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壽宴?”唐韻的腦海中,突然的想起了在隱藏唐家的那些事情,林逸拉着自己的手,和隱藏唐家決裂,那時候自己雖然無助,但是站在林逸身邊卻十分有安全感,感到安心,但是現在,他已經忘掉了自己,自己和他,也變成了永遠的不可能,沒想到上門來的,卻是那個拋妻棄女,和自己一刀兩斷的“生父”!

    唐予以有些尷尬,看了唐老大一眼,又看了看唐韻,嘆了口氣,道:“唐韻妹妹,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氣,但是這個人,畢竟是你和我的父親……”

    “我知道。”唐韻點了點頭,她對唐予以的印象還是不錯的,既然唐予以開口了,那唐韻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道:“不過你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呢?”

    “唐韻妹妹,事情……其實是這樣的,恐怕你也收到消息了吧?是關於林逸前輩的……”唐予以雖然和唐韻的關係還不錯,但是畢竟他們見面的時間太短了,唐予以也不確定唐韻能不能賣他一個面子,所以說話的時候也很小心。

    “林逸?前輩?什麼消息?”唐韻不明白,在唐予以的口中,林逸怎麼就變成了前輩了?就算上一次唐韻在雪谷看到了林逸,知道了林逸一些英雄事蹟,在地階的時候可以秒殺天階,但是卻也不用稱之爲前輩吧?

    唐予以一愣,他對於唐韻去雪谷的內情並不知曉,只是通過一些外圍的消息知道唐韻去了雪谷,並且成爲了雪谷很重要的長老,剩下的消息就不知道了。

    但是,既然唐韻在雪谷很重要,而且那些弟子還叫她爲唐長老,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林逸的消息呢?所以唐予以不確定是唐韻不想和他多說話而故意這麼說,還是真的不知道!

    “唐韻妹妹……你不知道?”唐予以愣了愣,看着唐韻,想從她的臉上看出來到底是不願意說,還是真不知道,但是,讓他遺憾的是,唐韻雖然這麼問,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沒有變化,依然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我之前一直閉關修煉,剛剛出關,就聽到你們來的消息,我自然不知道。”唐韻搖了搖頭:“你說說吧,林逸怎麼了?”

    雖然唐韻很想知道林逸的事情,但是表現的卻是很淡然,她不想唐予以和唐老大看出什麼來。

    “事情是這樣的……”唐予以倒是也沒有隱瞞,既然唐韻讓他說,他就詳詳細細的將林逸如何受傷、中毒、被廢,然後又奇蹟般的恢復,滅掉隱藏趙家的事情,說給了唐韻聽!

    唐韻的心中,無比的震驚,林逸居然已經是天階初期高手了?上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也沒有過多久,他升級的速度,還真是快呀!

    而且,隱藏趙家已經被滅掉了麼?想想,當初隱藏趙家,是林逸在松山市的時候就惹到的一個強勢敵人,沒想到林逸已經將其變成了踏腳石。

    唐韻真心的爲林逸高興,雖然,唐韻知道,自己和林逸恐怕沒有交集,但是她還是幻想着,自己就算修煉了無情訣,成爲了傳承者,晉升了天道,而林逸如果也晉升了天道,那時候,自己和他,應該還是可以相見的。

    只不過,林逸身中奇毒,經脈和丹田被廢的事情,倒是讓唐韻心驚不已,雖然知道林逸受傷後有自我恢復功能,但是丹田和經脈都廢了,還能恢復麼?

    至少在唐韻對修煉者的認知裡,這個傷勢是無法恢復的,但是林逸偏偏是恢復了,讓她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有些慶幸,自己來見唐予以,倒是一件好事兒,起碼讓她知道了林逸的消息!

    唐予以的話,讓唐韻對於兩人的態度有所緩和,可能因爲心中替林逸開心吧,唐韻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我知道了,那說說你們來這裡的目的吧?”

    唐予以看了唐老大一眼,認親的事情,自然是唐老大提出來爲好,畢竟唐老大是唐韻的父親,他一個當哥哥的,總不能說是來認妹妹吧?

    那有點兒沒大沒小了,畢竟這事兒還是唐老大才是主導,況且唐予以也不是唐韻同母的哥哥,而是異母的哥哥。

    唐老大有些爲難,不過也知道這時候這種事情只能由他提出來,於是道:“是這樣的,唐韻,我想……讓你回隱藏唐家……認祖歸宗!”

    “哦?”唐韻聽了唐老大的話後頓時覺得有些好笑:“唐先生,我和隱藏唐家,沒有任何關係,而且,當初也是您將我趕出來的,我爲什麼要回去呢?”

    “這……”唐老大頓時語塞,是啊,唐韻回到唐家認祖歸宗,一來沒有任何實際好處,人家已經是雪谷的長老了,權勢已經很大了,根本不在乎隱藏唐家的身份,二來,當初的確是他趕走唐韻的,現在又讓唐韻回來,這的確有點兒說不過去。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二位就請回吧,既然不說實話,那我們也沒有必要談下去了。”唐韻冷淡的看了唐老大一眼,說道,她自然不會認爲唐老大良心發現,過來認親,恐怕是有什麼其他目的存在的。

    “這……”唐老大求助的看向了唐予以,因爲,他發現,他在現在的唐韻面前,已經有些心虛了,唐韻雖然沒有展露實力,但是身上的氣度和那些雪谷弟子的態度足以表明,唐韻的實力不俗,不然也不可能作爲雪谷的長老!

    恐怕,唐韻的實力已然超過唐太忠了,所以唐老大在她的面前,都不太敢說話了。

    唐予以沒有辦法,只得硬着頭皮道:“唐韻妹妹,我知道,我說出這些話後,你肯定對我也印象不好了,但是有時候事情沒有辦法,我身爲隱藏唐家的弟子,有些話不得不說!所以還望見諒。”

    唐韻看了唐予以一眼,她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對於唐予以曾經對生母小茗的暗中的保護,唐韻其實十分感激的,通過生母小茗,也知道了不少唐予以的事情,所以對他,和對唐老大,唐韻完全是兩個態度,遲疑了一下,道:“予以哥,你說吧,我理解你的處境。”
最近更新小說