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我們現在去尋找張乃炮?”林逸心中擔心楊七七的情況,於是提議道。

    “嘰嘰……”天雷豬卻是搖了搖頭,在腳下,找了一塊有鬆軟泥土的地方寫道:“現在不行,每天凌晨兩點到四點的時候,是靈獸休息的時刻,我們那個時間去找張乃炮是最佳的時機,不會受到靈獸的攻擊。”

    “哦?凌晨兩點到四點?靈獸休息?”林逸微微一愕,沒想到天雷豬這一次不但找到了張乃炮,還帶回來如此好的一個好消息,之前,林逸一直有些擔憂如何跟着天雷豬平安的去找張乃炮,擔心在路上會遇到靈獸的攻擊。

    畢竟,他雖然有香囊在身,但是天嬋和楊七七沒有,這樣一來,她們還是有危險的,不過天雷豬的發現卻很好的解決了這個擔憂。

    “嘰嘰!”天雷豬點了點頭,繼續寫道:“張乃炮已經受傷,坐在地上休息,不用擔心他會走開。”

    “那就好。”林逸點了點頭,倒是也能想明白爲什麼張乃炮會受傷了,他在這五煞蠻荒之地亂走,勢必會遭遇靈獸的攻擊,而他又能反擊靈獸的攻擊,這樣一來靈獸吃了虧,就不會繼續攻擊他,於是張乃炮倒是倖存了下來。

    天嬋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暗道僥倖,這一次不但找到了林逸,也能夠和玄塵老祖交差了。

    夜裡,終於來到了凌晨兩點,天雷豬沒有回來之前之前林逸還能和天嬋有說有笑,但是等天雷豬帶來了張乃炮的確切消息之後,林逸就盼着夜幕早一些降臨,好帶着楊七七去尋找張乃炮。

    三人一豬在月色下行進,果然如同天雷豬所說的那樣,這個時候,沒有靈獸活動,看來,靈獸真的是都休息了,平坦的道路上,沒有一絲一毫危險的氣息。

    五煞之龍,其實早就知道林逸和天嬋平安的從懸崖峭壁下面上來了,他們在五煞山脈腳下呆了那麼久,這是五煞之龍的地盤,五煞之龍不可能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當然,五煞之龍卻也沒有下來繼續攻擊他們,作爲五煞山脈的王者,五煞之龍雖然十分痛恨人類修煉者,而且還是破壞了它吞噬本源力量的修煉者,它肯定不會輕易的放過和林逸和天嬋。

    但是,王者也有它的驕傲,它已經殺了林逸和天嬋一次,林逸和天嬋沒有死,它雖然驚訝,但是卻也沒有第二次痛下殺手,只是用同樣的方法將他們丟下了懸崖峭壁。

    死不死,就看他們的造化了,但是讓五煞之龍沒有想到的是,這倆人居然又上來了!這懸崖峭壁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上了?

    但是,五煞之龍沒有親自出手,不代表它就這麼默許了林逸和天嬋的第二次到來,它等林逸等人離開之後,喚來了離它最近的靈獸手下,對它淡淡吩咐道:“吼嗚——(之前的規矩全部取消,所有的靈獸自由活動自由休息!)”

    “嗚嗚——”這隻靈獸手下連忙表示明白,轉身跑去通知聲波飛行靈獸去了……林逸等人還不清楚,五煞之龍會十分陰險的給他們使了一個絆子,打亂了靈獸的作息規律!不過,消息的傳遞還是需要時間的,雖然聲波飛行靈獸可以迅速的將五煞之龍的命令擴散出去,但是也要靈獸手下先告訴它才行。

    天雷豬的方向感特別強,一路上幾乎沒有走一點兒的彎路,林逸就揹着楊七七,和天嬋一起找到了張乃炮!

    當林逸看到張乃炮的時候,不由得有些感慨!一個牛逼的明曰復明曰教派弟子,此刻卻是頹廢的傻兮兮的坐在地上,目光呆滯,不知道在作什麼,或者說,他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做!

    “張乃炮!”天嬋喊了一聲。

    可是,張乃炮沒有任何的反應,甚至連擡頭看天嬋一眼都沒有,他將天嬋的喊聲當成了耳旁風。

    “他陷入了巔峰狀態,聽不到別人的召喚。”林逸想起了之前自己的情況,搖了搖頭解釋道。

    “那……他要怎麼才能醒來?”天嬋微微皺了皺眉,如果張乃炮沒有醒過來,就這麼帶回去見玄塵老祖,玄塵老祖勢必會詢問張乃炮爲什麼會變成如此,天嬋怕泄露了林逸的秘密,有些擔心。

    “之前馮詩篇說過,這是一種元神的瘋癲,理論上來說,只有他自我清醒,別人強行干預,很容易走火入魔,除非懂得元神出竅的人,通過元神的狀態與張乃炮進行直接的交流,這樣才能夠讓張乃炮清醒過來。”林逸說道,他之所以對於讓張乃炮救治楊七七的事情有些信心,實際上也是因爲玉佩空間中的那個鬼東西,那傢伙,似乎就是一個高等級元神。

    “那……如何讓他清醒?你有辦法麼?”天嬋微微一愣,張乃炮這個樣子,顯然是不能夠救治楊七七的,她不知道林逸的信心來自於何處。

    “我們先去安全之地再說,這裡太危險了,我們來到這裡已經用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幸虧這裡距離安全之地不遠,不然的話,一會兒靈獸醒來,我們就有罪受了。”林逸說道。

    “啊……你不說,我差點兒忘記了時間了。”天嬋有些緊張的吐了吐舌頭。

    “我還以爲你不怕靈獸呢,等靈獸來了,你可以踢它!”林逸看着天嬋可愛的樣子,笑道。

    “你敢開我玩笑?”天嬋臉色一紅,有些惱羞的瞪着林逸:“我專業踢你,不踢靈獸。”

    “專業踢我?你怎麼不說祖傳踢我呢?”林逸愕了愕,苦笑道。

    “你以爲是街頭的祖傳手機貼膜呢?”天嬋瞪了林逸一眼。

    “你還知道祖傳貼膜?”林逸倒是有些奇怪,林逸是偶爾瀏覽網頁的時候看到,有個街頭專門給手機貼膜的小攤,人家別人都叫“專業貼膜”,就他家叫“祖傳貼膜”,林逸就納悶,他祖上已經有手機了?還能貼膜?卻是沒想到天嬋也知道。

    “有個神經病給我講的笑話。”天嬋本來不知道,但是康照明每天來獻殷勤,還給她講笑話,於是天嬋就知道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