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馮詩篇和李辭霸對視了一眼,沒有說什麼,他們知道張乃炮是在拉攏人心,做樣子給自己等人看,不過馮詩篇都不是那種背信棄義的人,此刻也不會去轉投張乃炮的陣營。

    楊七七走後,大家在安全之地裡面,倒是也還相安無事,張乃炮雖然想要馮詩篇轉投他的陣營,但是也沒有威逼,因爲威逼的就打擊不到林逸了,就沒有意思了,張乃炮也根本就不缺小弟,明曰復明曰教派裡面,小弟很多,他何必要馮詩篇這些人當小弟呢?他不過就是想打擊林逸而已。

    事實上,馮詩篇和李辭霸錯過了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張乃炮此刻虛弱無比,他之前催發了一招地獄陰魔拳之後,就全身脫力,身上的體力真氣全部用光了,有一段時間的恢復,是根本不可能再次戰鬥的,他現在完全處於不設防的狀態,哪怕是一個黃階高手,都能將他一招斃命,這也他這個終極武技最大的缺陷!

    如果沒有必要,他是絕對不會使用的,當然,這也是一些上古逆天武技的一些共姓缺陷,不然的話,要是某一個修煉者掌握了這種逆天武技,那麼一個人就可以挑戰諸多高手,那就失去了修煉界的平衡。

    現在,張乃炮完全是將自己的武技建立在和別人信息不對等的情況之下,他滅殺了東方不輸之後,給其他人帶來的是強烈的震懾,別人不敢與他動手,也正好給了他恢復的時間。

    如果不是之前被楊少俠打了一下,他也不會這麼狼狽,至少使用了地獄陰魔拳後,還有一些體力,不至於被黃階修煉者滅殺,起碼也是同階修煉者才能幹掉他,但是他因爲楊少俠那一招,已經浪費了不少體力真氣,他還沒有完全恢復呢,東方不輸就來了,才造成了現在的情況。

    張乃炮在心中打鼓,但是在面對楊七七的時候卻一點兒也沒有露怯,還是那麼的強勢,讓馮詩篇和李辭霸沒敢輕舉妄動,不然張乃炮和魔八,已經葬身於這裡了。

    但是也不怪他們,他們沒有金手指,不像是林逸,能看出來張乃炮此刻的體力真氣是否充沛。

    一直到張乃炮的體力真氣恢復了不少,足夠再一次催發地獄陰魔拳的時候,張乃炮的臉上才露出了一個轉瞬即逝的安心笑容…………………………燕京市,劉家的集團公司總裁辦公室內。

    劉天厲正在批改報表,煙癮犯了,隨手摸向了桌角處的香菸盒子,不過卻抓了空,纔想起來,這一包香菸已經吸完了。

    “張秘書。”劉天厲按響了秘書室的呼叫按鈕:“把我的香菸再拿來一包。”

    “劉總,拿什麼牌子的?”張秘書連忙問道。

    “就是之前郎總送我的那個。”劉天厲說道,他自從抽了郎總送的特製香菸之後,對於其他的香菸就沒有了興趣,其他的抽起來完全不過癮,不解饞,只有郎總的香菸吸過之後,才解乏舒服。

    “劉總,郎總的香菸已經沒有了,之前我給您的是最後一包了,您看看別的行不行?”張秘書問道。

    “沒了?”劉天厲一愣,纔想到應該是差不多了,他吸菸的速度很快,郎總給的香菸總數也不多,很快吸完了也是正常的,不過其他的香菸他吸得不過癮:“那就隨便拿兩包過來吧。”

    “好的,劉總。”掛斷了電話,張秘書很快就從外間秘書室走了進來,給劉天厲拿了幾包香菸,是不同牌子的。

    劉天厲飛快的打開一包,拿出了一根叼在嘴上,點燃,吸了兩口之後不由得眉頭直皺:“不好抽,沒意思啊。”

    “劉總,要不我出去給您找找看,有沒有郎總這個牌子的香菸?在公司附近有一家進口菸酒店,我看看那裡有沒有?”張秘書小心的問道。

    “不用了,這個買不到的,是郎總特製的香菸,我自己打個電話吧。”劉天厲擺了擺手,拿起電話,撥通了郎總的電話號碼。

    “哈哈,是劉總啊?怎麼突然給我打來電話了?咱們的合作不是進行的很順利麼?”郎總很快的接起了電話,熱情的問道。

    “唔,郎總,我找你不是這個事情,是有點兒私事。”劉天厲說道:“就是之前,你給我的那種香菸,還有沒有了?我這吸慣了之後,吸別的香菸有些不習慣啊,您看能不能再給我兩條?不行我花錢買也行?”

    “你我是合作關係,這點兒小事兒還提什麼錢不錢的?”郎總卻是滿不在乎的說道:“不就是幾條香菸麼?要什麼錢啊!”

    “那就多謝郎總了!”劉天厲大喜,連忙說道:“那我這就讓我的秘書小張去您住的酒店裡拿?”

    “不用了,劉總,我還是親自過去一趟吧,不過,正好我找你有點兒別的事情,但是這香菸……按理說,我給你幾條是沒問題的,不過……”說到這裡,郎總欲言又止。

    “郎總,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劉天厲心中一凜,連忙問道。

    “倒不是問題,只是這香菸只有一條了,我也就這麼多了,這次來這邊和你談生意,我也就拿了這些而已,沒有多餘的了……”郎總說道。

    “就一條了啊……”劉天厲心道,一條自己怎麼夠啊,現在自己一天就能吸半條煙,這一條煙也就吸個兩天就沒有了,這還是他節省的情況之下,要是正常來說,更是不夠:“那……不能再讓貴公司那邊,捎過來一些麼?”

    “這事兒啊,還是等我過去再說吧,有些事情,我也正想和你說說呢!”郎總說道。

    “那行,我在辦公室裡恭候大駕。”劉天厲一聽似乎有門,連忙說道。

    如果劉天厲有透視眼的話,此刻估計會大吃一驚,因爲,那郎總是站着的,像個奴才一樣的站在一個坐着老闆椅的少年人身邊,那少年人,應該纔是幕後的老闆!

    掛斷了電話,郎總收起了笑容,諂媚而恭敬的轉頭對坐在老闆椅上的那個少年人小心道:“文少,劉天厲已經上癮了,管我要煙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