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等等,誰讓你們走了?”天蝶卻是語氣一冷,攔住了黑衣長老和趙奇兵的去路。

    “天少門主,既然您都插手了,那我們走還不行麼?您攔住我們,這是什麼意思?”黑衣長老皺了皺眉頭,難道天蠶變居然還要繼續追究?

    “跪下,給他道歉!”天蝶一指林逸,冷冷的對黑衣長老說道。

    “你……”黑衣長老聽了天蝶的話後,陡然漲紅了臉,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天蠶變居然讓他給一個散修下跪!這是何等的侮辱?

    “沒聽見麼?”天蝶皺了皺眉頭,她一直在模仿天嬋,天嬋作爲天蠶變這個身份在天丹門裡的時候,向來都是一言九鼎,冷酷無比,這也是外界公認的形象,但是天蝶卻不知道,天嬋也有柔情的一面……“天少門主,你莫要欺人太甚!我們暗夜宮,插手天丹門試煉獎品的事情,的確是我們不對,但是大家都是上古層面的,擡頭不見低頭見,你居然讓我給一個散修小輩下跪?我沒聽錯吧?”黑衣長老氣惱的說道:“我們暗夜宮,也不是好欺負的。”

    “跪下。”天蝶只有兩個字。

    “趙奇兵,我們走,看他敢怎麼樣!”黑衣長老一甩袖子,就要拉着趙奇兵強行離開,在他看來,天蠶變就算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也不敢無緣無故的出手的!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讓黑衣長老的心臟就是一緊,差點兒沒脫落了,不過,下一刻,黑衣長老的心臟就要爆炸了,因爲他驚駭的發現,他身邊的趙奇兵,一條手臂居然沒有了!

    黑衣長老甚至都沒有看清楚天蠶變是如何出手的,趙奇兵的手臂就脫落掉了。

    “如果不跪下,我不介意幫你們斷腿跪下!”天蝶淡淡說道:“聽說你們修煉的叫什麼千腿?以斷腿爲修煉?不過我可能斷的徹底一些,直接削斷你們的雙腿,然後這樣……不知道你們還能不能修煉千腿呢?”

    說着,天蝶隨手一指,一枚火球從手中催發而出,直接落在了趙奇兵地上的那截斷臂之上,斷臂立刻變成了灰燼!

    “我的手……”趙奇兵看着自己的手臂變成了灰燼,頓時嚇得白眼一翻,一頭栽倒在了地上,他之前還幻想着要將斷臂拿回來去醫院接上呢,但是現在,斷臂都成灰了,還接個屁?以後他就是個殘疾獨臂人了……想到這裡,趙奇兵能不暈倒麼?他雖然是以腿功擅長的,但是作爲修煉者,他失去了一隻手臂,那也是相當致命的傷勢了。

    冷汗,從黑衣長老的額頭上流了下來,外界傳言果然沒有錯,天蠶變是個霸道狠辣的人,雖然看起來風度翩翩公子哥,但是那些找什麼美女當爐鼎練功的傳聞,八成不是假的了,從這手段就能看出,他是個心狠手辣之人。

    “這……這是什麼火焰?居然有如此高的溫度?這是丹火?”黑衣長老駭然驚心的問道,不過卻又有些疑惑:“不對啊,這不應該是丹火,丹火,怎麼能這麼厲害呢?”

    這時候,林逸也是驚駭的看着眼前這個白衣美少年,差一點兒就衝口而出——鍛造之火!這白衣美少年,用的居然是鍛造之火!鍛造之火,居然可以直接充當武技催發麼?居然擁有如此高的溫度?連修煉者的軀體都能燒成灰燼?

    不過,雖然林逸疑惑,但是這時候是絕對不能說出來的。

    天蠶變的突然出現,讓林逸很是納悶,比昨天雨一的出現還納悶!雨一有雨凝的關係,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天蠶變呢?要說天蠶變因爲康照明的關係來推波助瀾,林逸還相信,可是天蠶變來的目的居然是幫助自己,那就有點兒不現實了!

    難道,僅僅是天蠶變所說,他來只是路見不平,維護天丹門試煉的公平公正?這也有點兒……太不可思議了吧?

    看着眼前,好像似曾相識,又似乎根本沒有見過面的天蠶變,林逸絞盡腦汁在想,自己和這個美少年,以前是不是見過面呢?但是,林逸卻失望的發現,自己的記憶中,並沒有這麼一個人存在!

    即使很眼熟,但是,林逸真的不認識天蠶變!

    不過也難怪,本來天嬋女扮男裝,就有些不同了,雖然天碟和天嬋的相貌有些相似,打扮成男人的樣子可以說更是相似,但是畢竟是兩個人,又轉換了好幾次,林逸認不出來也是正常的。

    “你想試試?”天碟冷眼問道。

    “不……不想……”黑衣長老哆哆嗦嗦的說道,面色都已經變得慘白了,趙奇兵是地階初期,他雖然是地階後期巔峰,但是在天蠶變面前,也不過是一個任由宰割的角色!

    關鍵問題是,天蠶變這次來,看似佔理,但是關鍵問題是人家勢強,就算其他上古門派知道天蠶變小題大做,也沒有人敢亂說,這可是超級上古門派啊,誰願意沒事兒因爲一個末流的暗夜宮,站出來說話?

    “那看你表現了。”天蝶說道。

    黑衣長老的臉由白轉紅,但是最終還是熬過了心理掙扎,“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對天蠶變道:“天少門主,您就饒了小的吧,小的也是奉太上長老之命來的,小的錯了……再也不敢幹涉天丹門的事情了……”

    “不是我,是他。”天蝶指了指林逸,對於黑衣長老的行爲,絲毫沒有其他的表情。

    “林逸,林少俠,我錯了,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您開口說句話吧……”黑衣長老也知道,林逸不開口,這事兒不算完,雖然他不知道天蠶變爲什麼非要問林逸的意見,但是無論如何他都必須照做啊!

    林逸雖然不想這麼輕易放過黑衣長老,但是現在爲自己出頭的畢竟是天丹門的少門主,林逸和他不熟,自然不可能做得太過,只是點了點頭道:“既然錯了,那就滾回去吧,以後不要再來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