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乃炮手下什麼實力,他李辭霸當然清楚,那可是實打實的天階中期高手啊,林逸居然可以一招打殘?這是什麼恐怖實力啊?

    之前,他就在張乃炮等人的手底下吃了虧,他很清楚張乃炮這夥人的厲害,雖然他也是天階中期高手,可是卻沒有在張乃炮的兩個手下身上討到好處,要不是跑得快,說不定也殘廢了,但是沒想到林逸居然能夠把張乃炮的小弟打殘了,還這麼牛逼的什麼事兒都沒有的在這裡吃飯,簡直是匪夷所思。

    “李辭霸拜見林少俠林兄,你真是我的偶像啊,林兄可能已經知道了,我們神拳殿的弟子之前在張乃炮手上吃了大虧,本以爲報仇無望,沒想到林兄幫我出了一口惡氣,我真是太感激了!”李辭霸看着林逸,崇拜的五體投地,無以復加。

    “我和張乃炮本就是仇敵,上次冰宮的試煉,我就把他廢掉了一次,他一來就找我麻煩,也是正常的,倒是和你也沒有什麼關係。”林逸擺了擺手,無所謂的說道。

    “我靠,林兄你這麼猛?上次張乃炮是你廢掉的啊,那馮逆天是不是也是你廢掉的……呃?”李辭霸說到這裡,忽然愕然的轉頭看向了馮詩篇,不知道馮詩篇爲什麼會和林逸坐在一起,林逸不是廢掉了一個馮家的人麼?

    “李兄不用這麼看我,我堂弟這個人我是清楚的,做事飛揚跋扈,在冰宮試煉中想要強搶林兄手中的天材地寶,被林兄廢掉那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馮詩篇搖了搖頭說道:“這事兒不影響我和林兄的關係。”

    其實,馮詩篇一點兒也不傻,他雖然來了,也爲了給馮逆天求藥,但是面對將馮逆天打傷的人,他絲毫沒有表示出敵意來,反而與之示好,足以見得馮詩篇是個大智若愚的類型。

    “原來如此。”李辭霸點了點頭:“林兄如此厲害,我看不如這次試煉,我們就共同推舉林兄作爲我們的隊長吧,我們組成一個小隊,在林兄的帶領下參加試煉!”

    “我看行!”葛仙也十分佩服林逸,點頭表示贊同。

    “我當然也沒有問題,有林兄帶領,那我們小隊是如虎添翼!”馮詩篇笑道。

    “林逸本就是我的老大,我肯定沒問題。”趙奇壇說道。

    於是,林逸莫名其妙的就變成了衆人中的隊長,讓他有些無可奈何。

    “對了,辭霸,和你一起來的那兩個人,是哪裡的弟子?看起來好像對你有所防範?”林逸問道,既然衆人都推選他爲隊長,那他也不推辭,也就稱呼李辭霸爲辭霸了。

    “那兩個人是暗夜宮的弟子,實力一般,只有地階中期……當然,我不是瞧不起地階,林兄這樣的高手,那比我們天階高手還要厲害!”李辭霸怕林逸不高興,所以補充了一句:“本來在路上的時候,這兩個暗夜宮弟子諂媚的討好想要投靠我和我師弟,後來我們遇上了張乃炮,我師弟廢掉了,他們兩個人也就對我們敬而遠之了……”

    “暗夜宮的弟子?”林逸對於暗夜宮倒是聽說過,上次林逸從西星山回來的時候,林逸倒是聽說過……忽然,林逸沒來由的一陣頭痛,林逸想到了西星山之旅,忽然覺得自己的這段記憶有些殘缺,中間似乎少了很多東西,但是就是想不起來。

    “林兄,怎麼了?你和暗夜宮有仇?”李辭霸看到林逸眉頭緊皺,面色有些難看,還以爲林逸和暗夜宮有大仇,於是道:“用不用我去教訓教訓他們?”

    “沒有,別亂來。”林逸擺了擺手,道:“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這沒什麼的。”

    “好吧。”李辭霸本想在林逸面前表現一下,可是無奈沒有這個機會了。

    過了一會兒,餐廳裡又陸陸續續的進來了一些弟子,有葛仙等人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讓林逸留意了一下的是一位來自於冰宮的女弟子。

    本來,林逸以爲趙奇九或者雨冰會來呢,但是沒想到他們都沒有來,事實上,天丹門的試煉充滿了危險,雨冰也好趙奇九也好,都是林逸託付給馮笑笑照顧的人,這種危險的試煉,馮笑笑自然不會讓他們來,何況馮笑笑也不知道林逸會去參加天丹門的試煉。

    畢竟上次林逸參加天丹門的試煉只是誤打誤撞去的,而天丹門試煉和林逸的交集不大。

    本來,林逸以爲在試煉中,不可能再遇到認識的人了,但是沒想到的是,餐廳的門打開了,一個一身黑色的酷小妞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小心翼翼,也不和別人打招呼,而是找了一個沒人的角落坐了下來。

    “噗……”林逸看着來人,將剛剛喝進口中的飲料直接吐了出來,這人不是楊七七又是誰?

    林逸沒想到的是,楊七七居然也來參加天丹門的試煉了,她來這裡參加試煉幹什麼?難道還要換取什麼給她朋友治病的藥材麼?

    “林兄,怎麼了?”馮詩篇有些奇怪的問道。

    “沒什麼,看到個熟人。”林逸說道。

    “那叫他一起過來坐呀?”馮詩篇聽後熱情的說道。

    “不用了,她姓格有些孤僻,再說吧。”林逸搖了搖頭,楊七七的姓格林逸還是瞭解的,沒什麼事情,林逸也就不招惹她了,省的這小妞動不動就要殺自己滅口。

    吃過晚飯,林逸等人就去回房間休息了,因爲餐廳里人來人往的修煉者很多,楊七七倒是也沒有注意到林逸,她吃過晚飯後,就獨自離開了,看起來她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朋友。

    張乃炮不知道是因爲被林逸挫敗了還是什麼,總之上樓之後就再也沒有下來過,也沒有吃東西。

    “林兄,你這靈獸,是幹什麼的?怎麼看起來像是個寵物呢?這次試煉,應該沒有太大用處吧?”葛仙見多識廣,看到林逸手中的靈獸頓時有些奇怪。

    “呵呵,帶在身邊習慣了而已。”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