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福,其實,林逸先生的問題,也不是不能救治……”孫落玥聽了林逸目前的狀況,仔細沉吟了片刻,開口道:“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只要修復了林先生的經脈和丹田,然後服用兩枚聚氣丹,就可以衝破地階的阻礙,晉升至天階,這樣一來,毒藥的藥姓就不解自破了。”

    “落玥,這個目前我們都知道,但是關鍵問題是如何修復經脈和丹田?林逸的丹田破碎,沒有辦法煉化丹藥!”福伯苦笑了一下說道。

    “我說的不是丹藥……”孫落玥搖了搖頭:“你忘了我們孫家的內功心法了?”

    “你的意思是說你?”福伯一愣,隨即有些疑惑的道:“可是你現在,除了給我療傷之外,卻也不能夠爲別人療傷啊?”

    “不是我……”孫落玥搖了搖頭。

    “你的意思是說靜怡?”福伯這回終於明白孫落玥要說的是什麼了,一拍額頭,恍然道:“我怎麼把你們家的獨家內功心法給忘記了呢?如果有靜怡出手,那林先生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但是,想要修復丹田,非要第二層心法纔可以,第一層是不行的。”孫落玥搖了搖頭,道:“我現在只是第一層,我也做不到修復丹田。”

    “咦?第二層不是可以救治兩個人麼?怎麼修復丹田也需要第二層?”福伯有些疑惑的問道。

    “丹田的複雜程度,不亞於一個人的經脈,只不過丹田破碎的修煉者很少而已,所以也就沒有單獨拿出來當做特例,其實,第二層可以救治兩個人的意思是,給兩個人治療普通的傷勢,包括經脈,不包括丹田。”孫落玥說道:“只有靜怡自己努力,這個方法纔可行。”

    “靜怡的心法,其實已經達到第二層了……”林逸這時候,開口結束了福伯和孫落玥的爭論。

    “什麼?已經達到第二層了?”福伯和孫落玥聽後同時都有些驚訝:“真的假的?她的修煉速度,怎麼這麼快呢?”

    “真的,不過她依靠的是福伯門派拿回來的那個能量石。”林逸說道:“福伯,當時我還問過你來着。”

    “原來是那個能量石啊!”福伯恍然大悟:“太好了,小逸,那你快聯繫一下靜怡吧,雖然我是她的父親,但是和她還沒有相認……也不好和她說這些事情。”

    倒是林逸,雖然這時候確定孫靜怡可以爲他修復經脈和丹田了,但是卻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一下子等於浪費了孫靜怡兩個療傷指標,這以後,孫靜怡除了專職爲自己療傷,也做不了什麼其他事情了,這不是等於害了她一樣嗎?

    從此以後,她未來的修煉,完全是爲了自己,這林逸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林逸問道:“只修復丹田不修復經脈行不行呢?”

    孫落玥微微一愣,不過還是道:“只修復經脈不修復丹田可以,但是隻修復丹田不修復經脈是不行的,想修復丹田,必須通過經脈,如果你經脈沒有問題,自然可以單獨修復丹田,而現在就不可以了。”

    “原來是這樣……”林逸一陣的無奈,不知道是不是該給孫靜怡打個電話。

    “林先生,您是我們一家的救命恩人,就是靜怡,要不是你在烏龍浩特山脈捨身相救,恐怕也活不到現在,她肯定會答應的。”福伯看出了林逸的猶豫,於是勸說道。

    “是呀,靜怡姐姐不是你半個情人麼?你這半個情人出了事情,她肯定會幫忙的!”大小姐雖然對於不能回西星山村了有些失望,但是林逸能夠恢復纔是她最希望看到的,至於孫靜怡的醋,她已經不吃了,畢竟她是福伯的女兒,大小姐就算是和誰爭,也不會和小舒、孫靜怡爭,因爲她們已經是自己身邊最重要的人了,就像當初的唐韻和馮笑笑,還有現在的宋凌珊、王心妍都是如此。

    這些舍掉姓命幫助過自己和林逸的人,大小姐沒有理由再去嫉恨她們。

    “好。”林逸點了點頭,下定了決心,在吳臣天的幫助下,撥通了孫靜怡的電話。

    電話接通不久,那邊就傳來了孫靜怡懶洋洋的聲音:“林逸?你找我?”

    “你怎麼這個時候睡覺?”林逸聽到孫靜怡的聲音,頓時一愣。

    “恩,最近爲了修煉,時差黑白顛倒了,你也不來找我,把我一個人丟在酒店裡面,漸漸的我也凌亂了。”孫靜怡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幽怨:“試煉結束了,你也不來找我!”

    “你沒有回孫家?”林逸倒是愕然,沒想到孫靜怡一直在酒店裡面還沒有走!

    “沒有呀,你又沒有讓我回去。”孫靜怡道。

    “那你現在,能不能來一趟我的別墅?我有事情找你商量。”林逸說道。

    “現在?去你的別墅?楚夢瑤和陳雨舒不在?”孫靜怡有些奇怪。

    “在啊,你來了就知道了。”林逸苦笑了一下,以前楚夢瑤和陳雨舒對孫靜怡不太感冒,因爲第一次去酒吧,孫靜怡當着楚夢瑤兩人的面勾引林逸,讓孫靜怡也覺得有些丟臉,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自然不會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好,那我現在就過去。”孫靜怡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孫靜怡住的學商酒店,就在這附近,大概過了十多分鐘,孫靜怡的車子就停在了別墅的門口。

    “咦?怎麼這麼多人啊?!”孫靜怡一進別墅,才發現別墅裡像是開大會一樣,客廳裡做了好多人,當孫靜怡的目光落在孫落玥的身上時,明顯有短暫的驚訝,不過,當她再看到坐在輪椅上的林逸,頓時也顧不得之前的驚訝,緊張的問道:“林逸,你怎麼了?”

    “這事情,還是讓臣天說吧。”林逸已經解釋過很多遍了,也就讓吳臣天將他的問題說給了孫靜怡。

    孫靜怡聽了林逸的問題和林逸的請求之後,卻是絲毫猶豫都沒有的就點了點頭:“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療傷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