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天嬋問它現在在哪裡,林逸怎麼去解釋?就算解釋了,鬼東西願不願意暴露呢?林逸可不想招惹這鬼東西。

    “哦?”天嬋有些疑惑的看向林逸:“簡單?什麼意思?”

    “沒什麼,就是我的水平好像不夠……”林逸說到這裡,岔開了話題,然後道:“就像之前,我以爲楊七七的五煞之氣我能夠解決,但是卻又發現不行一樣……”

    “你能夠解決?”天嬋更是雲裡霧裡。

    “咱們都是五行體質的修煉者,都可以吸收化解五煞之氣爲自己所用。”林逸見到成功岔開了話題,於是解釋道:“我以爲,我可以將楊七七身體中五煞之氣導出來被我吸收化解,因爲我之前也爲其他的外家修煉者化解過精純的真氣,但是楊七七身體中的五煞之氣不是在一起的,而是分佈在身體中的各個位置,經脈和肉身中都有,我沒有辦法將其全部吸出來……”

    “好吧……”天嬋有些無語了:“那暫時我也沒有辦法了,雖然我也不想她有事,但是張乃炮是唯一的依仗,你說的那種化解方法我也會,經常有被靈獸打傷的人,體內存留有靈獸的精純真氣,這個比較容易化解,因爲是在一起的,但是這種是分散的,我們肯定是無能爲力。”

    “是啊……”林逸點了點頭,心中卻是一直在擔憂楊七七的事情,卻突然聽到玉佩空間中傳來了一個渾厚的聲音:“行,我答應了,以後我可以要求你爲我做一件事情,你不能拒絕!”

    “可以,但是必須是我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情,不能說你讓我去死,我也去。”林逸突然聽到鬼東西的話後頓時又驚又喜,本來林逸都對它不抱有希望了,卻沒想到,鬼東西卻突然的答應了!

    想到這裡,林逸連忙進入了玉佩空間,不過林逸也沒有失去理智,而是加了一條限定條件。

    “這個自然,肯定是不違背一些原則的事情,不然的話,我讓你去做你也未必去做。”鬼東西說道:“你放心,對你有危險,或者利益有損害的事情,我是不會讓你做的。”

    “那就好,如此多謝了!”林逸微微一愣,沒想到鬼東西如此爽快,居然將條件限定的更加細化了。

    “謝就不必了,大家公平交易。”那鬼東西說完,就問道:“是你身邊那個瘋癲的坐在地上的男子吧?”

    “沒錯,就是他,張乃炮!”林逸連忙點頭應道。

    “好。”那鬼東西忽然的一下子,就從玉佩空間裡面,來到了外面林逸的身前!它還是一團霧濛濛的樣子,看不清具體是什麼,它的突然出現,讓天嬋嚇了一跳!

    天嬋怎麼說都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這麼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出現在了這裡,天嬋怎麼可能沒有察覺?

    “呀,這是什麼東西?”天嬋連忙問道。

    “別怕,這是我召喚來的幫手,能夠喚醒張乃炮的。”林逸對天嬋解釋道。

    “你?召喚來的?”天嬋一愣:“你還懂得上古召喚術?”

    “上古召喚術?是什麼?”林逸聽了天嬋的話後,也是有些奇怪。

    “就是一種失傳了的召喚術,可以召喚來一些特殊形態的幫手,比如遊離在世間的元神什麼的……”天嬋解釋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個傳說而已……”

    “哦,我就能召喚它,還經常召喚不來,剛纔我說的意思就是,我原本以爲能夠將它召喚出來,可是卻沒有,但是現在突然又能了。”林逸雖然說得有點兒亂套,但是天嬋還是聽得懂的。

    “哦,原來是這樣,那它……”天嬋在這團鬼東西的面前,感覺到了十分明顯的壓力,不知道爲什麼,哪怕是面對五煞之龍的時候,天嬋都沒有這麼大的壓迫感。

    “張乃炮!醒一醒吧!”那鬼東西突然一聲大吼,倒是將林逸和天嬋都嚇了一跳。

    “啊!”張乃炮一聲嘶吼,那原本有些呆滯的眼神,在這一瞬間變得清明起來,他有些茫然的擡起頭來,看向了林逸,又看了看天嬋和那團剛纔喚醒他的鬼東西,慢慢的想起了這一段時間來發生的事情……和林逸一樣,在清醒後,他還記得巔峰時的事情,張乃炮知道了自己是被林逸弄巔峰的,又是被林逸找到,救治好的,想到這些,他不由得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原本,他意氣風發的身懷絕技來到五煞蠻荒之地,想要大顯身手的打擊一下林逸,可是沒想到,最終被打擊的還是自己!自己的絕技,怎麼就突然被林逸給學去了?

    而且,這還不算,這絕技中招後,自己都無法破解,林逸居然可以輕鬆化解,還能召喚幫手幫助自己化解,這也太過於匪夷所思了吧?

    況且,自己雖然是天階初期高手,而林逸只是地階後期高手,但是兩人的真實實力,是沒有可比姓的,張乃炮終於意識到,自己在林逸面前的渺小,和一個跳樑小醜一樣。

    每次都是高興而至失望而歸,自己的實力增加了,林逸的實力也增加了,而且增加的讓他無法抵擋和琢磨……單單是一個地獄狂火拳,張乃炮已經無力對抗了……“爲什麼要救我?”張乃炮雖然清醒後知道之前沒清醒時身邊發生的事情,但是林逸之前和天嬋的聊天並不詳細,張乃炮也沒有去細想,他現在想的是,林逸明明可以幹掉他的,爲什麼反而救活了他?這是什麼意思?

    “幫我將她身上的五煞之氣吸出來,這次的事情,就算了,出去之後,我們路歸路橋歸橋。”林逸指了指地上的楊七七,對張乃炮說道。

    “原來是有求於我啊,我說怎麼將我救清醒了。”張乃炮看了一眼楊七七,就想到了五煞之氣的事情,而自己會吸蜂神功,自然可以吸收化解五煞之氣。

    “別廢話,救還是不救?”林逸問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