子上,要麼坐在牀上,沒有其他的位置可坐。

    “請坐吧。”鬱小可卻不知道從哪裡變魔術似的拿出了一張摺疊椅來,打開來放在了鬱大柯的身前,然後自己坐在了寫字檯前的椅子上,雙眼緊緊的盯着鬱大柯:“你真是我哥?”

    “小可,我真是你哥!”鬱大柯肯定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心中可能有疑慮,但是你先看看這張照片。”

    鬱大柯知道,千言萬語,都不如照片來的真實,雖然現在ps技術高超,但是再怎麼ps,也不可能完全一樣的推算出一個人小時候的模樣。

    鬱小可看着鬱大柯從懷中掏出了一個老式的懷錶來,然後小心的遞給了她,這種東西在現代社會已經不多見了,鬱小可連忙接了過來,打開來,卻是有些驚訝的“咦”了一聲。

    照片上的女孩子正是鬱小可本人!鬱小可雖然沒有這張照片,但是她小的時候,老院長剛剛撿來她的時候,給她拍過一張照片,而孤兒院的每一個孩子,在剛剛來到孤兒院的時候,老院長也都會爲他們拍照,不爲別的,就爲了以後他們長大之後,在尋找父母的時候有個證物,證明他們小時候的樣子。

    鬱小可自己的那張照片,鬱小可也看到過,和這張照片上的女孩子一模一樣!而兩張照片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也應該不是ps出來的……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眼前這個人,真的是自己的哥哥了……“這是你和我?”鬱小可沉默了一會兒問道。

    “是的,這是你我小時候,存留下來的唯一一張合影,也是我這些年,尋找你的憑證……”鬱大柯嘆了口氣:“只不過因爲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不敢大張旗鼓的尋找你……對不起……”

    “不,這不怪你……你真是我哥?”鬱小可心裡有些亂,雖然她早就知道自己有哥哥,不過這個哥哥只是一直在記憶深處的存在,甚至都沒有什麼印象,如今突然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讓她有些無法接受。

    “是的,如果不信,在你的右邊腳心,有個小小的紅色胎記……”鬱大柯說道:“我那時候雖然記事兒了,但是記得的也不多,唯一記住的就只有這些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