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雷豬沒有辦法,只能再次折返回五煞山脈……楊七七這幾天的精神越來越差,臉色蒼白,除了吃東西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躺在地上……林逸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卻是沒有任何辦法。

    今天,是第二十天了,如果再沒有辦法離開,楊七七恐怕……林逸不敢想象下去。

    “七七,你覺得怎麼樣?餓不餓?”林逸一大早就和楊七七聊天,可是基本上是林逸說的多,楊七七回應的少,她實在是太過於虛弱了,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

    “餓麼?好像很餓了……不過我不想吃烤魚了,太乾了,我吃不下了,我想吃別的……”楊七七有氣無力的說道。

    “不想吃啊……可是這裡只有烤魚啊!”說實話,林逸這幾天也吃得有些膩歪了,所以每天吃的很少,但是他是內家修煉者,有玉佩能量補充體力真氣,但是楊七七卻不同,她的體力不能夠靠天地靈氣補充,只能靠食物補充。

    “那我不吃了……”楊七七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好吧,我去研究研究其他的做法,讓魚肉儘量不失去水分。”林逸想了想,起身說道。

    “恩……謝謝……”楊七七心中十分感動,林逸這幾天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楊七七對林逸的好感大增,雖然不是那種男女之情,但是卻也將林逸當成了最親密的夥伴。

    “呵呵,沒事兒。”林逸起身去捕魚,邊走卻邊想着如何將魚肉的水分保留,這裡沒有鍋,也沒有可以當鍋的坑地,這種堅硬的地面,天嬋都未必能砸出個坑來,別說林逸了。

    所以林逸將煮魚的念頭給自動排除了,只能去想其他的辦法……忽然,林逸的眼睛停留在了不遠處的湖泊那邊!

    湖泊邊上的土倒是泥土,只不過那是緊靠着湖邊的那個地方,林逸沒辦法在這裡挖坑,又不能用丹火將整個湖泊加熱,但是林逸,卻想起了小時候在接受一個孤島求生的訓練中,林逸用泥土包住整條魚,再用火進行烤制,最後撥開泥土,裡面的魚肉鮮嫩無比,一點兒也不幹焦,水分完全保留了下來!

    這也是林逸從叫花雞上面得到的啓發,當初在小島上的時候,林逸就製作了這種泥土魚,味道還真是不錯,所以林逸決定重艹舊業,給楊七七製作這種烤魚。

    抓了魚,林逸直接在湖邊清理乾淨,然後挖了一些湖泊中的泥土,將魚肉整個包裹了起來,直接在湖邊烤制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林逸抱着一堆泥球回到了之前和楊七七一起休息的地方。

    “七七,起來吃好吃的了!”林逸將那些泥球放在了地上,對楊七七說道。

    “啊?什麼好吃的呀……咦?這是什麼東西?”楊七七看着林逸丟在地上的泥球,頓時一愣,不知道這泥球有什麼可吃的。

    “這叫做泥土魚,將外面的硬殼泥敲碎,裡面就露出了鮮嫩的魚肉,就可以吃了,這樣烤制的結果是,不會將水分都烤乾。”林逸說道:“你不是不想吃烤魚了麼?”

    “啊……”楊七七聽到林逸的解釋,頓時瞪大了眼睛,有些愕然和不可思議,她看着地上的泥球,怔怔的出神,半晌沒有說話……“怎麼了?沒見過?其實很好吃的,我幫你演示一下!”林逸還以爲楊七七不敢吃呢,於是拿起一個泥球,敲碎後,裡面果然露出了白嫩的魚肉,鮮香無比,水分被完全的保留了下來:“給你!”

    林逸將敲開的魚肉遞給了楊七七。

    “恩……”楊七七有一種恍惚回到了小時候的感覺,那時候,父親給他們出了一個荒島求生的考驗,將她和小隊的人都丟在了不同的荒島的不同地點,楊七七很幸運,和她的阿一哥哥一起被丟到了同一個荒島上,當然,是不是她父親的刻意安排就不得而知了。

    荒島上沒有食物,也沒有飲水,還不如這個山谷,不過阿一哥哥在荒島上用塑料袋收集了樹葉上的露水作爲飲用水,並且在海中捕魚烤給她吃。

    也是在吃了很多天後,楊七七不太喜歡吃烤魚了,就和阿一哥哥撒嬌說想換個口味,於是阿一哥哥絞盡腦汁,給她製作了這麼一道用泥土包裹的烤魚,鮮嫩多汁,讓楊七七記憶猶新!

    她記下的,不僅僅是那烤魚的美味,而是阿一哥哥對她呵護有加的美好回憶!在那個時候,楊七七就已經芳心暗許。

    此刻,在懸崖下面,楊七七再一次看到了這種記憶中的美味,不由得感慨萬千,雖然製作的人不同,但是卻都對她那麼的照顧和呵護……楊七七輕咬了一口魚肉,那味道,讓她熱淚盈眶,和記憶中的味道無二,朦朧中,楊七七好像回到了小時候,回到了那個荒島,她的眼淚順着臉龐落下,落在魚肉上,可是她卻不在意,小心的一口一口吃着魚肉……這魚肉,不僅僅是美食,而是一種思念和牽掛……楊七七這麼一哭,倒是將林逸嚇了一跳!這泥土魚再不好吃,也不至於難吃的都哭了吧?林逸撓了撓頭有點兒不知所措,小時候,楊小小吃的時候,說很好吃啊?難道,這麼多年來,自己的手藝退步了?

    雖然,五煞之氣侵入了楊七七的身體,讓楊七七虛弱的要暈倒,不過這一刻,她很幸福。

    不過,讓林逸更驚愕的是,這烤魚,不好吃……怎麼楊七七還吃的那麼快?難道很好吃?那她哭個什麼?莫非是怕五煞之氣入體會讓她死掉?

    想了想,林逸覺得八成是這樣子了,於是連忙安慰道:“七七,別哭啊,有我在,咱們都會沒事兒的,不會死的,你放心……你真要死了,我和師父也沒法交代啊!”

    林逸這話,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林逸的意思很明顯,他是那個殺手組走出來的,而且是師父的嫡傳弟子,要是讓師父知道了,同樣是殺手組的同門死在自己身旁,那林逸也是臉上無光的。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