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乃炮的話已經讓他們知道,林逸就是那個在冰宮試煉上連續廢掉馮逆天和張乃炮的人,對於這樣一個很有可能比張乃炮還恐怖的存在,他們自然會敬而遠之!

    雖然,他們的背後各自都有強大的門派做後盾,但是在試煉中畢竟不是比背景的,回到門派後可以藐視林逸,但是在這裡,誰願意吃個眼前虧?

    甚至之前得罪了楊七七的幾個修煉者都覺得人人自危,楊七七和林逸明顯很熟悉的樣子,得罪了楊七七,是不是就等於得罪了林逸呢?

    不過好在,林逸等楊七七吃完東西后,根本沒有追究其他,帶着他們幾人離開了餐廳。

    當然,雖然在場的弟子大部分心中忌憚林逸,但是卻也瞧不起林逸,在他們看來一個散修而已,自身實力再強大,也不過是一個人,到時候面對上古門派,還不是渣滓一樣的存在?

    “林兄,小弟今天真是佩服啊,那張乃炮那麼牛逼個人,但是在林兄面前,硬是不敢造次!”李辭霸崇拜的說道。

    “是啊,要不是咱們遇到林兄,這次試煉,恐怕要吃虧了。”馮詩篇也是點頭說道。

    “那是肯定的,這張乃炮絕對不是好惹的,你看那土霸王多慘,還是西域的修煉者,不遠萬里來到這裡,結果還沒等參加試煉呢,剛來就被打趴下了,唉!”葛仙附和着說道。

    楊七七見一大幫子人都在吹捧林逸,不由得撇了撇嘴,哼,這傢伙還真是可惡,看來自己報仇無望了……算了,自己還要怎麼報仇?人家救了自己那麼多次,自己再恩將仇報,怎麼也說不過去,想到這裡,楊七七暗自嘆了口氣。

    “不說這些,你們都來我房間裡,有事情和你們說。”林逸擺了擺手說道,對於那些吹捧的言語,林逸並不在意,他考慮的更長遠一些,在隱藏層面,林逸可以說已經站穩了腳跟,但是在上古層面,林逸還是薄弱了很多,並沒有發出自己的聲音,而與馮詩篇、李辭霸的結識,是個非常好的契機,但是目前的情況,也只是能和這些上古門派的弟子保持私交,想要讓人家背後的門派或者家族高看你一眼,也是比較困難的。

    “去……去你房間幹什麼?”楊七七警惕的看向了林逸,剛纔她想着其他的事情,走神了,所以林逸說話,她沒有聽完全,還以爲林逸只讓她自己去呢,所以立刻有些緊張。

    林逸愕然的看着楊七七,而其他人也是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楊七七突然發什麼飈。

    “你們來我房間,自然是商量一下試煉的事情,但是你要是不願意來,那就算了。”林逸看了楊七七一眼,說道。

    “啊,試煉的事情啊,那我去。”楊七七有些臉紅,自己想事情沒有聽清楚,鬧了一個大烏龍,原來大家都去啊!

    林逸搖了搖頭也不去管她,幾人一起來到了林逸的房間裡面,而林逸只是從揹包裡,拿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試煉地圖來,這些人有意推選自己當他們的隊長,而林逸也正有拉攏他們的意思,而試煉的地圖,則是最好的拉攏禮物。

    幸虧林逸打印了很多份,不然還真不夠分了。

    林逸將地圖一人一份的分發了下去,衆人都很疑惑。

    “老大,這是什麼東西?”趙奇壇有些奇怪的問道。

    “這是這次試煉的地圖,我事先拿到了手。”林逸說道。

    “什麼?!試煉的地圖?”馮詩篇十分的驚訝,他來自於上古家族,都沒有事先得到地圖,而林逸一個世俗界的散修,居然手中有地圖?

    李辭霸也是很吃驚,同樣的他也沒有地圖,而林逸卻拿到了。

    當然,最驚訝的莫過於葛仙了,他本就是靠賣消息爲生的,自己卻沒能打探出來天丹門試煉的地圖,反而林逸拿到了,讓他有些汗顏,到底誰纔是吃這口飯的啊!

    倒是趙奇壇沒有太多的驚訝,趙奇壇知道林逸很神奇,時間久了,自然也就習慣了。

    楊七七也是如此,她對林逸的強大已經麻木了,現在看起來,試煉也好,交易會也好,跟着林逸,總有好處的……

    “在這地圖上面,有一個標註了的安全位置,如果大家在這次試煉中遇到任何的危險,都可以到這個標註位置先躲藏起來,然後等着其他人去會和。”林逸說道。

    “也就是說,只要到了這裡,這次的試煉就可以安全通過了?”馮詩篇驚訝的問道。

    “當然,你們可以先採得試煉規定的靈藥再躲藏在這裡,也可以等着我去了之後,我們一起去採集規定的靈藥,但是我去了以後,也未必會採集到這麼多人數的靈藥。”林逸實話實說道:“這個試煉地圖,不過是給大家增加一個保命的保障罷了,真正卻是幫不了太多。”

    “這已經很不錯了!”葛仙說道:“我可是知道這次試煉的難度,要不是我卡在地階後期巔峰時間太久,想要碰碰運氣要一枚聚氣丹突破至天階,我也不會來參加試煉了。”

    “聚氣丹突破的天階,有缺陷吧?”林逸不動聲色的問道。

    “這倒是,不過對於我們散修來說,能晉升天階已經不錯了,我知道我自己的情況,我現在這個年紀要是還沒有突破至天階,那麼以後的希望更加渺茫。”葛仙說道。

    馮詩篇和李辭霸也都是感嘆,林逸這個隊長認得真是太英明瞭,如果他們不是跟了林逸,那麼林逸也不可能給他們這份地圖,倒是楊七七,拿着地圖若有所思,臉上掛着若有若無的喜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拿到地圖之後,這些人都回到各自的房間去休息了,一天裡,也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一直到晚上,在客棧外面的空地上,響起了一個聲音來,聲音雖然不大,但是穿透力卻很強,讓客棧裡所有的修煉者聽得一清二楚,哪怕是關着窗子,也聽得見。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