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安全之地,雖然是地圖上標註的,但是,但凡有點兒智商的**者都可以看出來,安全之地是一個天然形成的天塹,在這裡,無論飛禽走獸,都很難走進來,因爲靈獸的體積都比較大,比較小的很少,一般都沒有什麼攻擊力,所以只要**者躲在了這裡,就沒有靈獸可以傷害得到他了。

    魔八也是很快找到了這裡,在試煉第一天的當晚,兩個人就會和了。

    “炮哥,你弄到試煉的靈藥了麼?”魔八問道。

    “沒有,這附近沒有,我也沒去找,等一等,這裡很明顯,估計等不了多久,就有其他**者找過來,到時候直接動手搶過來就是了。”張乃炮淡淡的說道。

    “說的也對,以炮哥的能耐和手段,根本不用自己去親自尋找靈藥,傻子才自己去呢!”魔八恭維的說道。

    “先休息一會兒吧。”張乃炮淡淡的說道:“這裡的天地靈氣很充裕,我要**一會兒。”

    “炮哥,不是說,五煞之氣對於**者有害麼?您怎麼……”魔八一驚,連忙問道。

    “哈哈,也不看看我**的是什麼心法,我的吸蜂神功,什麼真氣不能吸?只要是真氣,管它五煞之氣還是天地靈氣,甚至毒藥我都能吸!”張乃炮哈哈一笑,無所謂的說道:“這裡正好適合我**,正好我再鞏固一下實力等級。”

    於是,張乃炮在**,魔八在一旁**,可是他倆的運氣可能不太好,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也沒見到一個**者來到這裡,魔八不由得有些着急了:“亮哥,不對呀,等了這麼久了,怎麼一個**者都沒看見呢?”

    “這纔多久?等等吧,不着急。”張乃炮卻是很淡定的說道。

    還真別說,張乃炮的話音剛落,就聽到在安全之地的外面,傳來了說話的聲音,有人來了!

    “楊少俠,咱們還真是幸運啊,這裡有個地方好像不錯,可以避免靈獸的攻擊!”外面的一個人說道。

    “的確,我們可以在這裡先躲避一下休息片刻再趕往傳送陣。”那個被稱作楊少俠的人說道,他是來自於火炎山的高手,乃是一個天階中期巔峰實力高手。

    而和他說話的人則是來自於暗夜宮的一個地階中期高手,還有一個沒有說話的也是暗夜宮地階初期高手,兩個人在楊少俠身旁,完全是提鞋的角色,不過跟着這樣一個天階中期巔峰實力的高手的身後,可以很大程度的降低危險姓,這不,之前遇到了一個玄階靈獸,就被楊少俠給打跑了,雖然沒有佔到什麼太大便宜,但是如果讓這兩個暗夜宮的地階高手上的話,那肯定是不死也重傷了。

    況且,有楊少俠保護着,讓他們順利的採集到了試煉的靈藥,雖然兩個人只有一株,但是也很不錯了,要是換做兩個人單獨行動,沒準兒靈藥纔有採到,反而喪命了也說不定。

    “楊少俠您先請……”暗夜宮**甲說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楊少俠點了點頭,一馬當先的進入了安全之地,不過,他進去之後,卻是一愣,因爲他看到了張乃炮和他的跟班魔八也在這裡。

    不過,楊少俠倒是也沒有太害怕,在他看來,他好歹也是天階中期巔峰實力的高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只要自己不主動招惹,那張乃炮也不會將他怎麼樣。

    兩個暗夜宮的**跟着那楊少俠走進來,看到張乃炮,也是明顯的一愣,有些畏懼,不過想到張乃炮只是天階初期,而他的跟班魔八是天階中期,但是楊少俠卻是天階中期巔峰,所以他們還是放下了心來。

    “三位看樣子志得意滿收穫頗豐啊?”魔八呲牙一笑,突然開口對三人問道。

    “什麼意思?”暗夜宮**乙有些警惕的轉身問道。

    “沒什麼,將試煉靈藥交出來吧,炮哥饒你們不死。”魔八淡淡的說道。

    “交出來?憑什麼?”暗夜宮**乙一驚,他這一次可是帶着任務來的,要從天丹門換取一枚聚氣丹,讓宮主能夠成功從地階後期巔峰晉升至天階初期,這是最後的機會了,雖然聚氣丹有弊端,但是一旦成功感悟傳承,那弊端將不復存在,升級再沒有壁障。

    那個計劃的時間越來越近,暗夜宮想要分一杯羹,就必須要抓緊時間才行,而現在的問題是,宮主夜婉兒還沒有突破至天階,實力越高,感悟傳承的機會或許會高一些,暗夜宮沒有辦法了,纔會採取這種下下策。

    “憑什麼?就憑炮哥能決定你們的生死!”魔八冷哼了一聲,道:“炮哥讓你們生,你們就能生,讓你們死,你們就能死。”

    “你這也太霸道了吧?”暗夜宮**乙忍不住說道。

    “霸道?你踏足**者行列的那一刻起,你就應該知道,什麼叫做弱肉強食,現在才說霸道,未免太晚了吧?”魔八不屑的說道:“好了,大家都是來參加試煉的試煉者,我不想傷了和氣,我們炮哥的原則就是,交東西不殺,想活命,那就痛快一點兒,想死的話,那我也不攔着你們。”

    “你……”暗夜宮**乙剛想再說什麼,卻被另外一名暗夜宮**甲給拉住了,他給**乙做了個手勢,示意看看楊少俠怎麼說,這裡面實力最高的人就是楊少俠了,他們兩個只是地階**者,在這裡沒有什麼話語權的。

    “楊少俠,您的意思……”暗夜宮**甲看向了火炎山的楊少俠問道。

    “張乃炮,你莫要欺人太甚,真要打起來,我是不怕你的,我是天階中期巔峰實力的高手,我和土霸王那個天階初期巔峰實力的高手不同。”楊少俠也很是惱火,他一路上被暗夜宮甲乙**吹捧的已經飄飄然了,這會兒被張乃炮搶劫,自然不爽,尤其是還是當着兩個小弟的面,他哪能服軟?

    而且他實力擺在這裡,要是服軟了,那不是讓人笑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