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人稱不上,我們趕路吧。”林逸發動了車子,按照天丹門邀請函的指引,快速行去。

    和曾經冰宮的訓練差不多,林逸開車穿行了幾個城市之後,就鮮有人煙了,最多隻能夠看到幾個村落而已,而再往前走,甚至村落都看不到了,不過這裡的氣候倒是還不錯,沒有冰宮那種飛雪漫天,路途難行的感覺。

    雖然這裡的道路都是一些土路,不過因爲氣候乾燥,所以一點兒也不影響前行的速度,又走了一個下午,在當天晚上,林逸的車子終於到達了這次邀請函註明的所在地——天丹客棧!

    是的,就在這荒無人煙的山腳下,突然的有一座修建氣派的豪華客棧出現,這就是天丹門試煉的報到之地,專門爲試煉者而準備的。

    這裡和冰宮不同的是,這裡並沒有普通的居民,客棧完全是孤立存在的,恐怕是因爲天丹門地理位置的原因,讓這裡沒有形成村落,或許也是因爲天丹門不喜歡讓門派的附近有普通人存在。

    林逸在停車場停好了車子,就和趙奇壇下了車,而此刻在停車場上,也零散的停了幾輛車子,不知道是其他試煉者的,還是天丹門本身的。

    “兩位,這裡不是普通的客棧,如果沒有邀請函,那麼還是請回吧。”兩個人剛剛進入客棧大堂,就有一個身着布衣的漢子將兩人攔住了,客氣的說道。

    “我們是來參加試煉的。”林逸淡淡說道:“散修哪有邀請函?”

    “哦?原來如此。”那布衣漢子也沒有惱怒,只是對林逸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請兩位展露一下實力吧,我再爲二位做個登記!”

    林逸和趙奇壇都運轉了心法口訣,將實力展露了出來,林逸是地階後期,而趙奇壇只有玄階中期巔峰!

    不過,這次的試煉規則很簡單,只要是玄階以上的高手就可以參加,上不設限,所以布衣漢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既然兩位都是修煉者,那就不用檢查邀請函了,兩位請出示一下身份證件,我爲二人辦理房卡。”

    林逸和趙奇壇將身份證件遞了上去,林逸剛纔看到趙奇壇運轉內功心法,才猛然想起趙奇壇的實力來,他只是個玄階中期巔峰高手,實在是有些太弱了!

    而他也是自己的小弟中,爲數不多的沒有得到任何好處的人之一,在沒有得到好處的情況下,趙奇壇都能夠對林逸忠心耿耿,爲林逸通風報信,實在是難能可貴。

    只不過,林逸剛剛認識他的時候,和他一樣都是玄階中期巔峰實力高手,不可能給趙奇壇提升實力,而後來趙奇壇就被軟禁了起來,林逸成爲了地階高手,也沒有機會爲他提升實力,這一路上林逸也沒有想那麼多,直到此刻林逸才覺得有必要給趙奇壇提升一些實力。

    登記了身份證後,林逸和趙奇壇拿了房卡,準備上樓去,剛剛拐到樓梯口,就聽到樓梯上傳來了腳步聲,還有說話的聲音,看來,應該是其他先到一步的修煉者了。

    “聽說沒有?明曰復明曰教派來了個狠人,路上,神拳殿的弟子和他起了衝突都沒有討到好處,聽說來了兩個人,還沒參加試煉的就先回去了一個!”下樓的其中一人說道。

    “啊?不會吧?真的假的?這麼強大?果然是第一魔門!”另外一個人驚訝的說道:“那人是不是叫張乃炮?可是我聽說,那人似乎並不怎麼出彩啊?當初在冰宮試練上,被人打成了殘疾!”

    “噓,隔牆有耳,莫要被人傳到張乃炮的耳朵中惹來禍事!”之前那個人慌忙說道:“先不說冰宮試煉的傳聞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強者的事情也不是我們這些混經驗的[***]絲理解的。”

    “擦,你可是天階初期高手啊!”另外那人一愣,沒想到自己認識這個同伴如此的膽小怕事:“那張乃炮,我聽說也不是地階後期巔峰實力而已,和你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那倒是沒有錯,但是張乃炮修煉的心法口訣十分邪門,武技也十分的邪門,被譽爲天階中期之下第一人,聽說遇到天階中期的高手都不在話下,我纔是天階初期!”這個人無所謂的笑了笑,絲毫沒覺得這是什麼丟臉的事兒。

    “好吧,果然強大,不過不知道冰宮試煉中,那個傳說中能和張乃炮一較高下的上古馮家馮逆天這次回不回來,這兩個人會不會再來一次高手碰撞呢?”另外那人期待的說道:“對了,哥們,你不是也姓馮麼?你和上古馮家認識不認識?”

    “這……不說這個了……”之前那人搖了搖頭,正待說什麼,突然道:“有人來了。”

    這正好替他終止話題帶來了一個合適的理由。

    其實,他們的話林逸都聽見了,那下樓的人雖然是天階初期高手,但是明顯的沒有什麼經驗,也不知道防備,都說了半天了才知道防備,真要是被張乃炮聽到那也晚了。

    但是林逸自然沒有興趣去和張乃炮傳什麼閒話,只是有些奇怪,這張乃炮又練就了什麼稀奇古怪的武功了,居然成爲了天階中期之下第一人?

    那不是又和自己差不多了?林逸不由得搖了搖頭,看來這張乃炮還真是陰魂不散啊,鍾品亮剛走沒多久他就出現了,自己和他們還真算是老對手了。

    趙奇壇的臉色卻是變了變,有些擔心的看了林逸一眼,他和張乃炮倒是沒什麼衝突,他是從馮逆天身邊反水的,但是不擔心張乃炮會報復,只是林逸上次把張乃炮打成了廢人,張乃炮這次能夠善罷甘休麼?

    但是趙奇壇看到林逸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似乎根本沒有將兩人的談話放在心上,於是鬆了口氣纔想到,林逸現在不也是天階中期之下第一人麼?他都能秒殺天階中期高手,和張乃炮應該是差不多厲害吧?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