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唐夫人,以前您都是一大早就來了,今天您沒來,我們也不能在這裡等着你不幹活啊?”那弟子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賠笑的說道。

    “哦,你這麼一說倒是提醒我了,以後每週我不來,你們不準幹活,誰敢偷摸的採藥,我就告訴我兩個女兒一起滅了他!”唐母哼了一聲。

    “這……是……”那弟子苦笑着點頭稱是,不敢有所反駁,太上長老都不願意和唐母對上呢,他們這些小角色算個屁啊?

    “我檢查一下,這都是什麼東西?”唐母指了指手推車中的天材地寶問道。

    “唐夫人,這裡裝的是成熟的冰靈聖果兩枚,成熟的天元破障果兩枚,成熟的五百年靈芝五枚……”那弟子不敢有所隱瞞,一口氣兒的和唐母彙報道。

    “冰靈聖果?那不是給林逸治傷的東西麼?這個挺好,我要了!兩枚都給我吧!”唐母大刺刺的說道。

    “這……唐夫人,這個有一枚,是要交貨給其他的上古門派的,已經預訂出去了,您要是都拿走的話,那我們不好交差了啊,要不您只拿一枚行麼?”那弟子哭喪着臉說道。

    “你和我討價還價呢?我看你是不知道我的厲害吧?”唐母一瞪眼說道:“告訴你,老孃來這個破雪谷,就是爲了搜刮東西來了,不然你以爲我願意來啊?我賣燒烤賣的挺好的,還賺錢!”

    “……”那弟子十分無語,又不敢反駁,只能道:“唐夫人,要不,下次成熟的冰靈聖果,我再給您補一枚?然後您看看這個天元破障果吧?這也是好東西,對於天階以下高手都有用的,只要不是地階後期巔峰突破至天階的壁障,其他的只要修煉達到了每一個小等階的大圓滿,服用了這個天元破障果後,就可以順利的突破等級壁障,不帶有任何副作用,無毒無痛苦……”

    “哦?那倒是個好東西啊,行吧,看你這麼有誠意,這兩枚什麼破障果給我留下吧,冰靈聖果你帶走一枚,其他東西也是,每樣都給我分一點兒!”唐母一揮手說道。

    “這……您拿走一枚行麼?兩枚太多了,這個和冰靈聖果一樣珍貴……”那弟子苦着臉說道。

    “算了,一枚就一枚,我也不難爲你。”唐母雖然霸道喜歡貪便宜,但是卻也知道拿捏分寸,雖然她兩個女兒都很牛逼,讓她在雪谷裡面橫行霸道,但是她也知道物極必反,所以每次搜刮東西都是適可而止,停在一個雪谷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

    “是!”這弟子連忙點頭答應,將車上的好東西分給了唐母一些,包括冰靈聖果一枚,天元破障果一枚,還有一些其他的天材地寶。

    康曉波、小芬和劉欣雯看得目瞪口呆!如果不是他們知道還有個太上長老,他們甚至都要以爲唐母纔是太上長老了,這纔是隱藏在雪谷裡面的話事人啊!

    “曉波啊,你們回去的時候,直接將這些帶給林逸吧,我的房間裡還有一些天材地寶,也給他帶回去。”唐母說道。

    “這……不給唐韻留下一些麼?”康曉波連忙問道。

    “不用,她要用什麼,直接再管太上長老要就行了。”唐母說道。

    “這樣啊,好吧……”康曉波被唐母震撼了,這雪谷,和自己家貌似沒有什麼區別呀!

    幾人在雪谷參觀,此刻唐韻正盤膝坐在房中,可是怎麼也靜不下心去修煉,雖然,給林逸找個大老婆是她默許的,但是突然聽到林逸找了大老婆,她的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

    尤其是這個大老婆還不是楚夢瑤!如果是楚夢瑤,唐韻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心情,畢竟當初她離開之前,就已經看出了楚夢瑤和陳雨舒的心思,這也是唐韻分別之前將林逸託付給楚夢瑤和陳雨舒的原因。

    但是現在卻是換了一個人,換成了一個叫王心妍的人,唐韻對這個人沒有太多的印象,雖然名字有些耳熟,但是她卻不記得以前見過面,也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呢?

    算了,只要林逸喜歡就好了,而且是瑤瑤和小舒幫忙把關的,應該不是那種人品很差的女孩子吧………“唐韻,怎麼樣?這回死心了吧?”太上長老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讓唐韻嚇了一大跳!

    唐韻正想着林逸和王心妍的事情,甚至連太上長老什麼時候進入的房間都不知道,她慌忙調整了一下心情,擡起頭來看向了太上長老:“太上長老,其實,我一直也沒有抱有什麼希望,從最初給林逸喝了忘情草藥液開始,就是如此了,不然我也不會給他喝,至於死心不死心,我只是想記住這段回憶,不想忘記……”

    太上長老聽了唐韻的話後,不由得皺了皺眉,她有些難以理解:“既然都已經沒有希望了,爲什麼還要記住這段回憶?忘掉了豈不是更快樂?你這樣不過是徒增痛苦,這不是自找煩惱麼?”

    唐韻苦笑了一下,也不做解釋,沒有愛情經歷的太上長老,是無法理解這種愛人間的刻骨銘心,也無法理解,這種明知痛苦卻又要回憶的舉動,所以唐韻也沒有辦法和她解釋什麼。

    太上長老從小在雪谷,根本不知道愛情是何物,所以她不理解唐韻也是正常的。

    “正好,這一次,你的三個故友來到了這裡,我讓他們回去,弄點兒林逸的血液來怎麼樣?你服用了忘情草藥液後,就可以徹底的安心修煉了。”太上長老說道。

    “我不要。”唐韻搖了搖頭,聲音不大,但是語氣中卻是透着無與倫比的堅定。

    “爲什麼?這樣你修煉的時候,就不會有痛苦了?”太上長老十分的不解。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還望太上長老不要干涉。”唐韻的姓格很倔強,自己認定的事情,很難改變,即使是太上長老也不行。

    “唉!”太上長老嘆了口氣:“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強求了,不過我這邊也幫你想想其他的辦法。”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