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想到這裡,楚夢瑤微微嘆了口氣,只是,自己的媽媽在哪裡呢?

    孫靜怡剛剛認了親,則是被福伯和孫婆婆拉着去屋裡面敘話了,屋外面,剩下林逸等人,則是開始商討哪一天動身的問題了……

    只不過,衆人剛剛商量事情,別墅外面就傳來了敲門的聲音,吳臣天去打開門一看,卻是韓靜靜!

    “林逸哥哥,你怎麼樣了?”韓靜靜衝進了別墅,看着坐在輪椅上的林逸,頓時臉上現出了焦急的神色。

    林逸看着韓靜靜風塵僕僕的樣子有些奇怪,之前林逸怕打擾韓靜靜閉關,所以也沒有去告訴韓小超讓他通知韓靜靜,但是恐怕是別墅外面的動靜驚動了韓小超這個書呆子,於是趁着韓靜靜出來吃東西的時候告訴了她。

    因爲,林逸看到韓靜靜的嘴角,還有餅乾的殘渣,應該剛剛吃過東西的樣子,只是不知道她怎麼好像一副長途跋涉歸來的樣子。

    “受傷了而已,靜靜,你出關了?”林逸問道:“不過,你幾天沒有睡覺了?怎麼這麼憔悴?”

    “一天一夜吧,沒什麼的,靜靜聽說林逸哥哥受傷了,就趕忙跑過來了。”韓靜靜說道:“有什麼需要靜靜幫忙的麼?”

    “暫時沒有了……”林逸苦笑了一下,本來,林逸還想在試煉結束後找機會試驗一下自己的煉丹水平,前一陣子忙於凝鍊鍛造之火,也就忽略了煉丹,沒想到現在廢掉了,也不能煉丹了:“對了,靜靜,我打算過幾天會一趟西星山村,你去不去?”

    “回西星山村?”韓靜靜微微一愣。

    林逸就將自己準備回到西星山村暫時避難的打算說給了韓靜靜,不過韓靜靜聽後,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羨慕和期望,但是卻很好的掩飾掉了,只是遺憾的說道:“不行呀,靜靜這幾天的研究,在關鍵的時刻,不能離開的,不然就前功盡棄了……”

    “是這樣啊,那也沒有關係,你在這裡閉關,應該不會惹來什麼敵人,你自己小心一些就是了。”林逸點了點頭,道:“實在不行,你先躲避到隱藏韓家或者隱藏皮家、隱藏樁家都行。”

    “不用了,靜靜在這裡閉關就可以了……”韓靜靜說道:“那林逸哥哥,沒事的話,靜靜就先走了……”

    “恩,回去早點兒休息吧,別想太多,這件事情很快就過去了。”林逸安慰道。

    韓靜靜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

    東海市通往燕京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輛車子風馳電掣,連夜行駛……

    明曰復明曰教派。

    “純陽,乃炮怎麼樣了?”鍾品亮幾天都沒有張乃炮走出心魔的消息,有些擔心的找來了純陽天尊問道,雖然他現在的身體裡面有着狂龍祖師的思想,但是卻也有鍾品亮的思想,張乃炮還是他的小弟。

    “師尊大人,張乃炮依然在閉關,沒有走出心魔,這一次,林逸給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純陽天尊苦笑了一下,說道:“這也是菊花寶典修煉的必經之劫!意氣風發時,受到致命打擊,頓悟了走出心魔,武學境界就能達到一個更高的高度,但是一旦想不開,那就等於鑽進了牛角尖,一輩子出不來,也是有可能的……”

    “那有什麼解決辦法麼?”鍾品亮皺了皺眉頭,問道。

    “自己走出心魔,是最好的辦法,但是如果不行,那麼就殺掉讓他產生心魔的人,使他走出心魔,但是這樣也有個不好的地方,就是如果殺掉了林逸,張乃炮失去了修煉的動力,那就得不償失了……”純陽天尊解釋道。

    “這樣啊……”鍾品亮皺了皺眉頭,道:“不過要是永遠走不出心魔,那不是更悲催?這樣吧,再等一等,要是炮子自己走不出心魔,那就讓純陰去一趟吧,將林逸弄死。”

    “純陰?”純陽頓時一愣,純陰乃是他的師弟,不過卻是個修煉狂人,平時也不怎麼理睬門派的事務,除了閉關就是閉關,現在已經達到天階後期巔峰實力了,如果讓他出馬乾掉林逸的話,那林逸必死無疑!只是,純陽也有些擔心:“師尊大人,咱們明曰復明曰教派,直接干涉世俗界的事情,會不會惹來麻煩啊?”

    “能惹來什麼麻煩?你讓他僞裝一下,別讓別人發現不就得了?”鍾品亮不以爲然的說道:“暗殺不懂麼?”

    純陽天尊的嘴角抽搐了兩下,他頭一次聽說,上古門派去殺人,還要僞裝暗殺!明曰復明曰教派雖然是魔門,但是行事也是有一是一,也不會玩兒什麼隱藏身份的遊戲,因爲,上古門派都有上古門派自己的驕傲!

    但是,狂龍祖師的身體裡還有鍾品亮的靈魂思想,於是,那歪門邪道的一套自然而然的就影響到了鍾品亮的思維,讓鍾品亮出了這麼個讓純陽天尊哭笑不得的主意!

    “僞裝……這個不是說僞裝就能僞裝的啊,招數,和實力,還有身材,這些只要有心人一調查,就能調查出來牽連到我們明曰復明曰教派的身上了……”純陽天尊苦笑着說道。

    “那他也沒有證據!再說了,林逸都死了,誰還能給他報仇?人死茶涼,在這些上古門派中,除了五行門,還有誰敢主動挑釁我們?”鍾品亮不以爲意的撇了撇嘴:“再說了,我們是因爲張乃炮的事情殺掉林逸的,就算五行門知道了,我們也是爲了那個計劃,張乃炮這麼重要的人物出了問題,那五行門也不會坐視不理的。”

    “有道理!”純陽天尊這纔想到張乃炮也是未來那個計劃的重要一員,這樣一來,五行門只要站在自己這一邊,那基本上就沒有問題了,於是點了點頭道:“好,那就這麼定了,讓純陰天尊出馬。”

    兩人正在敘話,忽然房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純陽天尊皺了皺眉頭,按理說,他和鍾品亮單獨敘話的時候,任何人都不允許來打擾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