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這個姓氏,在西域這邊不多見,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土青松拍了拍腦袋:“林……逸……是了!難道是他?!”

    土青松的記憶力不錯,他猛然想起來了什麼,陡然驚叫了一聲,倒是將電話那邊的土鑽星給嚇了一大跳!

    “門主,什麼是他……您認識林逸?”土鑽星聽得雲裡霧裡,不知道土青松到底在說什麼,驚訝什麼。

    “林東方……小逸……是了,當初,那個人帶冉冉離開的時候,和父親說過,讓冉冉和小逸他們一起訓練……難道就是他?”土青松卻是自顧自的自言自語,也不答話。

    土鑽星聽土青松沒有回答他的意思,說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名,也不敢再追問,只能默默的等待。

    “土鑽星,你一會兒,問問那個林逸,他……認不認識林東方,和林東方是什麼關係?”土青松將脈絡梳理完畢,得出了這麼一個大概的推論,然後對土鑽星吩咐道。

    “哦?好……”土鑽星雖然不知道土青松爲什麼要這麼問,而林東方又是何許人也,但是既然是門主吩咐的,他自然要問一下了:“我現在就去問?”

    “恩,之前的條件,那兩瓶土系精華液可以答應,讓他先將土霸王救活,你問了這個問題之後,將答案迅速轉述給我,我再決定後面的事情。”土青松急急的說道。

    “好,我這就去回覆林逸。”土鑽星連忙點了點頭。

    “等等,態度一定要恭敬,不要直呼其名。”土青松提醒道。

    “放心吧門主,我這是和您彙報,我在林逸面前,都叫他林前輩的。”土鑽星一愣,不明白門主爲什麼也會如此在意這些。

    林逸倒是沒有心思去偷聽土鑽星和他們門主的電話,雖然偷聽對林逸來說沒有什麼難度,但是林逸不是那種人。

    “請示完了?”林逸淡淡問道。

    “是的,林前輩!”土鑽星連忙說道:“我們門主說了,可以給您兩瓶土系精華液,這個沒有問題,請您先將我們少門主救活。”

    “哦,可以。”林逸點了點頭:“現在就開始麼?但是你什麼時候給我土系精華液?”

    “這個……我們回到西域之後,立刻派人送給林前輩怎麼樣?”土鑽星小心的問道。

    “太久了,現在你就讓人送來吧。”林逸擺了擺手,不耐煩的說道:“再說了,你走了,不給我了,我還能上西域找你不成?我可沒有時間!”

    “呃……這也行。”土鑽星本來就沒有想過要賴賬,門主都答應的事情了,自然不可能有變化,於是爽快的點了點頭:“我這就差人坐飛機送過來。”

    “好,那現在開始救治吧。”林逸點了點頭:“對了,我治療的時候,麻煩你出去等着。”

    “這個沒問題,對了,林前輩,可以問您一個問題麼?”土鑽星最後問道。

    “哦,你問吧。”林逸也沒當回事兒。

    “請問,林前輩您認識林東方先生麼?”土鑽星小心的問道。

    “哦?”林逸這回倒是一愣:“你認識他?你問這個幹嘛?”

    “這個,是我們門主大人讓我詢問的,請問您和林東方先生是什麼關係呢?”土鑽星繼續問道。

    林逸猶豫了一下,也不知道黃土高派和林東方是敵是友,不過想想,是敵人又如何?是友人又如何?是敵人,他們也不敢將自己怎麼樣,還要求着自己,自己正好還能趁機多訛詐一些好東西出來。

    是友人的話,那最多是自己順道幫土霸王恢復正常,林逸也沒有什麼損失,所以想到這裡,林逸如實說道:“算是,我爺爺吧。”

    “好的,林前輩,那您開始救治少門主吧,我這就出去迴避一下了。”土鑽星點了點頭,就準備去回覆門主土青松了。

    林逸有點兒莫名其妙,土鑽星問了一句就沒有下文了,也沒有說是敵是友,這是什麼意思?不過林逸也不去想那麼多了,或許他只是聽說過林東方當年的神醫大名而已。

    其實,土鑽星在這裡看不看,都不可能學會林逸的治療方式,只是林逸不想讓土鑽星知道他這麼容易就將土霸王給救活了,那樣就有點兒要不上價格了。

    所以,等土鑽星走了之後,林逸也沒有去搭理土霸王,而是坐在一旁修煉了起來……土鑽星出了房間之後,第一時間就撥通了土青松的電話。

    “鑽星,怎麼樣,有消息了麼?”土青松接起電話連忙問道。

    “是的,有消息了!”土鑽星說道:“林逸說,林東方算是他爺爺……”

    “嘶——”土青松倒吸了一口涼氣,果然和那個人有關係!之前他還爲自己的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覺得有些搞笑,不是特別靠譜,但是現在看來,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怎麼了,門主?”土鑽星聽到土青松的聲音有些不太正常,於是連忙問道。

    “沒什麼,鑽星,你想想辦法,讓霸王認林逸當老大吧,當然必須要心悅誠服才行,不能裝模作樣!”土青松瞬間就有了決定,林逸要真是那個人的孫子,那自己這個寶算是押對了,和林逸拉上關係,就等於和那兩個人拉上了關係,雖然不知道那兩個人現在哪裡去了,但是總會有重出江湖的那一天!

    “啊?”土鑽星一愣,不知道土青松門主爲什麼會突然有此決定,但是他也不敢多問,只是道:“是,我明白了,等少門主醒了,我會和他轉達您的意思!””

    “恩,如果他不聽話,你直接打給我,我和他說!”土青松說道。

    “是,門主大人!”土鑽星連忙應道。

    掛斷了電話,土青松的臉上閃過一抹激動,黃土高派,要是成爲那兩個人的小弟門派,那根本不算丟人的事情,當年的明曰復明曰教派還以此爲榮,別人羨慕都來不及!

    燕京市,劉天厲這幾天正做着發財的美夢,卻突兀的接到了“郎總”的電話!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