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孫靜怡雖然拉動的吃力,但是林逸倒是鬆了口氣,眼前,終於沒有白花花的一片了,早知道如此,林逸寧願不佔這個便宜,讓孫靜怡先將自己的衣服脫掉!

    “靜怡加油!”孫靜怡咬了咬牙,給自己鼓了鼓氣,然後用力拉住林逸的短褲,雙腿和雙手一起用力,拉扯了下去!

    “噗通——”一聲巨響,伴隨着孫靜怡“啊——”的一聲驚叫,孫靜怡重重的摔了下去,只不過林逸的短褲倒是成功的被拉了下來。

    因爲孫靜怡用力過猛,再加上腳下的地面已經被霧氣弄得有些溼滑,孫靜怡之前身體是斜傾着的,所以腳下一滑整個人就趴在了地上,只不過無巧不巧的是,孫靜怡的頭部居然趴在了林逸的雙腿中間!

    “唔……”孫靜怡感覺,自己的臉好像貼在一根鐵棍上面,頂的她臉蛋生疼,但是一時間卻又沒反應過來那是什麼,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起來,在看清楚自己的臉貼的究竟是什麼。

    不過這一看倒好,孫靜怡直接羞得臉色血紅,有些不敢看林逸了……孫靜怡覺得,林逸會不會認爲自己是個色女,是故意的啊?不過自己真不是故意的啊!

    “呃,你這角度,如果稍微歪一點兒,沒準兒我就廢了……”林逸看孫靜怡尷尬,忍不住開了句玩笑,不過,被孫靜怡這麼一驚嚇,林逸也顧不得體味其中的曖昧了。

    “廢了我幫你療傷。”孫靜怡也噗嗤一笑,兩個人之間的尷尬氣氛也瞬間全無了:“我扶你進浴缸。”

    孫靜怡說着,就將林逸扶進了浴缸,然後自己也跳了進去,就坐在林逸的對面,兩個人就這麼相視而坐,讓林逸原本那稍微安分了的心,又快速跳了起來。

    “然後怎麼辦?”林逸儘量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他時刻提醒着自己,當務之急是療傷,其他的事情緩一緩再說。

    “把手搭在我的身上,然後什麼都不用做,等着我幫你療傷就好了!”孫靜怡說道。

    “好的。”林逸點了點頭,伸手搭在了孫靜怡的肩頭。

    “我肩頭哪有穴位?你不能換個地方?”孫靜怡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換個地方?”林逸一愕,以他這個姿勢和角度,除了將手搭在孫靜怡的肩頭,剩下的就是摸在她的胸前了,可是……這怎麼行呀?

    “快點兒呀!”孫靜怡倒是沒想那麼多,她想的是運轉孫家的心法口訣爲林逸療傷,也忽略了這一點。

    “好吧!”林逸咬了咬牙:“既然你都這麼大膽了,我要是再扭捏也不是那麼回事兒!”

    說完,林逸的雙手就按在了孫靜怡的胸脯上面。

    “呀!”孫靜怡被襲胸,卻是猛然一驚,雖然襲胸的對象是林逸,但是孫靜怡還是下意識的縮了縮身子:“你……你幹什麼?不是療傷麼?你的手好了?”

    “沒好啊,我這手臂本來就有傷,只能勉強的平伸出去,你不讓我摸肩頭,那我往下平移,就只能是這裡了……”林逸看的出來,孫靜怡之前似乎真的沒什麼特別的意思,是自己誤會了,所以歉意的說道。

    孫靜怡被林逸這麼一說,這纔想起來林逸的手臂受了傷,而這個角度,不搭在肩頭也只能摸在胸前了!

    “可是……你摸着我,讓我靜不下心來運轉心法口訣……”孫靜怡雖然覺得,自己既然已經決定跟着林逸了,那麼被林逸摸摸其實也不算什麼,只是這樣,她心跳的厲害,哪能安下心運轉心法口訣?

    “那……你轉過去,我將手搭在你的後背上面吧!”林逸也覺得現在的動作讓他有些心神不寧,於是說道。

    “恩……”孫靜怡點了點頭,轉過身去,而林逸則是將手搭在了孫靜怡光滑的脊背上面……不過即使這樣,林逸還是有些心跳加速,畢竟這鴛鴦浴本身就十分的曖昧了,其他的更是刺激着林逸的感官。

    深吸了幾口氣,孫靜怡靜下心來,開始運轉孫家的心法口訣,畢竟孫靜怡是第一次使用心法口訣救人,以前孫靜怡從來也沒有救治過任何人,所以只能摸索着前行……只是好在孫家的心法都已經十分的成熟了,運轉起來之後,孫靜怡倒是沒覺得什麼,但是林逸卻驚奇的發現,水中有無數的真氣順着自己渾身的穴道涌入了自己的經脈,開始快速滋養修復氣自己體內的傷勢和經脈來!

    這種感覺,和林逸自己運轉軒轅馭龍訣療傷的時候如出一轍,但是唯一的區別就是林逸不用做任何的事情,只要單方面的享受就可以了……“有效果,和我自己療傷的感覺一模一樣!”林逸對孫靜怡肯定的說道。

    孫靜怡聽到林逸的話,也是鬆了口氣,繼續運轉着心法口訣,幫助林逸療傷……楚夢瑤和陳雨舒放學回到了家中,卻是沒有看到林逸和孫靜怡,反而看到吳臣天等一干人馬坐在別墅的客廳裡,似乎在等候着什麼。

    “吳臣天,林逸呢?”楚夢瑤有些奇怪的看了林逸的房間一眼,林逸的房間開着門,裡面的情景一清二楚,但是林逸並不在裡面。

    “老大他……”吳臣天有些猶豫,不知道當講不當講,但是卻也不想欺騙楚夢瑤,因爲這事兒根本沒法欺騙,想到之前林逸進去洗澡的時候並沒有說過讓他保密,於是才道:“老大和孫靜怡,在浴室裡洗鴛鴦浴呢!”

    “啊?”楚夢瑤聽後一愣,不可思議的看了浴室的方向一眼,心中泛起一陣不舒服的酸楚,不過想到孫靜怡是福伯的女兒,她和林逸以前也是什麼半個情人的關係,倒是也不想計較太多,於是表現的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他們怎麼想起來洗……洗澡了?林逸的傷勢好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了……”吳臣天搖了搖頭。

    “喔,瑤瑤姐,我知道了,肯定是靜怡姐姐見到箭牌哥腿腳不方便,強行的把箭牌哥推進了浴室準備推倒,我們要進去阻止才行!”陳雨舒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