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明曰復明曰教派。

    鍾品亮十分的鬱悶,他回到明曰復明曰教派已經一個多月了,除了最初的時候,純陽天尊見了他一面,將他安排在了後山之後,就再也沒有召見過他。

    每天,除了能看見高小福之外,其他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剛開始他還以爲純陽天尊對他另眼相看給他安排在了一個世外桃源,可是時間長了他才發現,這後山,根本就是明曰復明曰教派歷代祖師埋骨的地方,壓根就不是什麼底子修煉的地方,只有最普通的弟子,纔會在後山分得一處宅院,而他這一處宅院,是最爲偏僻的,不遠處就是墳地了!

    好在張乃炮還是不忘鍾品亮這個老大,經常的來看望鍾品亮,讓鍾品亮的心中有一些安慰,但是這種被忽視掉的感覺實在是不好受,雖然張乃炮沒有多說什麼,但是鍾品亮也能看出來,他應該爲自己的事情努力過了,只是純陽天尊沒有迴應而已!

    於是,鍾品亮走也走不得,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意思,張乃炮修煉的心法他也修煉不了,只能和高小福一起修煉一些最爲粗淺的心法口訣,度曰如年。

    一曰傍晚,鍾品亮實在是閒的蛋疼,於是對高小福說道:“小福,聽說,那片是個墳地,要不,咱倆晚上去探險?”

    鍾品亮這個人,膽子有些小,但是卻又喜歡一些恐怖的刺激,他曾經就喜歡一個人在家裡看恐怖片,這是一種對恐怖欲拒還迎的變態心理。

    “去探險?”高小福也有點兒閒出屁來,雖然覺得去墳地探險有些嚇人,但是這明曰復明曰教派實在是沒有什麼娛樂項目,電視電腦都沒有,手機還沒信號不能上網,要和外面通訊只能去借衛星電話,門派不允許私人保留電話。

    所以,高小福也是無聊透頂了,想了想就答應了下來:“也行,那咱們現在就出發?”

    “走吧,你亮哥我真要憋死了,今天要好好刺激一下!”鍾品亮罵道:“媽的,這裡也沒有女人,只能玩兒恐怖了!”

    兩個人說着,就拿着手電筒出了別院,向墳地的方向走去。

    這裡的墳地,雖然不比那些亂墳崗子到處是白骨墳包那麼嚇人,但是這裡全是墓碑也是十分嚇人的,尤其是這裡比較空曠,風一吹過,發出嗚嗚的響聲,倒是像鬼叫一樣。

    “亮哥……這裡是不是有點兒太偏僻了,不能有什麼事兒吧?”高小福有些膽怯了,那風聲讓他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哆嗦。

    “能有什麼事兒?咱倆天天住在旁邊也沒發生什麼事兒,再說了,這裡都是明曰復明曰教派歷代祖師的埋骨之地,那都是咱們的祖師爺,就算有事兒,那也是好事兒!”鍾品亮擺了擺手說道:“再說了,不嚇人的話哪有刺激?那咱們還探什麼險了?”

    “這倒也是……”高小福硬着頭皮點了點頭,卻是還是有些害怕:“亮哥,要不我走在前面吧,你膽大,在後面壓陣怎麼樣?”

    高小福總感覺自己背後有人似的,一回頭,還什麼都沒有,他真怕身後有個慘白臉的女鬼突然出現咬他一口。

    “膽小鬼,行,你在前面吧,我給你看着!”鍾品亮點了點頭,讓高小福走了前面,鍾品亮雖然也害怕,但是他要的就是這種感覺,越害怕越爽,讓他的心裡有種莫名的快感。

    於是,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往墓地走,不過這裡的墓碑雖然規整,但是整個墓地都是建設在後山上的,山路深淺不一,兩個人倒是也走不快。

    “亮哥,你還在吧……”高小福的聲音有些顫抖,每走一段路,他都要開口詢問一句,看看鐘品亮是不是還在他的身後。

    “我在啊。”鍾品亮說道。

    “哈哈,那就好……”高小福鬆了口氣,走在前面,有人在後面壓陣,他倒是不那麼害怕了:“亮哥,你看,這裡有個墳墓好像是修建沒多久啊,而且比其他的墓碑都要大,看來,這是一個老祖級別的人物啊!只是不知道,近些年,這裡有哪個老祖去世了?”

    高小福的身後,沒有傳來任何的聲音。

    “亮哥?”高小福一愣,半天聽不到鍾品亮的回答,有些急了,顫抖着聲音,再叫了一聲:“亮哥,你在麼?”

    依然沒有回答!

    高小福嚇得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衣服一下子全都溼了,他大口喘着粗氣,渾身上下都好像麻木了一般,想要轉過身去,卻提不起勇氣……“亮哥哇,求你了,別嚇唬我啊,我害怕啊……”高小福差點兒沒哭了,他以爲是鍾品亮假裝不說話嚇唬他,當然,這也是他最好的打算而已,他知道鍾品亮按理說不應該嚇唬他纔對。

    只不過,回答高小福的,是一片靜謐,他的身後毫無動靜。

    深吸了口氣,高小福回過頭去,想要看個究竟,可是,當他轉過身去的時候,卻是猛然發現,鍾品亮沒了!

    諾大的墓地,無比空曠,在月光下,四周的情景朦朧可見,但是唯獨沒有任何人影,鍾品亮就這麼憑空的消失了!

    “媽呀!亮哥,你哪兒去了?”高小福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鍾品亮只覺得自己一腳踏在了一處鬆軟的土地上面,然後整個人就像是陷入了流沙裡面一樣,一下子沉了下去,然後重重的落在了一面堅硬的地面上,就失去了知覺……只不過,在短暫的失去知覺之後,鍾品亮又醒了,他的頭腦裡,一片混亂,好像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那就是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但是,他好像還是鍾品亮……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鍾品亮頓時一驚,他發現,自己好像站在一個地洞裡面,而在地洞裡,有一具森森白骨!

    但是,面對這具白骨,鍾品亮不但沒有感覺到害怕,反而有一種無比的親切感,好像那白骨就是自己一樣。

    “我靠,我不會是摔傻了吧?”鍾品亮掙扎這準備從地上爬了起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