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有事就說事吧。”欒小姐沒有繼續和玄塵老祖說這些有的沒的,而是直接問道。

    安建文最近因爲賺了不少錢,也直接從火狼幫北方分舵的舵主那裡,直接進入了欒小姐的視線,正好玄塵老祖派人發出了邀請,邀請安建文和他身後的首腦來五行門做客,於是欒小姐就現身了。

    如果是一般普通的門派,欒小姐肯定不會現身的,但是五行門不同,欒小姐也聽說過這個站在修煉界金字塔尖存在的門派,所以才答應來赴約!

    而安建文,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火狼幫和紅色海螺最大的boss!不過,能進入最[***]oss的法眼,那距離他安建文飛黃騰達的時間也就不遠了。

    “爽快!”玄塵老祖點了點頭,說道:“之前,我和安建文小兄弟接觸過了,正好,殷博士,想要用幾個修煉者做實驗,製造新型號的改造生化人,我這裡可以提供兩個現成的修煉者。”

    “哦?有什麼條件?”欒小姐也不笨,直接問道!畢竟,想要找修煉者做實驗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哪個修煉者願意隨便接受改造?但是,普通人的話又沒有什麼用處了,殷博士都已經改造了很多次也得不到突破,只能找修煉者來下手了。

    而且,修煉者實力高超,要不是自願的接受改造,就算火狼幫再強大,也不可能抓來幾個修煉者老老實實的配合改造。

    “聽說,火狼幫擅長將死人改活,只要身體裡面有組織是活的,就能夠將這個人變成生化改造人,是這樣吧?”玄塵老祖問道。

    “不錯,你要做什麼?”欒小姐也沒有否認:“只不過,這個技術比較高端,殷斯仁自己做,還是有困難的。”

    “這也是我找欒小姐的原因!”玄塵老祖說道:“如果欒小姐能夠親自動手的話,恐怕事情就變得簡單得多了!怎麼樣,欒小姐,可以幫個忙麼?”

    “你要復活改造什麼人?”欒小姐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只是問道,她也在估計着籌碼,看看這事兒對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利益。

    “是我的一個徒孫,被人打成了植物人,昏迷不醒,只要能讓他醒來的同時,保持身體裡的屬姓結構不變就可以了,說白了,就是保留修煉者那部分的實力!”玄塵老祖說的人,自然就是塔甘龍了,目前暗子天嬋接受傳承失敗,玄塵老祖不得不再次打起塔甘龍的主意來。

    但是,煉製四品大還丹根本沒有希望,實在是遙不可及的事情,他沒有辦法,只能想別的主意,想來想去,就關注到了火狼幫的頭上,準備和火狼幫來個交易。

    “這個肯定不行!”讓玄塵老祖沒想到的是,欒小姐一句話就否定了玄塵老祖的設想:“想要你那個徒孫活過來,擁有過人的實力,那沒有問題,但是如果說保留他身體裡的屬姓和實力,這個至少現在我還做不到!如果是正常人的話,那可以嘗試一下,但是關鍵你這個徒孫本來就身受重傷,我必須改變他的一些基因才能讓他復活,誰知道他身體裡的什麼屬姓會不會變化?”

    這種做不了的事情,欒小姐直接開口拒絕了,省得到時候出問題麻煩。

    “這樣啊……”玄塵老祖頓時有些失望:“所以我說,先用我們這裡提供的連個修煉者試一試?”

    “我已經說過了,活的和死的不一樣,沒有可比姓。”欒小姐搖了搖頭,拒絕道。

    “不能想想辦法麼?”玄塵老祖有些不甘心:“什麼代價,你儘管開出來!”

    “真的不行。”欒小姐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你也知道我們中心的做事風格,和別人合作可以,但是做不來的事情,我們不會輕易答應!”

    “欒博士,玄塵老祖,在下倒是聽說了一個傳聞,不知道你們想不想聽?”安建文這時候忽然插嘴說道。

    “哦?什麼傳聞?”玄塵老祖看向了安建文,連忙問道,他自然不會認爲安建文在這個時候會說一些和這件事情無關的話題,他這時候開口說話了,定然是和塔甘龍的傷勢有關。

    “林逸前一段時間,身中奇毒,並且被人廢掉經脈和丹田的事情,想必玄塵老祖應該不陌生吧?”安建文問道:“可是林逸後來又恢復了,你們知道爲什麼嗎?”

    “這個倒是聽說了,但是你知道爲什麼?”玄塵老祖神色一肅,看向了安建文。

    “我猜到了一些大概!”安建文不無得意的道:“根據我的消息來源,在林逸受傷之後,曾經束手無策,一大幫子小弟都趕往了林逸的別墅,這也說明當初林逸中毒、受傷的消息沒有錯,林逸應該不是僞裝的,而是真的出了問題!”

    “這個自然,這毒藥怎麼說都是我給出去的,要是沒有效果,那真是奇怪了!”玄塵老祖點了點頭,倒是也不隱瞞的說道。

    “哦?”這個消息倒是讓安建文一愣:“玄塵老祖,您也是林逸的對手?那林逸怎麼還沒死呢?”

    不過,安建文納悶的是,五行門的勢力多大,要解決林逸,至於下毒麼?隨便派出幾個高手出去,就能將林逸給弄死了。

    “礙於一些原因,我和我的人馬不能親自出手。”玄塵老祖擺了擺手,有些尷尬的說道:“先不談這些,繼續說說你的猜測。”

    “好的,當初林逸一直是在別墅裡面休養,不過,之後別墅裡倒是來了一個人!”安建文說道。

    “誰?”玄塵老祖皺了皺眉頭,對於安建文賣關子有些不高興。

    “孫靜怡!”安建文說道:“我們安家,也是曾經世俗界的四大世家五小世家之一,深知世俗孫家的特別之處,那就是孫家的人,都會一種特殊的心法口訣,可以爲別人療傷!”

    “哦?你的意思是說,林逸的傷勢,是那個什麼孫……孫靜怡給治好的?”玄塵老祖一驚!他對於孫靜怡這個名字可不陌生,這不是一起和林逸去烏龍浩特山脈那個小妞的名字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