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點了點頭,倒是也沒有取笑她,只是道:“李辭霸也是外家修煉者,你們兩個有空可以交流一下……”

    對於楊七七,林逸心中總是有種莫名的感覺,雖然這小妞兒經常恩將仇報,但是林逸當初的確是看了人家的身子,這是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所以林逸對她的感情也很複雜,不希望她有事,但是卻也沒有辦法和她交心。

    楊七七狼吞虎嚥的吃起了早餐,她實在是餓得不行,昨天晚上在房間裡練習蝴蝶微步到半夜,可是卻沒有任何進展,結果一覺睡過頭了,早上還沒有地方吃東西,這時候自然吃的很快。

    “試煉什麼時候開始?”林逸吃完了早餐,這時候只是等着楊七七,所以和馮詩篇等人聊了起來。

    “今晚是試煉的繳費報名時間,明天一早,試煉正式開始。”馮詩篇說道:“咦,林兄,你對試煉一點兒都不瞭解麼?”

    “不瞭解,我說了,我是散修。”林逸說道。

    “難道你是世俗界的散修?”葛仙有些驚訝,散修也分爲好幾種,像他這樣,雖然名爲散修,但是實質上就是遊走於上古、隱藏層面之間,靠着自己的本事謀取一些好處和修煉資源,而這些人對於上古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而林逸表示一無所知,顯示就是世俗界的散修了。

    不然的話,單單是憑藉一己之力,別說是踏足地階了,就是踏足玄階都難,這也是世俗界很少有高等級修煉者的原因。

    “散修還分世俗界和非世俗界?”林逸一愣。

    “自然是如此,我名爲散修,其實也是在上古層面和隱藏層面掛號的,我有我的謀生之路,名義上也受制於上古和隱藏層面的規則,但是同樣的,我獲得的好處也很多,比如我和上古門派、隱藏世家享受的待遇差不多,他們能夠參加的事情我都能參加。”葛仙說道。

    “那區別也不是很大。”林逸笑了笑,轉頭看向了楊七七:“楊七七,那你屬於什麼散修?”

    “我其實是海外修煉者,所有的海外修煉者,也會受到一些活動的邀請,海外的一些修煉者,自發成立了一個海外修煉者協會,這邊有什麼事情,都會和海外修煉者協會發邀請函的。”楊七七說道。

    “哦……”林逸點了點頭,倒是也沒有覺得奇怪,因爲楊七七的手上那枚戒指圖案林逸很熟悉,是來自於海外的殺手組織。

    倒是馮詩篇、葛仙和李辭霸很驚訝,沒想到楊七七是從海外來的。

    “海外的修煉者多麼?”葛仙的職業病讓他很喜歡打探。

    “不少,但是有一些沒有加入海外修煉者協會,畢竟這個協會是大家自發組織的,並不是強制姓的。”楊七七解釋道:“可能沒有這邊的修煉者那麼多,但是整個海外修煉者協會的修煉者加起來,也相當於一個上古門派的勢力了!

    “這樣啊,怪不得你們也會收到邀請!”葛仙恍然:“但是,你們就你一個人來參加試煉麼?”

    “是啊,海外的修煉者,對於這些試煉什麼的,不是特別熱衷,那邊的外家修煉者比較多,這邊試煉的獎勵,對他們來說誘惑不大。”楊七七說道。

    “原來如此。”葛仙點了點頭,道:“以前還真是沒想到,海外也有這麼多的修煉者。”

    幾人正說着話,忽然餐廳的大門被推開了,進來了兩個人,不過,很多桌上正在高談闊論的修煉者在這一刻都同時沉默了,而其他人,也在別人的提醒下閉上了嘴巴。

    來人,正是張乃炮和魔八!

    一般的上古門派,還真是不願意招惹明曰復明曰教派的人,尤其是張乃炮現在被傳得神乎其神,不知道身上練就了什麼邪門的心法口訣,神拳殿的弟子都廢掉了,那其他的上古門派弟子,哪個還敢隨意去招惹他?

    在沒有弄清楚狀況之前,誰敢去造次?所以這時候,都出奇的同時保持了沉默。

    但是,最驚訝的人莫過於林逸了,其他人看不出來,但是林逸卻看的一清二楚,張乃炮昨天還是地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今天一早,就變成了天階初期高手!這升級的速度也有點兒太快了吧?

    之前林逸心中還有點兒底氣,因爲他身上穿着中品金蟬內衣,可以防禦地階高手的任意攻擊,而張乃炮再厲害,再能越級對敵,那也是地階高手,林逸穿着鍾品亮給他送來的鐘品亮金蟬內衣,倒是不怕張乃炮什麼。

    可是一轉眼,一覺醒來,張乃炮居然突破升級了,這讓林逸有種哭笑不得的挫敗感。

    冰宮試煉的時候,張乃炮就升級了,但是讓林逸平衡的是,在冰宮的試煉時,他自己也隨之升級了,可是在天丹門的試煉中,林逸卻沒有任何升級的契機,甚至林逸剛剛升級至地階後期,都沒有達到地階後期大圓滿的狀態,一點兒地階後期巔峰的壁障都沒有觸碰到,讓林逸有些小小的鬱悶。

    “哈哈,這不是林逸麼?上次在冰宮的試煉中,你我都突破了,不過這一次,你好像有點兒掉鏈子啊?”張乃炮一眼就看到了林逸,大踏步的走了過來,揶揄的看着林逸說道。

    林逸的臉色微變,張乃炮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不過林逸也沒辦法說什麼,只是冷冷的道:“天階初期麼……你的那個手下魔九還是天階中期呢,不知道他現在如何了?”

    “你……”張乃炮本來是想來氣林逸的,沒想到林逸一句話,把他給噎得夠嗆,讓他無法反駁,只得鬱悶道:“哼,多說無益,還是試煉上見真知吧!”

    “哦……”林逸淡淡應了一聲,不鹹不淡,這種蔑視的語氣讓張乃炮要抓狂,本來他突破了之後想要氣氣林逸的,可是林逸沒氣到,自己倒是氣得夠嗆。

    不過他的天階武技還沒有修煉純熟,他也懶得和林逸爭辯,打算在試煉中好好教訓林逸一頓,所以他轉身帶着魔八準備離開。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