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這個態度我沒法說。”林逸攤了攤手,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好吧好吧,林逸,你究竟想怎麼樣啊!”鬱小可有些無奈了:“你要我怎麼樣?難道你非要逼我?都和你說了我有喜歡的人了,你怎麼……”

    “哦,那算我沒說。”林逸低頭吃麪,也不再提起之前的話題了。

    鬱小可又氣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她不想委屈求全,可是又沒有辦法,一着急,眼淚就掉下來了,這一哭出來,眼淚就像是雨珠一般,噼噼啪啪的滾落下來,落在了麪碗裡……林逸沒想到鬱小可會哭,這個堅強的女孩子,居然會落淚,心中要有多委屈?林逸也沒想到自己對鬱小可的玩笑,給她帶來了這麼大的傷害,林逸有些於心不忍,嘆了口氣,說道:“我準備和鵬展集團說一下,讓孤兒院適齡的孩子去上學,目前鵬展集團的第一高中只有初中部,還沒有小學部,如果需要的話,我會建議他們開設一個小學部給孤兒院的學生上課。”

    “啊!真的可以麼?”鬱小可聽了林逸的話後,顧不得流淚了,心思都放在了孤兒院的孩子身上,擡起頭來,水汪汪的大眼睛期盼的看着林逸:“那……你沒有什麼附加條件吧?”

    “附加條件?”林逸一愣就明白了鬱小可的意思,搖了搖頭,微微一笑,道:“沒有,完全是爲了孤兒院。”

    “那就好,謝謝你!”鬱小可站起身來,給林逸鞠了一躬,然後道:“林逸,其實你是個好人,我知道的,如果我心裡面沒有心上人,我一定會和你在一起的,但是現在,我真的沒有辦法……對不起了……”

    “這算是好人卡麼?”林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鬱小可搖了搖頭。

    “呵呵,我不會放棄的。”林逸卻是說道。

    “哎,我就知道!”鬱小可有些無奈的垂下頭去,又瞪向了林逸:“好吧好吧,隨便你。”

    “我送你回去?”看鬱小可吃的差不多了,林逸也不好再坐在這裡,畢竟這裡是小吃街,客流量非常的大,林逸和鬱小可佔着桌子,對老闆的生意是有影響的。

    “啊啊啊,可以走了?太好了!”鬱小可一下子站起身來,擺了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去忙吧,別管我。”

    “好。”林逸笑了笑,心道,這鬱小可看樣子是一分鐘都不想和自己多待啊,不過林逸也不想送鬱小可回去,他要找個地方將衣服反穿,然後戴上千絲面具。

    “你……不送我回去?”林逸答應的爽快,倒是讓鬱小可覺得有些不真實了。

    “你不是不讓我送麼?那我送你?”林逸反問道。

    “那不用了,我走了,再見!”鬱小可搖了搖頭,轉身快步的離開了,而林逸也隨後離開了,不過和鬱小可走的並不是一個方向。

    林逸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將衣服反着穿在了身上,這個衣服屬於正反都能穿的類型,非常適合野外出行,千絲面具也被林逸戴在了臉上,此刻林逸就變成了一個陌生人,和之前在修煉者坊市的時候一模一樣。

    做完這一切之後,林逸就再次來到了孤兒院的門前,這時候,鬱小可已經等在那裡了。

    “男盜!”鬱小可老遠的就看到了林逸,有些欣喜和興奮的對他招手,想來是期盼已久,一掃之前和林逸吃飯時的陰霾,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林逸苦笑了一下,走了過來:“燕女俠,都準備好了?”

    “都說了叫我小可吧,叫什麼燕女俠啊,那麼生疏。”鬱小可說着,上下打量着林逸:“就你自己來的?沒有開車?”

    不知道爲什麼,鬱小可覺得此刻的男盜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尤其是他的揹包,不過上次男盜好像沒有背這個揹包啊?鬱小可沒有聯想到林逸也是有情可原的,因爲她之前壓根就沒有注意林逸的穿戴打扮,一個讓她反感的人,她怎麼可能會細細觀察呢?

    “小可,我是和一個人一起來的,這個人是我的一位師父,一會兒他開車過來,我們等他一會兒好了。”林逸說道。

    “哦?你的師父?”鬱小可一愣,林逸將自己引薦給了他的師父,是代表着對她的認可麼?

    鬱小可從小失去父母,哥哥也沒有在身邊,所以就養成了天大地大師父最大的思想,林逸將她帶到師父面前,那就是代表這對她的認可,這讓鬱小可很興奮!

    “恩,我也是剛剛知道,他是章力鉅的傳人,所以這次想去古墓再看一看。”關於自己體質的事情,林逸沒有和鬱小可說,畢竟這種機密林逸不好隨意說出來,尤其他還是男盜的身份,和林逸不搭邊。

    “啊?那你豈不是也是章力鉅的傳人了?我們還去盜墓……”鬱小可嚇了一跳,吐了吐舌頭:“這算不算是欺師滅祖呀?”

    “這個當然不能算了。”林逸苦笑了一下,道:“估計就算章力鉅祖師爺還活着,對他的徒子徒孫去盜墓,得到他的真傳,他想來也是很高興的,畢竟誰都想自己的門派能夠持久的傳承下去,我們拿了他的畢生心得,他只會欣慰。”

    “這倒也是。”鬱小可點了點頭:“那我就放心了,對了,你晚上吃東西了麼?”

    “吃了。”林逸隨口答道。

    “哦,我也吃了,你吃的什麼?”鬱小可問道。

    林逸正在觀察路上的車子,看到白老大的奧迪車向這邊行駛了過來,林逸心不在焉的隨口說道:“不是一起剛吃的刀削麪麼?”

    “啊?你說什麼?刀削麪?”鬱小可一愣。

    “哦……”林逸恍然,才發現自己走神了,於是連忙說道:“我說我和我師父一起吃的刀削麪,他的車來了,我們過去吧!”

    “哦,好的。”鬱小可也沒有多想,聽到林逸的師父來了,不免有些緊張。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