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趙奇兵沒想到雨一這人油鹽不進,和他說什麼都是一副淡漠的態度,無奈之下,只得悻悻道:“算了,那我走了,你不聽就不聽吧!”

    “哼!”雨一還是冷哼一聲,回答了趙奇兵的話!

    對於此,趙奇兵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只能轉過身,上了車子,對趙奇壇道:“你來開車,我頭破了!”

    “活該,誰讓你多事的!”趙奇壇諷刺的上了駕駛位,發動了車子,快速的離開了……“雨一先生,你爲什麼要幫我?是小凝……”林逸雖然受傷,但是還不至於不能說話,帶着好奇,林逸詢問道。

    可是,雨一卻沒有給林逸任何的回答,轉過身去,飄然而去……雨一的突然到來,幫忙,又突然離去,讓林逸莫名其妙,但是,在場的人中,卻有一個人明白雨一爲什麼會出手,這個人就是陳雨舒!

    但是,陳雨舒卻也不可能表露出什麼來,她蹲下身子,拉住了林逸的手:“箭牌哥,你怎麼樣了?”

    “是啊,林逸,你怎麼傷成這個樣子?我揹你回房間療傷吧!”楚夢瑤連忙說道。

    “好……”林逸苦笑了一下,他就算回到房間,也無法療傷的,不能運轉心法口訣,怎麼可能療傷?就算有威武將軍和天雷豬這兩個同門靈獸在,林逸被壓制了心法口訣的運轉,也是不可能從它們那裡獲得精純能量的。

    這幾乎是一個死結,趙奇兵要是不提議打破林逸的丹田,那林逸完全可以用用聚氣丹升級,突破至天階,然後再服用小還丹恢復部分經脈,再運轉軒轅馭龍訣完全修復經脈。

    就算沒有大還丹,也可以用威武將軍或者天雷豬恢復,但是趙奇兵卻打亂了林逸的計劃,不得不說,趙奇兵還是挺陰損的,讓林逸陷入了一個十分爲難的境地。

    楚夢瑤和陳雨舒兩人七手八腳的將林逸擡回了房間,都有些束手無策,不過林逸卻是笑着安慰道:“小舒,你怎麼穿上中品金蟬內衣了?”

    林逸記得,自己從天丹門的試煉回來之後,就將中品金蟬內衣收起來了,沒想到被小舒拿出來穿上了,不過也虧得她穿上了,不然還真接不下趙奇兵那一拳!

    雖然,之後有雨一阻止了趙奇兵,但是不得不說,這中品金蟬內衣還是起到了決定姓的作用的。

    至於雨一的出現,林逸雖然不解,但是卻也很感激,如果不是他的出現,趙奇兵在攻擊陳雨舒無果後,肯定會將矛頭調轉至楚夢瑤,陳雨舒有中品金蟬內衣,楚夢瑤可就沒有了,如果趙奇兵真打了楚夢瑤,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我也不知道,小舒就覺得挺好玩兒的,就穿上了,沒想到預言舒還挺厲害喔!”陳雨舒還不知道林逸不能恢復,所以語氣很輕鬆,沒有一絲一毫的悲哀。

    “原來是這樣……”林逸忽然想起,自己去隱藏趙家赴宴之前陳雨舒讓自己小心一些,當時自己還沒怎麼當回事兒,現在看來,陳雨舒這個預言的本領還真是……想到這裡,林逸有些後悔,不應該太相信趙奇壇了,因爲趙奇壇也有判斷失誤的時候!只是這一次,趙老爺子能犧牲兩億來投誠,林逸實在是沒想到他還能玩兒這種把戲。

    “箭牌哥,那我和瑤瑤姐就先走了,你先安靜的療傷吧,等你療傷好了,再給我們講講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陳雨舒說道。

    “好……”林逸點了點頭。

    陳雨舒拉着楚夢瑤就要離開,楚夢瑤卻是猛然停住了腳步,道:“等等!”

    “怎麼了瑤瑤姐?”陳雨舒一愣。

    楚夢瑤轉過身來,看向了林逸:“不對,林逸,你是不是有事情瞞着我們?你的傷勢……是不是很嚴重?”

    大小姐是很聰明的,林逸以前受傷,除了那次請辭,之後都是很快就能恢復的,就算不能完全恢復,至少林逸這斷胳膊斷腿也能恢復,可是林逸回家都已經好一會兒了,身上的傷勢沒有絲毫見好的樣子,再說林逸也沒有要威武將軍或者天雷豬過來,這讓楚夢瑤開始有了懷疑!

    林逸的傷勢,或許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嚴重的多!

    “對喔!”陳雨舒也立刻反應了過來,皺緊了眉頭:“箭牌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到大小姐和小舒的表情,林逸就知道無法隱瞞了,她們兩個人已經開始懷疑了,林逸只能實話實說,道:“沒錯,這一次,比想象中要嚴重的多!我暫時……算是廢掉了……”

    對於這兩個與她關係最親近的女孩子,林逸也不隱瞞,因爲林逸知道,就算趙家可以騙他出賣他,但是楚夢瑤和陳雨舒卻不會,林逸就將今天發生的事情,說給了她們二人……當楚夢瑤和陳雨舒聽到林逸中毒的事情之後,都露出了驚訝和不安的表情來,林逸都沒有辦法破解的毒藥,那可怎麼辦纔好?而且,林逸的丹田又破碎了,服用任何丹藥都沒有效果,這等於走上了死路一樣!

    “你們也彆着急,事情雖然嚴重,但是卻也可能不如想象中的那麼壞,或許還有解決的辦法!”林逸看到兩人沉默憂傷的表情,於是笑着開解道:“你們幫我一個忙,給關學民關教授打個電話,再給白老大白老師打個電話,讓他們來別墅想想辦法!我身上這些外傷,以關爺爺的醫術,是難不倒他的,恢復或許慢一點兒,但是總歸沒有大礙!至於經脈和丹田的事情,就得麻煩白老師幫忙想辦法了,毒藥的破解,幾乎沒有希望了,我拿不到趙奇兵手中的飯菜,也沒有辦法分析。”

    “是啊,真沒想到,趙奇壇居然也叛變了!”楚夢瑤抱怨道:“如果不是他,你也不會去赴宴了!”

    趙奇壇?林逸聽到楚夢瑤的提醒,忽然的想起了趙奇壇來,是啊,趙奇壇雖然看起來叛變了,但是實際上玩兒的卻是無間道,如果有可能的話,趙奇壇應該會幫着自己弄一份飯菜回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