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這一次的試煉結果則是改爲,凡是成功採集到手一株藥材的,可以換取一枚天丹門目前已有的三品丹藥或者天材地寶,而成功採集到手兩株藥材的,可以換取一枚天丹門目前已有的三品丹藥或者天材地寶的同時,再自己出一份材料,請我們天丹門幫助煉製一枚三品丹藥!當然,根據丹藥的不同,天丹門有權拒絕煉製丹藥的種類,當然,再換取一枚天丹門目前已有的三品丹藥或者天材地寶也是可以的!”天機算說到這裡,頓了頓繼續道:“三株藥材也是以此類推……”

    “啊——”在場的修煉者一片譁然,沒想到這一次天丹門的試煉會開出如此優厚的條件來,讓他們十分的心動,可以點名要求爲自己煉丹啊!這可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好機會啊!

    尤其是冰宮的那個弟子,更是有些激動,她來此的目的,不過是碰碰運氣而已,天丹門不給冰宮煉製冰心玉骨丹,她就算通過試煉,也只能獲取一枚天丹門已用的三品丹藥,但是如果拿到兩株藥材呢?

    不過,她也不過是激動了一下,就搖了搖頭,先不說自己能不能拿到兩株藥材,就算能拿到,天丹門煉製三品丹藥也是有選擇姓的,不可能爲她煉製三品丹藥!

    看到自己換取丹藥沒有希望,冰宮的弟子也打算退出了,她來這裡冰糖也囑咐過,可行就去參加試煉,不可行那就直“五煞蠻荒之地,兇險之極,在試煉中,我希望大家還是不要爭鬥,畢竟那藥材很多,也不是太難尋找,主要是那裡靈獸太多,不容易採集而已,所以大家拿到藥材之後,最好第一時間趕回來。”天機算說道:“試煉中,生死各安天命,天丹門不會負有任何責任,好了,如果有異議的修煉者今晚就可以離開了,沒有異議的修煉者,到康長老這裡繳納試煉保證金!”

    天機算的一番話後,有人離開了,也有人開始主動站起來,排隊去康照明那裡繳納天丹門試煉的保證金了,當林逸準備劃卡繳納保證金時,馮詩篇卻是搶先一步幫助林逸刷了卡,而康照明,整個過程都是面無表情,好像這件事情和他沒有任何關聯一樣。

    這倒是讓林逸很是驚奇,這小子轉姓了麼?怎麼對於自己的出現一點兒表情波動都沒有呢?莫非,這其中隱藏着更大的陰謀?

    在繳納了保證金,登記了實力之後,林逸拿着一個試煉的入場門牌就可以離開了,這天丹門的試煉甚至連參加者的實力都沒有去檢驗,不像冰宮的試煉那麼嚴格。

    不過想來,冰宮是爲了選拔外門弟子,而天丹門單純的是爲了藥材和賺錢,所以管你什麼實力呢,反正玄階以上上不封頂,只要交得起保證金,就可以隨意參加了。

    當然,這倒是林逸想錯了,也只有這一屆的天丹門試煉不檢查參加者的實力,往屆的天丹門試煉,則是嚴格的檢查參加者的實力,不容許一絲一毫的作假!

    在收繳了所有參加者的保證金後,天機算讓客棧老闆安排大家回去休息了,然後道:“明天早上六點整,準時在這裡集合,我會接引大家去天丹門試煉所在地——五煞蠻荒之地!請準時來這裡等候,不然過期不候,保證金不退還!”

    “是!”衆人連忙肅然應道。

    “還有一件事情,我要提醒衆位,從試煉開始,到離開天丹門,這裡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不能外傳!在五煞蠻荒之地,不允許攜帶相機等電子設備記錄裡面的情況!”天機算最後警告道,這也是怕有人將五煞蠻荒之地的地形錄製下來,爲了以後參加試煉方便。

    衆人紛紛點頭表示理解,畢竟這些要求都是合情合理的。

    在衆人離開之後,天機算也帶着康照明第一時間離開了,康照明的眼睛掃過客棧的方向,心中暗暗祈禱,希望張乃炮這次給力一些,能夠幹掉林逸,那樣就一了百了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清晨四點半鐘,林逸就從修煉空間中回到了現實,去洗手間簡單的洗漱了一番,然後就推門走出了房間。

    本來,林逸是考慮將趙奇壇的實力提升至地階初期的,但是小聚氣丹目前林逸手中沒有,而趙奇壇現在是玄階中期巔峰,提升至玄階後期巔峰作用也不大,對他在試煉中起不到什麼太大的幫助,所以林逸乾脆也就沒有提這件事情,打算回去之後再說。

    讓林逸沒想到的是,趙奇壇、馮詩篇、葛仙和李辭霸等人都已經出了房間,正站在林逸門口不遠處聊天,看到林逸出來,趙奇壇道:“老大,你醒了。”

    “恩,你們倒是早啊,我還尋思再修煉一會兒呢。”林逸說道:“對了,七七呢?”

    “還沒有起來吧?”趙奇壇看了一眼不遠處走廊盡頭的房間,道:“我們也不好叫她,要不老大你喊她一下?”

    衆人包括趙奇壇在內,都不知道林逸和楊七七是什麼關係,自然不好去叫楊七七起牀。

    “那行,我去叫她吧。”林逸知道楊七七的房間號,向走廊盡頭走去,不過,林逸剛想敲門,楊七七的房間門就打開了,楊七七看到門口的林逸,頓時嚇了一跳:“你……你你怎麼在我房間門口?”

    “我來叫你起牀,時間差不多了。”林逸說道。

    “哦哦……”楊七七捂着胸口,喘了口氣。

    她感覺這次的試煉危機四伏,生怕有壞人對她不利,昨天一夜也沒怎麼睡好,正緊張呢,被林逸給嚇了一跳。

    天色剛矇矇亮,客棧門前的廣場上就已經坐滿了來參加試煉的子弟,大家都抱着宜早不宜遲的態度,等待着天機算的到來。

    六點整的時候,天機算準時來到了廣場上,昨天跟隨他的康照明今天卻沒有再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