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着楊七七在那邊擺魚骨頭,林逸微微一愣,陷入了回憶當中……當初,在自己小時候,師父爲了訓練自己等人的記憶力和觀察力,也出過這樣的一個題目,吃完魚後,將魚骨重新擺放回去,而且是作爲每年的考覈題目來進行的。

    只是,這些都成爲了林逸記憶深處,永遠的回憶,師父離開了,不知道去了哪裡,而魚骨,林逸也再也沒有去一一擺放,一來是林逸已經不需要用這種方式培養自己的記憶力和觀察力了,二來是林逸逐漸踏上了修煉者之路,脫離了以前殺手的曰子……現在看到這些,讓林逸感慨萬千,怔怔的看着楊七七,彷彿又回到了童年的時刻……對於楊七七會玩兒拼魚骨的事情,林逸也不意外,畢竟楊七七也來自於那個殺手組織,這種訓練的方式應該是通用的,只不過楊七七也有些生疏,看起來也是多年沒有再拼過魚骨了。

    楊七七專心致志的拼着魚骨,其實不只是林逸,楊七七也彷彿回到了童年的時代,人在絕望的時候,總是會回憶,這是正常的現象,楊七七也是如此。

    不知不覺中,半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了,以前楊七七拼一副魚骨,最少只需要幾分鐘的時間,但是現在不同了,有時候一根魚骨她要想半天。

    楊七七拿起一根魚骨,放下去,又拿了起來,有些舉棋不定,這是一根有些相似的魚骨,魚的背部有,腹部也有,長度和粗細都差不多,所以楊七七皺了皺眉,開始思考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楊七七終於將手落下,將魚骨放在了魚腹的位置上。

    “這是魚背上的魚刺,我給你說過很多次區別了,你怎麼每次都不記得?”林逸看着楊七七的舉動,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不過說完了之後,突然發現了不對勁兒!

    眼前的人,是楊七七,不是小時候的玩伴加小隊成員楊小小……曾經,師父的女兒楊小小,也是經常將這根魚骨搞錯,所以每一次林逸都會哭笑不得的去糾正。

    “啊?”楊七七一愣,眼神有些迷離,擡起頭來,才發現眼前的人是林逸!剛纔的那一刻,她甚至以爲林逸都是那個人了:“你剛剛說什麼?”

    “沒什麼,我說你拼錯了,這根魚骨應該放在這裡。”林逸指了指魚背說道。

    “你怎麼知道?”楊七七有些奇怪,不過剛纔,她本來就是陷入回憶當中,有些沒聽清楚林逸的話,或者,她覺得自己聽錯了,出現了幻覺。

    “我也拼過。”林逸說道。

    “哦……謝謝……”楊七七將那根魚骨放回了魚背的位置上:“真沒想到,你也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

    “無聊麼……”林逸考慮着要不要將自己也來自於那個殺手組織的事情說出來,以前他和楊七七並不熟悉,經過了這麼多次的相遇,而這一次也算是患難之交了,對於楊七七的人品林逸還是放心的,這小妞兒雖然有點兒恩將仇報,但是卻不是碎碎嘴,不會四處亂說。

    而且,林逸也打算等試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去一趟曾經那個自己接受訓練的小島,看望一下小七(楊小小)和小九(九公主)。

    只是,林逸想到這次試煉,還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呢,就有些鬱悶,也暫時沒有心情去說這些事情了,只是說道:“拼魚骨,可以鍛鍊一個人記憶力和觀察力。”

    “咦?你也做過殺手?”楊七七一愣。

    “每個修煉者,其實都是殺手,修煉界裡,可能今天的朋友就是明天的敵人,你如果沒有敏銳的直覺,那恐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林逸說到這裡,笑道:“就像有些時候,你好心救一個人,然後那個人回頭卻要殺了你。”

    “你……林逸,你還說這些,我都說不殺你啦!”楊七七臉色漲紅,十分的不好意思。

    “我就是舉個例子,沒有說你啊!”林逸無辜的說道。

    “那我也沒說。”楊七七不承認道。

    “呵呵。”林逸笑了。

    “你笑什麼?”楊七七問道。

    “沒什麼,覺得你像我以前的一個朋友。”林逸其實是實話實說,剛纔那一刻,林逸有種幻覺,好像楊七七就是自己的童年玩伴楊小小,不過卻也只是一瞬間的直覺而已。

    畢竟,這麼多年了,楊小小長什麼樣子,林逸也不記着了,而此刻的楊小小,應該是努力歷練,準備繼承她父親曾經殺手之王的地位吧!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險踏足修煉界參加什麼試煉。

    雖然兩人都姓楊,但是這一代的弟子,好多都是孤兒,出徒之後,都跟隨了師父的姓氏,姓楊,是以這並不奇怪。

    “你搭訕的藉口真是拙劣。”楊七七白了林逸一眼,有氣無力的說道。

    “這怎麼叫搭訕呢,我本來就認識你好不好?”林逸有些無語:“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你不會以爲,我想追求你吧?”

    “那可不好說,這裡就剩下我們兩個人,萬一真出不去了,你不追我你追誰?這裡連靈獸都沒有!”楊七七其實也是開玩笑,畢竟在這裡太無聊了,而楊七七又在心裡接受了林逸,所以對於林逸之前的敵意也沒有了。

    “呵呵,真出不去了,我就考慮一下。”林逸說道。

    “不好,我心裡已經有白馬王子了,寧死不屈。”楊七七卻是說道。

    “那你沒聽說過霸王硬上弓麼?”林逸問道。

    “你不怕我偷摸殺了你,那隨你便。”楊七七說道。

    “呵呵……”林逸笑了笑,看了看天色,已經是晚上了,於是道:“休息吧,我也該修煉了。”

    “恩……”楊七七也不扭捏,直接躺在了地上,準備睡覺,對於林逸,她也不防備,以林逸的實力,真想對她做什麼,她想要防範也是不可能的,就像林逸說的,可以霸王硬上弓。

    十五天,果然是試煉的最佳離開時間,這是一個分界線!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