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是五煞之龍,是五煞蠻荒之地的靈獸之主!”本來美少女還有些害羞,不過說到了正事上面,美少女倒是恢復了之前的冷靜,對林逸解釋道。

    “五煞之龍……難道它是五屬姓靈獸?”林逸問道。

    “不錯,你從它催發的技能上,應該能看的出來。”美少女點了點頭。

    “哦,那這麼說來,你也是五屬姓的修煉者了?”林逸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問道。

    美少女的神色微微一緊,不過卻還是點了點頭,道:“我是四系實屬姓,一系虛屬姓的修煉者,你知道實屬姓和虛屬姓?”

    “知道一些。”林逸點了點頭,心下恍然,又很吃驚,這美少女居然是四系實屬姓一系虛屬姓的修煉者?這也太強大了吧?

    “不說這個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也是參加這次天丹門試煉的試煉者麼?”美少女不想在自己的問題上多說話,看到林逸那驚訝的表情,於是轉移了個話題。

    “林逸。”林逸倒是沒有隱瞞,這東西根本沒有辦法隱瞞:“來這裡的,除了試煉者,難道還有其他人麼?”

    “這倒是。”美少女點了點頭,伸手拿過身上的行囊,從裡面取出了一株靈藥來,遞給了林逸道:“這是之前我答應給你的靈藥,這次試煉需要的。”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林逸點了點頭,倒是也沒有推辭,直接收下了:“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門派的?”

    “我……叫天嬋,是個散修。”美少女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來,不過對於自己的門派,卻是說了謊,她的門派,現在應該和林逸有些矛盾,不知道爲什麼,天嬋不想讓自己和林逸之間有太多的隔閡,恐怕是不想讓他覺得救了敵人吧,天嬋這麼想。

    “天嬋?一帶妝樓臨水蓋,家家分影照嬋娟,倒是人如其名。”林逸看着天嬋,有感而發的說道。

    天嬋臉色微紅,哪裡聽不出林逸是誇讚她的美麗?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人誇讚過她是美女,這時候被林逸一誇讚,天嬋不由得有些嬌羞。

    “對了,你爲什麼來這五煞山脈?”天嬋換了個話題,問道,她之前就有些奇怪,林逸爲什麼會來這個五煞山脈的山頂。

    “哦,我去尋寶去了。”林逸也沒有隱瞞,實話實說道,他要是隨便找個理由天嬋也不能相信。

    “尋寶?”天嬋一愣。

    “哦,就是這個東西了。”林逸拿出了之前的精元內丹來,出示給了天嬋看。

    “精元內丹?你居然找到了這個東西?”天嬋一愣,沒想到林逸的運氣還真好,居然找到了一顆靈獸的精元內丹。

    “你知道這東西是做什麼用的?”林逸沒想到天嬋一眼就認出了這個東西來。

    天嬋聽到林逸的發問,不由得愣了愣,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道:“可以製作一種防護項鍊,不過需要鑄器師才行。”

    “你是鑄器師麼?”林逸問道。

    “我……”天嬋抿了抿嘴,點了點頭:“算是吧,不過從來都沒有鑄造過。”

    “要不你幫我鑄造一個?”林逸笑着開了一句玩笑。

    “啊?一顆不可以的,最少要五顆才行。”天嬋說道:“而且,這次試煉之後,我就要回到我的門派了,你我應該不會再有交集了。”

    “呵呵,你是哪個門派的?說不定以後我們還會見面。”林逸問道。

    天嬋遲疑了一下,沉默了,她不想騙林逸,但是又不想說出自己的門派來,天丹門和林逸目前來說還是仇恨蠻多的,天嬋不想因爲自己的門派破壞兩人現在的關係。

    具體爲什麼會這麼在意兩人之間短暫的關係,天嬋自己也不清楚,如果換做以前,她肯定會殺掉林逸,但是現在,她卻沒有這個想法。

    “算了,不說這些。”天嬋的沉默,讓林逸微微一愕,不過也沒有刨根問底,天嬋就是不說,林逸也八成猜到了她的來歷,如果她真是五行門來的,隱瞞門派來歷也是正常的:“對了,那你又是爲什麼來這個五煞山脈?”

    “我來……做一些特殊的事情。”天嬋說道。

    “那你做成了麼?”林逸問道。

    “現在還不知道……”天嬋搖了搖頭,想了想之前的事情,有些迷茫。

    林逸知道兩個人不熟悉,即使自己是天嬋的救命恩人,天嬋也未必會和自己實話實說,未必會將她來這裡的目的說出來,畢竟林逸猜測,天嬋有可能是來接受傳承的。

    不過,如果按照白老大的說法,本源力量的傳承和感悟傳承不同,每一次本源力量的傳承,只有一個人能夠成功接受傳承,而自己成功接受傳承了,那麼天嬋應該就是接受傳承失敗了。

    這樣一來,天嬋之前的準備,倒是給林逸撿了一個現成的便宜,如果天嬋知道林逸接受了傳承,不知道會不會氣得殺了他呢?想到這裡,林逸決定不再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不然的話,讓天嬋回過味兒來,自己可就危險了。

    畢竟之前白老大也說過,想要接受本源力量的傳承,必須要做出一系列複雜的準備才行,之前恐怕天嬋已經做出了準備,而後現在恐怕是傳承失敗了,只是她自己還不知道而已。

    而林逸,要不是軒轅馭龍訣猛然突破至第二層大圓滿,林逸恐怕也不會認爲自己現在已經接受了傳承,因爲從表面上是看不出來是否接受傳承的。

    “我們,怎麼從這裡出去?這懸崖峭壁實在是有些高,我們要如何上去?”林逸忽然想到了最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兩個人如何從這裡離開。

    “啊?”天嬋被林逸這一提醒,一擡頭才發現了兩個人的處境,眼中閃過一抹擔憂,天嬋四下裡看了看,臉上的擔憂之色更濃了,過了一會兒,才道:“我們……似乎上不去了!”

    “上不去了?”林逸一愣,隨即心中一涼,他之前就考慮過這個問題,但是他想的是,天嬋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林逸上不去,不代表天嬋上不去!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